近日,人大教授翟東昇自曝中共對美滲透的演講熱傳。緊接著,美媒披露了一個中共女間諜色誘美國政要的案例,引發新的轟動。結合這兩個事件來看本次大選欺詐案,更顯出中共危害之重,以及特朗普總統徹查真相的意義重大。

多少美國精英為中共服務?

12月7日,霍士新聞著名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在節目中播放了翟東昇的演講片段,在此基礎上探討了「我們的精英為中國(中共)工作」這一議題。卡爾森質問:「他們是誰,多少人在我們的媒體和政府裏工作?」他還表示,這名中國教授證實了亨特‧拜登與北京的紐帶。

12月8日,特朗普總統轉發了卡爾森的那則報道,其推文獲得430多萬次觀看、6萬2千次轉發、16萬點讚及1萬2千多條評論。

翟東昇的身份具有官方色彩,被認為是習近平的智囊之一,他在當天的演講中提醒自己,要注意把握尺度,還提及「政治正確」,可見他不是信口開河。該影片在網上瘋傳開來後,很快被中共全面刪除,更反襯出內容的真實和敏感度。

翟東昇的「爆論」有三:其一,中共在2016年以前的幾十年裏,之所以能與美國「床頭吵架床尾和」,乃是利益於「路徑依賴」——「咱們上邊有人,我們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有我們的老朋友!」

其二,亨特‧拜登的全球基金會背後有中共的扶持,他說:「這裏面都有買賣。」

其三,中共搞不定特朗普,華爾街試圖在貿易戰中幫中共一把,但是也搞不定現任總統。

此外,翟東昇舉了一個例子,涉及具體人物、地點。那是2015年習近平訪美前,中共某部為了造勢,打算在華盛頓特區一間著名的政治與散文書店辦活動。翟東昇奉命前去洽談,不料店主不肯配合,打破了人大教授之「天下沒有美元搞不定的」信條。後來,華爾街一頂級金融機構的亞洲總裁、猶太裔老太太出馬,向店主施壓,搞定此事。該總裁告訴翟東昇,她有中國國籍和北京市戶口,在長安街邊上有套四合院,歡迎他以後去喝茶。

翟東昇說,中國不允許雙重國籍,所以他一開始對於女總裁的多重國籍感到納悶,「她這樣的老太太是不可能為了中國國籍放棄美國和以色列雙重國籍的……我一下明白了,這是我們中國人民老朋友啦。」顯然,中共為了這位「老朋友」,違反了自己設立的國籍法。

這個故事相當驚悚。華爾街精英居然幫助中共完成了一項宣傳任務,她不僅是中共在美國的經濟代理人,還是政治代理人。翟東昇向她討教「成功經驗」時,她用了「講道理」三個字。翟東昇告訴全場,這讓他聯想到電影《教父》裏黑手黨砍下馬頭威脅對手的情景。可見,人大教授用錢擺不平的事,美方的中共代理人能用另類手法搞定。

不止卡爾森有疑問,全體美國人民都應當問:多少美國政客、官員、媒體人、科技巨頭、金融大佬、教育高管、僑界代表等人在為中共效力?在他們促成下簽署的協議、完成的交易及推動的政策是否以扶助中共為目的且以損害美國利益為代價?

中共女間諜色誘的背後

12月8日,美媒AXIOS獨家報道了一樁中共間諜案。2011年,來自中國大陸的方芳(Christine Fang)以留學生的身份出現在加州,她是就讀學校的中國學生會主席,與中共駐三藩市總領事館保持密切聯繫。

在接下來的四年裏,方芳活躍於加州灣區及全美範圍的政治圈,與許多政客打得火熱,至少兩次與美國官員發生過兩性關係,其中一人是俄亥俄州某市市長。2015年年中,方芳在受到聯邦調查局的調查後,忽然返回中國,從此消失。

