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中共內部學者及專家在上個月底的一個講話中自爆,北京通過一個「老朋友」(old friends)秘密網絡,幾十年來一直在影響著美國的政策。該網絡成員在特朗普政府之前就已經滲透到美國政府和金融機構的最高層,但特朗普上任後一切戛然而止。

聽新聞:

《華盛頓時報》中國問題專家比爾‧格茨(Bill Gertz)稱,這名學者所爆料的「老朋友」秘密網絡是由親共人士和代理人組成。

該學者就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昇教授。11月28日,翟在位於上海的「觀影片工作室」的直播中發表演講。

翟東昇爆料中共利用華爾街搞定美國

翟東昇在演講中罕有地提到,中共過去幾十年之所以能搞定美國,就是因為中共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也就是華爾街有它們的「老朋友」,為它們說話。但這一切隨著特朗普的上台戛然而止。

他舉例說,一名華爾街頂級金融機構的亞洲區總裁老太太不但有中國國籍和北京市戶口,還在東城區長安街邊上有套四合院,她一出馬就能幫中共擺平不少「困難」。

但是為甚麼現在對特朗普政府不靈了呢?因為華爾街搞不定特朗普。

「特朗普政府同中國(中共)打貿易戰,我們為甚麼搞不定特朗普?以前1992到2016年之間,中美之間各種問題都能搞得定,所有的危機,不管是銀河號事件,還是炸大使館,還是撞了飛機,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床頭吵架床尾合』,兩個月之內搞定。」翟東昇說。

翟自問自答:「甚麼原因?咱們上邊有人,我們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有我們的老朋友!」

翟東昇影片中因曝出中共「核心機密」部份,已經在微信、微博等大陸社交媒體上被刪。

美官員警告中共威脅

翟東昇的這段話讓外界更加關注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上周發出的警告,即中共現在對美國構成了最重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美國情報很明顯,」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說,「北京打算在經濟、軍事和技術上主導美國和世界其它國家。它們(中共)對權利的追求沒有道德或倫理界限。」

11月7日,美國主流媒體自行宣佈拜登在2020年大選中勝選,這給了中共再次回到控制美國高層的幻想。翟東昇在他的演講中暗示,中共幫助祖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來獲得在中國的商業交易。

「但是現在拜登上台了!」翟東昇認為美國跟中共的關係會緩解,他所透露的信息,影射出中共收買拜登兒子,搞定拜登家族。

「傳統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加上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你在全球有基金公司』。」他說,「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了吧?這個都有買賣。所以這個時候我們以恰當的方式進行一定的善意表達,肯定能緩解中美的緊張關係。」

實際上,美國尚未正式宣佈大選贏家。鑑於這次大選存在的諸多舞弊現象,特朗普團隊和民間團體已經在多個搖擺州提出法律訴訟。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12月6日表示,美國大選是否將有一個拜登政府仍有待確定。他表示,在正式宣佈贏家之前,大選舞弊問題必須得到解決。

國家情報總監反間諜和安全中心主任比爾‧埃瓦尼納(Bill Evanina)說,中共已經開始瞄準「拜登政府」中擬擔任職務的官員。

在由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主持的在線講話中,埃瓦尼納先生說,北京正在進行情報和惡意影響行動。這種趨勢在上升。預計中共將重新把它們的影響力活動轉向它們認為的拜登政府。

翟東昇與中共政權關係密切

《華盛頓時報》引述特朗普政府的一位高級官員說,翟東昇的講話是中共官員透露非常敏感信息的罕見案例。翟東昇在人民大學的個人簡歷頁面上稱,他經常為中共黨政機關提供顧問服務,包括外交部和中聯部、中央組織部等部委。他還擔任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對外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

2015年,他曾在美國國務院、華爾街對沖基金、芝加哥大學、芝加哥史蒂文森中心等不同機構講授中國改革與中國經濟。中宣部還指定翟東昇與國務院新聞辦領導一起在美國推行習近平的新書。

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說:「翟東昇的言論顯示了中國(中共)精英層驚人的傲慢,他們現在毫不猶豫地在公開場合表示相信,有了拜登當總統,北京將再次控制華盛頓的最高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