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6日晚,多家美媒報道,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考慮在2021年1月中以前辭職。這一消息並不令人意外,之前有人預測巴爾有可能被特朗普總統解僱。因為面對公然的大規模的選舉欺詐,司法部迄今沒有任何動作,部長明顯失職。

巴爾自2019年11月接任司法部長以來,對於阻擋特朗普就任以及之後圖謀政變的政府人員表現得相當軟弱,司法部並沒有起訴甚麼重要人物。不過,真正的考驗來自11月大選。

11月9日,在投票日近一周後,巴爾發給聯邦檢察官的一份公開備忘錄稱,在轄區的選舉認證之前,指示各地檢察官可以追查有關投票和點票違規行為的實質性(substantial)指控,同時「無需理會牽強的指控」。

這是巴爾對於欺詐的首次公開回應,從時間上來看已經慢了好幾拍。再者,鑒於拜登一夥及大多數媒體,包括一些美國以外的知名新聞社,統統聲稱特朗普一方憑藉大量證據做出的指控是「錯誤的」、「沒有根據的」,那麼巴爾所稱「牽強的指控」指的是甚麼?他的定義是否與左派一致呢?

從巴爾發出指示到現在,多個州的上千名證人曝光了大量選舉欺詐和違規案例,可是,司法部並沒有介入調查和起訴任何人。12月3日,特朗普總統對記者表示,司法部長巴爾調查選舉舞弊指控「看起來不大努力」,「令人失望」。

巴爾為何不行動?他是從骨子裏反特朗普,還是擔心日後遭左派打壓?他的反常表現反映了本次選舉舞弊暴露的一個深層問題——多少政治人物參與和放縱了這場史上最大的選舉欺詐案?多少美國政要和官員敢於堅守原則、維護正義和國家利益?

11月12日,美國網絡安全與基礎設施安全局(網安局)發出聲明,稱本次選舉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選舉」,「沒有證據表明任何投票系統會刪除或丟失選票,更改選票或以任何方式受到損害」。這一說法與多地爆出的選舉欺詐事實完全不符,令人瞠目。

11月17日晚,特朗普總統發推宣佈,網安局局長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 Krebs)被解除職務。克雷布斯此前已預料到這一結局,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做了甚麼。大選過後,他設立了一個「謠言控制」(rumor control)網站,針對揭露選舉安全問題的消息和報道進行「闢謠」,他還在個人推特上忙著「闢謠」。克雷布斯利用官職、混淆視聽,目的何在?

再看選舉舞弊十分嚴重的關鍵州,多個州長、州務卿、總檢察長及選舉官員無視大量證據,強行認證所謂選舉結果。11月30日,亞利桑那州州長等人舉行認證儀式時,該州參議院有關選舉欺詐的聽證會還在進行中,那些官員為何如此急不可待?

朱利亞尼律師在聽證會上向亞利桑那州的議員們呼籲:「如果你們能夠拯救在美國投票的權利,失去政治生涯也是值得的。」他的話點出了問題的實質:維護憲法與保護私利,孰重孰輕?

12月3日,在佐治亞州參議院的聽證會上,特朗普法律團隊提交了一段影片證據,其中顯示四名點票中心人員趕走共和黨監票員,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拖出裝滿選票的幾個行李箱,秘密地點票和製表。當晚,佐州州長坎普受訪時表示,該影片證據令人不安。可是,坎普仍拒絕就選舉欺詐問題召開特別會議。聯想到鮑威爾律師和林伍德律師指控坎普及州務卿從該州購買Dominion投票系統的巨資合同中收取回扣,他的態度就不難理解了。

12月5日,在佐治亞州的助選集會上,特朗普總統呼籲佐州州長和州務卿出來說實話。他說:「希望我們的立法者還有美國的最高法院能夠挺身而出,拯救我們的國家。」

2020美國大選遭到圖謀政變團夥的欺詐攻擊,中共等勢力深涉其中,作案者犯下刑事重罪。假如偷竊選票者被推進白宮,堂堂正正的勝選者被醜化和誣衊,舉報和追查犯罪者被打壓和威脅,那麼自由的旗幟將墜落。所以,此事關乎真相、良知、法律秩序以及美國的安定和未來。

12月5日,上萬民眾在佐治亞州連續高呼「為特朗普而戰」(Fight for Trump),聲勢震撼人心。那是正義的吶喊,希望喚醒更多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