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周一),賓夕凡尼亞州41名共和黨州議員正式提出一項提案,指出賓州的行政和司法部門「非法」更改了本應由州立法機關制定的選舉規則,對賓州2020年大選結果提出異議,並敦促該州的州務卿撤回對總統選舉結果的認證。

2020年11月30日,賓州議會大廈外的抗議者高舉「制止竊選」的標語牌。(李臻婷/大紀元)
2020年11月30日,賓州議會大廈外的抗議者高舉「制止竊選」的標語牌。(李臻婷/大紀元)

2020年11月30日,賓州議會大廈外的抗議者高舉「制止竊選」的標語牌。(李臻婷/大紀元)
2020年11月30日,賓州議會大廈外的抗議者高舉「制止竊選」的標語牌。(李臻婷/大紀元)

當天上午,近百名抗議者冒著大雨來到賓州首府哈里斯堡的議會大樓,他們拿著請願書走訪議員辦公室,希望更多議員支持這個議案。在州議會大廈外,更多抗議者揮舞著旗幟和標語,希望議員們正視這次大選舞弊問題,回應民眾的請願。

民間組織創辦者:我們在挽救我們的共和國

鮑比·勞倫斯(Bobby Lawrence)是民間組織「保衛美國選舉」(ProtectYourVotes USA)的創辦者,他表示,來到賓州的議會大廈,是想游說「議員們履行他們的憲法職責」。(李臻婷/大紀元)
鮑比·勞倫斯(Bobby Lawrence)是民間組織「保衛美國選舉」(ProtectYourVotes USA)的創辦者,他表示,來到賓州的議會大廈,是想游說「議員們履行他們的憲法職責」。(李臻婷/大紀元)

鮑比·勞倫斯(Bobby Lawrence)是民間組織「保衛美國選舉」(ProtectYourVotes USA)的創辦者。他來到這裏是想游說「議員們履行他們的憲法職責」,「捍衛我們對選舉的信念和選舉的可信性,也是捍衛我們賓夕凡尼亞州選舉中的誠信」。

他細數了前幾天在蓋迪斯堡聽證會上的證據。他說,「我們認為,這構成了欺詐。足夠的舞弊行為,應該讓選舉被視為失敗。選舉團成員名單要由立法機構直接任命,因為憲法、最高法院和聯邦法律允許並指示他們這樣做。 」

勞倫斯認為,通過這次大選,「我們要不就是將欺詐制度化,各州將點票主權交給其它國家。通過像多米尼(Dominion)這樣的公司作弊,會出現大規模欺詐和腐敗,我們將失去我們的主權。」

另一個選項是「我們人民要收回我們州的主權。我們州的立法機構的民選領導人重申美國的主權、個人自由和全美國的獨立自由。這些就是從賓夕凡尼亞州開始的。如果賓夕凡尼亞州這樣做了,其它州將仿傚。有人就得要領頭。」勞倫斯認為,「領頭的人,我想就在賓夕凡尼亞州。」

「到了這一步,這已不是針對唐納德·特朗普的,選舉和在多個州發生的舞弊事件,遠遠大於唐納德·特朗普(的輸贏)。」勞倫斯說,「這次選舉是關於這個國家的自由、公平和公開選舉的未來,這是拯救我們的共和國。 」

「現在背後有股勢力在破壞我們的憲法。一些州通過了旨在破壞選舉人制的立法,而選舉人制是維護我們憲法共和制的保證。」勞倫斯說,「憲法寫在一張紙上,美利堅合眾國也只是一個概念。人們需要了解建立我們國家的原則……如果我們不知道是甚麼保護了我們的自由和我們的共和制,我們的自由和共和制就會被竊取,而我們卻一無所知。」

藥學博士生:人們已不信任選舉

2020年11月30日,多納塔·克萊恩(Donata Klein)來到賓州的議會大廈,希望議員們能選擇支持特朗普總統的選舉人。(李臻婷/大紀元)
2020年11月30日,多納塔·克萊恩(Donata Klein)來到賓州的議會大廈,希望議員們能選擇支持特朗普總統的選舉人。(李臻婷/大紀元)

多納塔·克萊恩(Donata Klein)在美國醫藥業工作了16年,現在在攻讀藥學的博士學位,她說,希望議員們能選擇支持特朗普總統的選舉人,她說,「這代表了賓夕凡尼亞州人民的意願,我們對選舉已經不信任。有許多實質性的欺詐證據。我們不信任(已公佈的選舉結果)。我們人民選出了唐納德·J·特朗普為未來四年的總統。」

「人們中有一種巨大的覺醒,他們正在了解真理,了解自己是誰。」克萊恩說,「我們不會支持欺詐。我們不會忍氣吞聲。這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我們正在收回它。我們正在解決所有出錯的問題。發生的一切是錯的。我們正在從這些恐怖的全球化主義者手中奪回我們的國家。」

克萊恩說,「八歲時,我從共產黨國家波蘭來到這裏。我們來到這裏是為了自由,為了我們的信念。我們人民要求真理和正義。」

教育工作者:希望議員挺身而出

2020年11月30日,威廉姆·馬克斯(William Marks)來到賓州議會大廈,希望共和黨州議員們能有勇氣挺身而出,正視選舉舞弊的情況。(李臻婷/大紀元)
2020年11月30日,威廉姆·馬克斯(William Marks)來到賓州議會大廈,希望共和黨州議員們能有勇氣挺身而出,正視選舉舞弊的情況。(李臻婷/大紀元)

威廉姆·馬克斯(William Marks)和妻子都在教育界工作,他曾在賓州州立大學讀歷史專業。作為四個孩子的父親,他對美國未來的走向表示擔憂。他說,「我是學歷史的,我看到我們的國家正朝著違背人民意志的方向前進。我看到大公司、大銀行、政治捐款者等把他們的意志強加給我們,我們公正的聲音被抹殺。」

他呼籲,「民眾給代表他們的民選官員打電話,敦促他們必須採取行動,因為這是他們的憲法責任。」

馬克斯希望賓州的共和黨州議員們有勇氣挺身而出,利用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力調查違法選舉的證據。他說,「我相信,如果他們那樣做了,將會有完全不同的選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