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道真相是媒體天職

這兩天,一位網友給我寫信說,「自從美國大選開始到現在,每天播報都是關於大選新聞,看膩了。……我不清楚拜登為甚麼被你們踩得一文不值,而特朗普捧得高高在上。」

首先謝謝這位朋友一直在關注新聞看點,不過事實上,我們並未有意踩誰,只是在報道事實真相。因為亨特拜登的電腦硬盤裏面有很多證據,還有美國國會議員們的調查,都顯示出拜登家族與中共的關係。可以說,中共已經完全控制了拜登家族。報道真相是媒體的天職,也是媒體人的責任。

還有重要一點,這次美國大選實際是一場正邪大戰,每個人都在這場選舉中擺放著自己的位置,神會根據人們的表現,選擇他要的人。而在這場美國大選中,中共在背後一直在搗鬼,促動民主黨左派勢力發動政變。

特朗普考慮指定特別檢察官

11月29日,特朗普在大選後第一次接受了霍士的採訪。

主持人巴蒂羅莫表示,司法部長巴爾任命的檢察官杜蘭去年反調查「通俄門」的起源。人們猜測大選前可能公佈調查報告,但直到現在都沒有。

巴蒂羅莫問特朗普,是不是會指定一名特別法律顧問繼續調查2016年大選發生的事情。特朗普表示,穆勒當初的所謂通俄門調查「花了4,800萬美元」,卻甚麼沒有發現。「整個事情真是太可怕了。這絕不應該被允許發生。」

而杜蘭的反調查,促使前FBI律師凱文克萊恩史密斯認罪。克萊恩史密斯承認,他欺詐性地更改了中央情報局(CIA)電子郵件的措辭,稱特朗普前競選助手卡特佩奇並非是該機構的消息來源。

巴爾在8月的霍士新聞中明確表示,杜蘭的調查「在大選前將有重大進展」,他還強調「這一定能完成」。但是直到現在,巴爾的承諾一直沒有兌現。這期間發生了甚麼?外界不得而知。

特朗普在節目中說,推翻2020年大選結果,「需要一位勇敢的法官,一個勇敢的立法機構,……或者一位勇敢的最高法院大法官。」

特朗普譴責了司法部和FBI在這次大選舞弊中的不作為,質問「為甚麼聯邦調查局不介入?」他很明確地告訴主持人,「將考慮指定一名特別檢察官」。

就是說,特朗普可能要另外安排一人,對整起事件進行通盤調查。而這名特別檢察官很可能要持有特朗普的特別令,避開司法部、FBI和CIA等這些官僚系統。

如果特朗普任命特別檢察官單獨調查,很可能會發現更多驚人的真相。這個網撒下去,沼澤裏面的魚蝦螃蟹,甚至大鱷魚都可能被一網打盡。

上周日,特朗普在大選後首次接受霍士的專訪,表示這次選舉被操縱,是欺詐,絕不認輸。圖為11月3日佛羅里達的民眾在觀看霍士新聞廣播。(Getty Images)
上周日,特朗普在大選後首次接受霍士的專訪,表示這次選舉被操縱,是欺詐,絕不認輸。圖為11月3日佛羅里達的民眾在觀看霍士新聞廣播。(Getty Images)

FBI索要證據

近日,FBI也有行動了。

選民誠信項目負責人馬特布雷納德推文表示:「FBI主動且直接要求我提供表明非法投票的選民誠信項目(VIP)調查結果。」他說到12月1日,「將把包括姓名、地址、電話號碼等在內的所有數據傳遞該機構」。

前堪薩斯州總檢察長菲利普克萊恩在推文裏確認了布雷納德的推文,說FBI洛杉磯外地辦事處特工Young Oh聯繫了布雷納德。布雷納德曾是特朗普競選活動的戰略家和數據主管,他的VIP項目發現,成千上萬的人在不再居住的州投票。

舉例說,有的人已經從紐約搬到了新澤西,並且在新澤西也有後續選民登記,但是這些人在紐約仍然有投票。這種情況至少在三個州都存在。

布雷納德強調,「這不是推測。這就是數據所顯示的。」我們說過,人會撒謊,數據不會撒謊。目前,FBI已經向布雷納德索要這些證據了。但有些奇怪,FBI是美國聯邦調查局,想拿到這些數據並不難。布雷納德可以拿到,FBI更可以拿到。所以值得懷疑,布雷納德會不會像那位賓夕凡尼亞州伊利市郵局職工霍普金斯一樣,也受到死亡威脅呢?會不會像亨特硬盤門一樣,FBI拿走數據,然後就沒有下文了呢?

