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12月2日),密歇根州眾議院監督委員會(Michigan House Oversight Committee)舉行選舉公聽會。特朗普總統的律師解釋了為甚麼沒有更多證人和舉報人現身指控選舉欺詐。特朗普律師表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們被恐嚇,且一名民主黨州議員試圖惡意收集一名提供證詞的女證人的私人信息。

特朗普團隊法律顧問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在推特上寫道:「怎麼知道這些證人遭到民主黨人恐嚇的真相?因為你正在目睹密歇根州議員在委員會聽證上,在國家電視台上公開恐嚇他們。」

埃利斯還重點介紹了關於底特律民主黨人、密歇根州眾議員辛西婭‧約翰遜(Cynthia Johnson)的影片片段,約翰遜在聽證會上向證人傑西‧雅各布(Jessy Jacob)詢問她的「真實姓名」是甚麼。雅各布回答說,結婚後她的姓氏改變了。約翰遜然後要求拼寫她娘家的姓。這是這名州議員提問的唯一問題。

埃利斯表示,在這種互動中,約翰遜「(企圖)恐嚇並在國家電視上公開惡意收集證人信息,只是因為她不喜歡證人的證詞」。

雅各布已在密歇根州議員面前發表聲明,指控選舉工作者告訴她要倒填選票日期。她將這種行為描述為欺詐和腐敗。

她的證詞中說,她親眼看到底特律市的(選舉)工作人員『指導』和試圖『指導』投票者把票投給拜登和民主黨。

她還說,缺席選票截止日期(11月2日)下午4點,很多人來到投票中心,她看到有工作人員走到投票間,站在那兒幫助投票者填好投票。「我有點擔心,知道這是錯的,但主管看到了這些,沒說甚麼。」她說。

約翰遜辦公室尚未回覆英文《大紀元》置評請求。

在聽證會的另一個例子中,約翰遜指責眾議院監督委員會共和黨主席馬特‧霍爾(Matt Hall)允許證人「來這裏撒謊」,迫使霍爾多次敲打木槌,並警告她擾亂秩序。

特朗普團隊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說:「我們向她介紹的每個證人對證詞中所提供的事實進行了宣誓。」

底特律TCF中心的另一名投票觀察員科拉納吉利迪(Hima Kolanagireddy)告訴密歇根州議員,在選舉日與民主黨投票觀察員和選舉工作人員互動時,她戴上表明自己是共和黨人的標籤時面臨恐嚇,且受到了不同對待。

「從我的膚色來看,每個人都以為我是民主黨人,所以他們過來找我。……我拿出標籤時,她看著我,說你站在錯誤的一邊。」科拉納吉利迪說。

科拉納吉利迪進一步表示,民主黨人、ACLU(美國公民自由聯盟)律師和選舉工作人員僅向共和黨投票觀察員發起挑戰,而不向民主黨觀察員發起挑戰。

密歇根州一些共和黨人——包括韋恩縣驗票委員會的兩名成員,以及州驗票委員會的一名成員均表示,他們受到了威脅。

在密歇根州檢票委員會(Michigan Board of Canvassers)11月23日的選舉結果認證會議上,共和黨人諾姆‧希克爾(Norm Shinkle)宣佈棄權投票,拒絕認證拜登勝選。他透露,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遭到電話和電郵威脅。

韋恩縣檢票委員會主席莫妮卡‧帕爾默(Monica Palmer)和委員會成員威廉‧哈特曼(William Hartmann)曾表示,在他們投票反對認證結果後,他們被謾罵和被指責為種族主義。帕爾默說,這些謾罵甚至到了「威脅我和我的家庭成員」的程度。

一位沒有投票認證選舉結果的共和黨檢票委員會成員說,他接到了許多匿名電話,其中一些人威脅說要威脅他的「妻兒」。韋恩縣帆布委員會的兩名共和黨成員也宣誓說他們受到了威脅,稱一位民主黨議員試圖讓他們受到威脅。

11月25日,賓州參議院在葛底斯堡(Gettysburg)舉行選舉欺詐公眾聽證會,特朗普總統通過電話參與會議。總統鼓勵他的支持者不要被民主黨人和其他人勸阻他們揭露選舉舞弊和違規行為「嚇到」(Intimidated)。

針對密歇根共和黨官員遭到威脅的事件,特朗普解釋說,韋恩縣兩位共和黨選舉委員會委員因該縣七成選區收回來的選票數遠超過發出去的選票數——這一明顯舞弊跡象——拒絕認證選舉結果。

針對他們受到的威脅,特朗普周三說:「這真是可怕的事。他們(韋恩縣)給的選票數超過選民數。」

「這次選舉被人為操縱,我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必須扭轉選舉結果。」

「民主黨人輸掉了這次選舉,他們作弊。這是一次欺詐性選舉。」#

(英文大紀元記者Jack Phillips對本文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