據AXIOS的消息,方芳的主攻目標之一是加州眾議員埃里克‧斯沃韋爾(Eric Swalwell)。兩人剛認識的時候,斯沃韋爾只是一個市議員。方芳多次為他籌款助選,幫助他迅速崛起。斯沃韋爾在2013年成為國會議員,後又被任命為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委員,還擔任中央情報局監督小組委員會的首席民主黨人,掌握著美國的高級機密。

12月8日,《商業內幕》在相關報道中評論道:「方芳的故事顯示出中國(中共)瞄準政治新星並在其逐步引人注目的數年間對其施加影響力的策略。」

同一天,美國SCENE新聞網站發表文章,題目是「哪一個俄亥俄州市長在FBI的監控下與中共間諜在車中發生性關係?」,記者寫道:「那是今天令俄亥俄州的政客及政治記者緊張和興奮的問題,猜想滿天飛。」

自媒體曝光方芳的故事後,斯沃韋爾的辦公室一直不接受採訪,對於媒體問及「你是否和方芳有肉體關係」不置可否,稱此問題屬於「機密」級別檔案。12月9日,斯沃韋爾在左媒CNN和「政客」上發言,沒有澄清自己與方芳的關係,反而質疑此事被曝光的時間點「可疑」。他的反應與拜登陣營聲稱「硬碟門」醜聞為「俄羅斯假消息」很類似。不敢理直氣壯地否認,肯定是心裏有鬼。

12月9日,美國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這只是冰山一角」,「中共間諜到了市長一級」,「(中共)幫助一個市議員成為國會議員。這個國會議員現在進入了情報委員會。」他認為,斯沃韋爾應被開除出眾議員情報委員會,還應被逐出眾議院。

特朗普反制中共與美國大選

以上兩例透出中共的滲透戰術:縱橫佈局,從上至下,廣交人脈,多年深耕。中共長臂之長,已經伸向美國最高情報機密和美國大選。此前,美國國會、多家媒體和獨立調查機構發佈了多份調查報告,深度揭露了中共統戰機構在美國的運作情況,剖析了孔子學院、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的工具職能,並且點出了教育、新聞、警察、僑界等多個領域也遭中共滲透的現實。

中共對於它想要拉攏的對象,往往祭出金錢和美色誘餌,對方上鉤後,其收受的「好處」便成為日後受中共脅迫的把柄。亨特也好,斯沃韋爾也罷,他們都被中共捏在手心裏,所以祖拜登不敢得罪中共,稱「他們是好人」。

特朗普總統曾警告說,如果拜登當選,中共將擁有美國,這絕非戲言。所幸,大批美國選民已經認識到,拜登是北京的傀儡,民主黨左派一旦掌權,將把美國帶向無可逆轉的社會主義危途。

本次大選中,美國近30個州使用的投票系統被爆出受到遠程操控,數百萬選票可能被篡改,這背後即有中共因素作祟。另外,知情人透露,廣東某印刷廠從今年7月開始偽造美國三個州的假選票,再通過第三國將選票輸入美國。因此,各界民眾呼籲「停止竊取選舉」、要求得到公正選舉,也是在向中共說「不」。

事實證明,特朗普總統四年來對中共採取的強硬路線是正確、必要、及時和成功的。「抽乾華盛頓沼澤」的舉措,包括清除被中共收買的政客,也包括擺脫與中共「勾兌」的華爾街精英。那些落入中共陷阱的政、商等各界人物,即使沒有參與選舉欺詐,也都巴不得拜登上台,以便日後集體牟利。所以,調查選舉舞弊將徹底揭開大面積的腐敗黑幕,有助於恢復政壇清廉、維護法律和秩序。

翟東昇以為拜登勝券在握,特朗普不再是威脅,所以得意而忘形,主動送上「冒煙的槍」。美媒在特朗普總統轉推霍士的節目後立馬披露間諜案,明顯有呼應之勢,真乃天助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