當然也可能FBI真要採取行動了。因為事實證據越來越多,這也可能對FBI形成一種倒逼,迫使它不得不採取行動。如果FBI再不作為,很可能徹底失去人們的信任。從這些方面可以看出,特朗普團隊已經發起強力反擊了。

「管道」網站編輯邁克爾沃爾什在英文大紀元撰文表示,特朗普正在打一場保衛戰。即使不是為了總統任期,也要挽救國家的基本法律,「不能從這場鬥爭中退縮」。沃爾什呼籲,「總統先生,請戰鬥到底」。

特朗普或將扣押干預大選的實體資產

星期一上午,林伍德律師發出這樣一則推文,「早上好。今天是愛國者仔細閱讀這份2018年9月行政命令的好日子。然後要確信我們的政府中有誠實的人們,就像唐納德特朗普一樣,熱愛美國和法治。正義正在來臨。」

他提到的行政令是特朗普在2018年9月12日簽署的,是關於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時候實施制裁的總統令。其中表示,對於任何直接或間接從事、贊助、隱瞞或以其它方式參與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實體,將扣押其所有資產等等。

林伍德律師突然提起這份總統令,顯然是在暗示甚麼。是不是特朗普一方已經掌握了甚麼,要扣押某些人、或某些組織、機構、公司等等的所有資產呢?如果是這樣,又是特朗普抽乾沼澤的一大步行動。

美國非營利組織「響應性政治中心」有一份最新分析,在大選期間有超過3.2億美元的「黑錢」資助了民主黨陣營,這個金額是共和黨的兩倍多。分析顯示,收受匿名資金最多的是拜登,為了爭取白宮大位,他接受了近1.32億美元的匿名資金。而相比之下,支持特朗普的這類資金,只有2,200萬美元。

依照「響應性政治中心」網站對「黑錢」的說明,黑錢常來源於「活躍於政治領域的非營利組織」,而這類非營利組織通常被稱為「社會福利」組織。這些組織可以從事政治活動,只要這些活動不成為他們的「主要」目的。

對於甚麼是「主要」目的,美國國稅局從來沒有給出過明確定義,也沒有定義過如何計算百分比。但目前的實際規則是,只要投入政治的資金不超過總支出的49.9%,就算是符合規定。

就是說,只要投入政治的資金沒有超過一半,美國國稅局就認為是可以的。

其實這個規定漏洞是很大的,比如一家公司有100億資產,它拿出了49.9億美元去影響政治,也沒有超過總支出的49.9%。儘管數額非常龐大,但也算符合規定。而這筆錢,對選舉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那麼這些人和組織,是不是參與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呢?相信特朗普團隊很可能掌握了一些證據。否則,林伍德律師不會在這個時候提醒人們關注2018年的緊急總統令。

而這個總統令一旦實施,中共一方被制裁的規模可能不會小。因為中共干預美國大選,證據已經非常多了。所以未來可能會看到,中美關係會越來越僵化。

中共高調要求 「聚焦備戰打仗」

星期一,習近平主持召開了政治局會議,重申「黨的領導」,要求聚焦聚力備戰打仗。聲稱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引導黨員與一切可能動搖黨根基的行為鬥爭。

中共官媒報道,會議審議了「軍隊政治工作條例」、「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中國共產黨黨員權利保障條例」等。但新華社沒有公佈具體條文內容。

報道稱要加強黨的集中統一領導,「聚焦聚力備戰打仗,將政治工作貫穿到戰鬥力建設各環節」。「把統戰工作開展好,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推動愛國統一戰線事業不斷鞏固發展」等。

在美國大選的關鍵時刻,中共高調要求「聚焦備戰打仗」,顯然是中共嗅到了甚麼味道。是不是與美國大選的天秤傾斜有關係呢?

林伍德律師在前天推文說,「中共發起對美國的顏色革命,中共對美國發動了Covid-19病毒的攻擊;中共製造了美國各個城市的無法無天的騷亂;中共策劃並實施了對美國大選的欺詐性選舉;中共下一步是計劃增加美國城市暴亂。我相信特朗普總統已做好應對準備。我們必須做好一切準備!」

中共深度干預美國大選,證據明擺著,我們前面的節目已經說過。中共很可能已經看到了美國大選的結果,特朗普很可能會連任。那麼中共所做的那些醜事、壞事,很可能都要被特朗普一方清算。

但是中共不可能束手待斃,它會進行垂死掙扎。所以從中共高調要求「聚焦備戰打仗」來看,中美不僅不會回到2017年以前的關係,而且有可能會出現擦槍走火,甚至發生軍事衝突。究竟事態會如何發展,我們還要繼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