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大選未決,主流媒體率先「加冕」拜登當選,被指與社群媒體聯手搞「政變」。其實,新媒體啟動言論審查已久,多位自媒體人和網友分享了他們使用各社交平台的用戶體驗,表達了對媒體公司侵害言論自由的擔憂。

外界關注,從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到今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以及現在的拜登醜聞、總統大選,推特、面書、YouTube等一直在審查用戶的議論和資料。

接上文:媒體公司左右言論封殺用戶 推特被指微博化

(二)面書用戶體驗:控制和刪除帳號

與推特公司一樣,面書公司同樣阻止拜登醜聞的傳播,刪除了《紐約郵報》的超連結,還刪除了「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群組帳號。該群組當時有超過35萬名成員,他們討論關於選舉舞弊的指控,並計劃在美國各地舉行支持特朗普的示威活動。

共和黨議員克魯茲(Ted Cruz)在參議院商務委員會聽證會上曾表示,這三家公司(包括Twitter、Facebook和Google)是「對美國言論自由最大的威脅,也是對自由公正選舉的最大威脅」。

作家、自媒體人曾錚告訴記者,「我經營了3年,已經積累了28萬4,562個粉絲的面書頁,在今年8月初無端被一個叫Fb portal的帳戶接管,把我的管理權拿走了,我就再也不能發佈任何東西,相當於這個頁面就廢掉了。」

曾錚提供的一張後台截圖顯示,8月2日,Fb portal的帳戶確認擁有頁面所有權(claim ownship of the page),幾天後,曾錚本人及多個管理員都被降級為分析員(analyst),原帳戶主人無權對頁面進行管理了。

曾錚面書帳號的管理權被強行奪走。(受訪者提供)
曾錚面書帳號的管理權被強行奪走。(受訪者提供)

「我們任何人都發不了帖子了。」曾錚表示,關於帳號Fb portal,不知道是屬於誰?但申訴多次面書都置之不理。

近日曾錚在自己的網誌發佈文章,寫下自己在面書、推特等社交媒體所遭遇的經歷以及對言論審查的擔心,隨後有網友告訴她,不能在面書上分享她這篇文章。

曾錚的文章不能被面書用戶轉發。(受訪者提供)
曾錚的文章不能被面書用戶轉發。(受訪者提供)

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段井剛使用面書十多年了,他告訴記者,「很多帳號消失了」,曾用虛擬名字註冊了一個粉絲專頁「民主革命力量」,結果帳號被取消,專頁上的政黨綱領、簡介都被屏蔽了。

公民力量網頁被屏蔽。(網頁截圖)
公民力量網頁被屏蔽。(網頁截圖)

因參加茉莉花革命於2011年逃出大陸後,段井剛就成立了政黨「民主革命力量」,花費了很大心血,希望能彙集海內外與中共抗衡的民主力量。

「到2016年我就沒辦法往專頁上存東西了。屏蔽簡介誰能做到呢?只有面書內部的人有這個功能了。」段井剛認為,這很可能源於中共的滲透,收買內鬼。近日,他突然發現新近專頁上的內容可以正常顯示了,但他確認「我已經很多年無法看到這個簡介了」,該主頁內容更新至2016年1月。

根據多名大陸網友的反饋,記者發現,無論是使用推特或是面書,來自大陸的維權人士、異見人士的帳號更容量被凍結。

河北維權人士高春永此前告訴記者,「我就是從面書轉到推特的,之前在面書就被徹底銷號了。這些外國社交媒體不應該有銷號的情況發生,推特有向面書看齊的趨勢。」他希望美國政府管好社群媒體,讓人們有發出聲音的地方。

去年7月,面書禁止大紀元媒體集團在面書上投放廣告。一批推廣帳號被刪除,這些帳號發送的內容,包括一些inspire(勵志類)文章和一些小動物影片很受歡迎,也有新聞類節目。甚至有的員工個人帳號也遭到封殺。

美國國會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曾致信面書的行政總裁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提出質疑:「在被你們關閉主要帳號之前,大紀元當初到底違反了哪些面書廣告政策?」

信中指出,面書的作為導致「面書幫助中國共產黨在中國本土以外實現其目標。」「透過禁止大紀元投放廣告,您在中共與美國的全球軟實力競爭中,間接幫助了中國共產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