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下午4點,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發表視像演講。特朗普說:「這次大選中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的欺詐現象」。「這事關這個世界上最偉大國家的最高職位的選舉,事關恢復(美國人)對美國大選的信心和信念,事關數代(美國人)用鮮血和生命確保的民主和神聖的權利。沒有比這更重要和迫切的事情。」特朗普誓言捍衛憲法與法律的尊嚴,捍衛美國公民最重要的權力——選舉權。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是一場為人為操縱的選舉,目的是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扶上台,把現任美國總統、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拉下馬。目前揭露出來的大量事實充份證明了這一點。但是,還是有人聲稱,沒有證據證明大選存在舞弊行為。

11月25日,美國前聯邦檢察官、著名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在佐治亞州提交了指控大選存在嚴重舞弊的訴狀。訴狀後附錄了許多證人的證詞,其中有一份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Navid Keshavarz-Nia)的宣誓證詞。

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在證詞中寫道:「我在喬治-梅森大學獲電子與電腦工程學士學位和電子與電腦工程碩士學位,在南加州大學獲工程與技術管理博士學位,在喬治-華盛頓大學獲教育學博士學位。我接受過國防情報局(DIA)、中央情報局(CIA)、國家安全局(NSA)、國土安全部情報與分析辦公室(I&A)和麻省理工學院(MIT)的高級培訓。」

「我受僱於一家大型國防承包商,擔任首席網絡安全工程師和網絡安全主題專家。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對數百個系統進行過安全評估、數據分析、安全反間諜以及取證調查。我有35年從事技術評估、數學建模、網絡攻擊模式分析和安全反情報工作的經驗。」「我曾作為顧問和主題專家為國防部、聯邦調查局,以及美國的情報機構,如國防情報局、中央情報局、國家安全局、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和國土安全部情報與分析辦公室等,提供技術支持,協助反間諜以及執法調查。」

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的證詞,翻譯成中文長達5千多字,有很多專業術語,一般讀者很難看懂。這裏,著重將他的結論介紹如下:

「我對《紐約時報》的數據集進行了詳細的分析,發現明顯的異常都是由舞弊操縱結果造成的。從我作為專家的角度判斷,證據是廣泛的,遍及我研究過的全部搖擺州。」

「賓夕凡尼亞州、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佐治亞州的票數分佈不符合正常的系統運行。相反,它們是由針對特定的投票機進行欺騙性的電子操控造成的。」「廣泛而且具有說服力的證據表明:遠程操作員進行了大規模的舞弊行動。」

「我充滿信心地得出結論:2020年大選的數據在所有搖擺州都發生了改變,導致數十萬張原本投給特朗普總統的選票轉移到了(前)副總統拜登的手中。」「在我看來,證據是壓倒性的,是無可爭議的。」

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是美國頂尖的網絡安全專家。在當前這個全球矚目的焦點時刻,在這場關係美國乃至人類未來的重要大選中,在有關大選的假消息滿天飛,真相被刻意掩蓋、屏蔽、封殺的情況下,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的證詞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第一,它是真實、可信、權威的。

在證詞的最後,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寫道:「根據美國1746號法令第28號的規定,我在此宣誓,就我所知,以上所述均屬真實無誤,否則願以犯偽證罪論處。宣誓時間:2020年11月25日」。

從整個證詞看,它完全是一個專家從科學角度提出問題、分析問題、得出結論,使用的是科學術語,探究的是事實真相。它既是提交給法庭的,也是公開發表的,是經得起法庭科學家質證與查實的。

在美國,偽證罪是聯邦重罪,最高可判刑5年。聯邦重罪的意思是,雖然美國50個州的刑罰規定各不相同,但是,做偽證,在50個州都是重罪。也就是說,科沙瓦爾茲-尼亞如果做了偽證,不僅他本人會身敗名裂,而且還有牢獄之災。

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對其提供的證詞,能夠作出上述宣誓表明,其可信度是非常高的。

第二,它將成為法院判決的重要依據。

就嚴重的選舉舞弊問題,特朗普律師團隊、共和黨組織、民間律師團隊等,正在多個州提起法律訴訟。有的訴訟案已經送達聯邦最高法院。

美國是一個三權分立的國家。雖然現在美國的法院系統受到侵蝕,一些法官被腐蝕,但是,美國的法治精神還在,相對獨立的司法體系還在,有良知的法官還有,按常識作判斷的陪審團還在。法官審案,最重要的是看證據。證據越確鑿、充份,勝訴的可能性越大。

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的宣誓證詞,因其真實、可信、權威,對於法院就是否存在嚴重舞弊問題作出判決,無疑是有巨大幫助的。

第三,它是證人良知、道德與正義的具體體現。

11月7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已宣佈自己勝選。同日,美國所謂的「主流媒體」都宣佈拜登勝選。到目前為止,已有許多國家和地區領導人祝賀拜登當選。

從美國所謂的「主流媒體」以及轉載這些「主流媒體」的世界各國媒體的報道看,拜登已經成了美國第46任總統。

在這種極端反常的大背景下,已經功成名就的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完全可以選擇避開這個問題不說話,這樣,不至於將自己置於巨大風險中。目前,已有證人被打傷住院,有的甚至受到死亡威脅。他也可以選擇幫助拜登陣營說話,這樣,可以從拜登陣營及其背後支持他的金融巨頭、科技巨頭、媒體巨頭、華盛頓政客那裏得到巨大的利益或好處。

但是,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還是公開站出來,講了真話。這是需要巨大道德勇氣的。這是一個有良知的科學家,在重大歷史關頭作出的正確選擇,是值得充份肯定和讚揚的。

科沙瓦爾茲-尼亞博士不是第一位站出來作證的權威專家,也不是最後一位。到目前為止,已有不少權威專家站出來作證,證明大選存在嚴重舞弊。如選舉安全專家拉姆斯蘭德(Russell James Ramsland Jr.),數學家皮頓(Bobby Piton),網絡安全專家、退役陸軍上校沃爾德倫(Phil Waldron),美籍印度裔科學家、在麻省理工學院獲四個學位的Shiva博士等。

11月3日此次大選的最後投票日至今,整整1個月過去了。這一個月發生了太多讓人應接不暇的事件。各種妖魔鬼怪全跑出來了,有良知的人也紛紛站出來了。善與惡,正與邪,光明與黑暗的激烈較量,仍在進行中。

特朗普在12月2日的演講中說,他的法律團隊已將大規模選舉舞弊問題提訴到法庭,將由美國最高法院對此做出裁決。

我堅信:正義終將戰勝邪惡。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很可能再創奇蹟,成為那個笑到最後,笑得最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