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周一發表文章說,中共自從7月1日開始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已經威脅到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外資公司已經開始撤離香港,尤其是那些收集管理數據、受「港版國安法」影響比較大的的科技公司,以及國際傳媒機構也因為香港失去新聞自由而考慮遷離。文章還說,由於中共毫無退讓跡象,這不但變成了香港人的悲劇,也令未來中國與西方在經濟及政治上進一步接軌的希望越加渺茫。

風險增加令香港失去吸引力

文章表示,香港有9,000家外資公司,都在分析「港版國安法」帶來的威脅,認為它侵害了中共曾經對國際社會做出的有關人權及法治的承諾。有些公司目前保持觀望態度,但部份科技公司已開始撤離香港。例如擁有南韓最大互聯網搜尋器的Naver,正把數據中心從香港搬離;另外,追蹤交易電郵收據以分析數據的Measurable AI,也正在快速的把部份業務移往紐約等地,軟件公司Oursky正計劃在英國設立辦公室及擴大在日本的規模。

不僅如此,瑞典科技公司「Micro Systemation AB」(MSAB)在今年9月24日決定,停止向香港警察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以及任何香港政府部門提供服務,即破解手機數據的技術,並且宣佈決定結束所有香港業務。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文章還說,「港版國安法」限制言論自由,一旦媒體報道的內容被當局視為不利中共所謂國家利益,「港版國安法」就為當局提供了騷擾及懲處新聞工作者的法律依據。因此,國際傳媒機構正評估是否因廣泛失去新聞自由而離開香港。

因為擔心被當局以言入罪,《紐約時報》已經在7月14日宣佈,把香港辦公室的數位新聞(digital news,網絡新聞)業務遷移至南韓首爾,成為率先宣佈撤離香港的西方主要媒體,此撤離計劃涉及了三分之一的在港員工。

此外,《華爾街日報》也正在考慮作出改變。許多在香港設有地區辦公室的世界大型新聞機構也可能有類似的擔憂。

另外,香港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對154名成員的調查發現,36%的成員計劃把資金、資產或業務撤離香港。香港過去擁有監管健全的金融市場、透明度及地理位置,曾令香港成為外資金融機構建立地區總部的理想地點,但目前在「港版國安法」威脅下,香港金融市場的風險增加,明顯的降低了對上市公司、投資銀行及機構投資者的吸引力。

哪個地區可提供健全監管及透明度要求,就會受到證券交易所和金融市場的青睞。根據美國傳統基金會2020年經濟自由度指數,在180個國家中排名較高的亞太區國家還包括:排名第三的紐西蘭、第四的澳洲、第11的台灣、第25的南韓及第30的日本。

香港瀰漫著恐懼和威脅的氣氛

美國傳統基金會每年發佈「經濟自由度指數」,自從1995年以來香港一直是全球排名第一,但是今年3月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香港已經跌落到了全球第二。基金會表示,香港傳統上開放且由市場主導的經濟,透過貿易、旅遊業和經濟聯繫與大陸逐漸融合(increasingly integrated),經濟自由的風險上升。

「港版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7月14日簽署了《香港自治法案》及行政命令,終止香港特殊待遇地位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宣稱不會影響到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不過德意志銀行卻在2天以後,即7月16日宣佈,新上任的亞太地區行政總裁將到新加坡辦公,而不是原本的香港,外界認為此舉打響了外資金融業撤離香港的第一槍。

德國智囊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會,在9月宣佈關閉駐港辦公室,成為第一個撤離香港的外國非政府組織。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會行政總裁巴奎(Karl-Heinz Paque)表示,香港瀰漫著恐懼和威脅的氣氛,推動民主自由恐面臨危險,基金會實在不願讓員工和合作夥伴再冒風險。基金會預計全球創新中心將於2021年年初在台北重新揭牌。

10月7日,美資金融機構The Motley Fool在官網上刊登了一封給香港會員的信,表示在權衡最適合自身的業務發展和員工之後,決定撤出香港。

美國傳統基金會分析說,中共或許還有時間阻止撤離潮,但中共當局毫無退讓跡象,這不但成為了香港人的悲劇,也令未來中國與西方經濟及政治進一步接軌的希望變得越加渺茫。

香港政府在11月29日公佈了一組數字顯示,外資在港機構一年內減少了202家,跌幅增至2.7%,這是十年來首次下跌;另有4%的境外公司表示有意在未來三年從香港撤資,較去年增加一個百分點。而境外公司的僱用人數亦大減至48.3萬人,是至少近五年來首次下跌,跌幅達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