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大選未決,主流媒體爭相宣佈拜登當選,並聯合社群媒體製造輿論,封殺保守派言論,被指聯手搞「政變」。而新媒體啟動言論審查已久,多位自媒體人和網友分享了他們使用各社交平台的體驗,表達了對媒體公司侵害言論自由的擔憂。

外界關注,從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到2020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以及現在的拜登家族醜聞、總統大選,推特、面書、YouTube等一直在審查用戶的言論和資料。

接上文:媒體公司左右言論封殺用戶 推特被指微博化

媒體公司左右言論封殺用戶 面書被指鳩佔鵲巢

媒體公司左右言論封殺用戶 油管被指不讓發聲

(四)不報道事實 媒體就要被洗牌替代

Google作為一個全球性的搜索引擎,不斷改變算法,近年出現了帶有審查性的算法排序。比如,大紀元網站的文章很難在Google上搜索到,排在最前面的是中共的大外宣網站。

早在2012年,就有網友發推表示,「google『十八大』,首頁排名依次是:多維新聞、BBC中文、新浪、Google News(搜狐、金羊)、新華、美國之音、禁書網、鳳凰、網易、央視。第二頁出現騰訊、人民網、大紀元。」

記者嘗試在Google上搜索「特朗普 G20峰會」。11月21日早上,特朗普在白宮戰情室通過視訊,參加了20國集團(G20)在線網絡峰會。特朗普在會議上強調美國政府在對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大流行上的努力,以及美國COVID-19疫苗的研發進度。

但在Google目前的排名文章中,關於特朗普的負面報道佔據了頭兩頁,涵蓋外媒、央視和環球網,大紀元的報道《特朗普G20峰會發言強調美疫情應對成效》在第三頁上才能找到。

特朗普22日晚間在推特上發文,他寫道:「我剛參加了虛擬G20會議。昨天早上也參加了會議,但一些假新聞媒體未能像往常一樣準確地報道它。我發表講話(但他們說我沒有發表講話)。」

YouTube是google旗下的全球最大影片分享平台,其行政總裁沃西基此前接受CNN採訪時透露,任何不符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內容,都可能被從平台下架。而廣泛報道顯示,疫情在中國爆發後,世衛組織套用中共宣傳口徑,替中共掩蓋並誤導世界,美國因此退出世衛組織。外界評論認為,Google的新算法排名,同樣在為中共官方宣傳站台,有意打壓大紀元等報道真相的媒體。

最新消息顯示,Google還被指操縱用戶,影響美國大選。美國行為研究科技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心理學家羅伯特·愛波斯坦(Robert Epstein)博士向媒體表示,這家科技巨頭通過操縱搜索結果,能使數百萬美國人將選票轉向民主黨。

愛波斯坦的團隊在大選前開始監測大型科技公司的活動,通過特殊軟件跟蹤選民在互聯網上的活動,發現保守派在搜索結果中得到的偏見比自由派更多,有一段時間Google主頁上的投票提醒只發給自由派人士,而受測的保守派用戶沒有一個收到投票提醒。

近日,Google還以選舉期間敏感話題為由,限制對英文大紀元廣告的投放。從11月4日起,YouTube campaign(競價廣告)暫停了很多大紀元的廣告,這些廣告內容與選舉無關,但是被標注為敏感選舉廣告,影響了英文大紀元的推廣。

儘管受到打壓,但目前大紀元iOS應用程式(APP)在蘋果商店下載量排名達到第一。

時事評論員李沐陽表示,「現在這些媒體就是在控制著言論。你想發一些不同的聲音,他就控制你,不讓你(的聲音)出現。他就是不讓你說真話,不給你機會。」

「就像特朗普在大選日之後第一次出來開新聞發佈會,美國NBC等三大媒體齊刷刷都給切斷了(直播畫面),這不是打壓是甚麼?媒體應該公正客觀地報道,報道事實,這才是媒體的生命力所在。」他說。

旅美的維權律師陳光誠指出,這些社交媒體公司,它沒有判定真假的權力,不能把執行規則和制定規則的權力都放在它自己手裏。社交媒體在制定規則的時候必須符合美國的法律,政府應該出台法律來規範它們,不能讓它隨隨便便擁有這樣一個審查和判決的權力。

在本次美國大選中,美國大媒體被指在對特朗普總統進行一場「政變」。陳光誠認為,「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我覺得它政(變)不一定能『政』得了,如果用那個正義和邪惡的『正』的話,這是一種『正變』,因為作為媒體首先要客觀真實,公正地把信息全面的、及時的傳給老百姓。」

他舉例說,「11月14日華盛頓挺川遊行那麼多人,有的人說五六十萬人,也有說百萬人,雖然沒有一個確切的數字,但不至於左媒說的6000到1萬人吧?怎麼可能?大家都看著呢!」

「還有很多媒體保持沉默,不去報道這樣一件大事情。媒體放棄了客觀、公正、及時地把信息傳給老百姓的這樣一個基本媒體原則,你的媒體,怎麼讓人們相信你呀!」

陳光誠指出,「它們這種做法,傷害的絕不只是它自己的信用,而是對整個社會信息流動的損害,給大家獲取信息帶來障礙。」「媒體選擇這樣做,這是非常可惡的。你在這個位置上你又不去擔任這樣的角色,那可能就是要被洗牌,要被其它的媒體所取代,這是肯定的。」

他表示,這就是新興媒體所面臨的問題。他建議美國立法部門、國會要立法對新媒體進行監管,也建議政府部門制定政策進行合理的監管,最大限度地要保護公民的言論自由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