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民對今年美國總統選舉的熱議方興未艾,綜觀中國網絡輿情,很大一部份中國網民確實相信這次美國大選存在舞弊。

在美國大選開票夜,特朗普領先局面隔夜蹊蹺反轉後,中國國內互聯網上熱傳的「其實特朗普早就贏了,只不過沒人願意讓他說」一文中,作者指出,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一款中確實是這麼寫的:國會可決定選出選舉人的時間以及選舉人的投票日期,該日期須全國統一。(The Congress may determine the Time of choosing the Electors, and the Day on which they shall give their Votes; which Day shall be the same throughout the United States.)所以特朗普在當地時間11月4日凌晨宣佈他已經勝選了,沒任何問題,是符合憲法的。美國《憲法》為甚麼這麼規定?時間到了,不給作弊留下了空間。作者還指,更關鍵的是,大多數拖到第二天、第三天再算的選票,都是如今整出麼蛾子的「郵寄選票」。看過我上一篇文章的朋友應該知道,無限制的濫用「郵寄選票」這事兒,就是個嚴重違背美國立國精神的bug。

在美國大選舞弊信息陸續批量爆出後,另一篇網文隨即發熱,即國內網絡知名的高中數學、物理老師李永樂的「拜登選票不符合本福特定律?如何識別資料造假?」。本福特定律曾於2001年檢驗出了安然(或譯安隆Enron Corporation)財務造假。現在,本福特定律已經成為會計師們判斷財務報表、銷售等資料是否造假的依據之一。李永樂曾於2019年雙11之前,做了一期節目關於本福特定律驗證天貓雙11銷售額是否造假。這次用本福特定律來檢驗美國大選中是否存在舞弊現象顯示,拜登得票曲線(藍色)偏離本福特定律。

在特朗普揚言選舉不公而決定發起「法律挑戰」後,微博熱傳「政法大學教授叢日雲對美國大選的9點最新研判,針針見血!」:(1)特朗普的言行都在合法的範圍內。(2)有人指責特朗普大選之夜的講話破壞民主選舉,其實特朗普講話是在拜登講話之後,也是在幾個關鍵的搖擺州在特朗普明顯領先的情況下突然停止計票的詭異行動之後。他的質疑是合理的,他的講話也沒有違規之處。(3)特朗普對計票結果提出質疑,要採取法律手段尋求公平的結果,不是破壞民主,而是行使民主賦予他的權利。

(4)有人認為特朗普指控大選舞弊是散佈陰謀論,挑動仇恨,破壞民主,損害民主威信。其實按這邏輯,他們應該先批評民主黨,他們從上次大選就堅稱是特朗普勾結俄羅斯才得以當選,不承認特朗普當選的合法性,並利用四年的時間以各種方式試圖搞掉特朗普。(5)有人說特朗普如果敗選,他的支持者會暴亂。其實雙方都有激進的人群。不過在計票過程中,開始特朗普形勢看好時,紐約、華盛頓等地的商家把沿街的商舖都用木板封起來,防的顯然主要是拜登的支持者。他們知道一生氣就砸廚窗搶商店的都是些甚麼人。(6)有人認為特朗普一方在破壞民主法治,甚至把特朗普比為希特拉。其實雖然特朗普個人有許多粗野的言論和不合常規的行為,但並沒有超出民主框架,離搞獨裁還差得遠,甚至他的帖子還受到推特面書的打壓。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多是美國的愛國者,是保持著共和美德的優秀公民,他們也愛美國的憲政民主。

(7)(8)(9)內容予以濃縮:有人由於這次大選危機和亂象而對民主失望,其實人們本來就不應該對民主抱烏托邦式幻想。民主不是完美的制度,只是最不壞的制度。有人囿於傳統的觀念來認識這次選舉衝突,還希望按常規的方式解決。這種認識脫離美國社會現實,沒看到這次不是一般的治國方略之爭(上次也不是),而是美國靈魂之戰,是兩個方向、兩種命運、兩個美國之爭,是要不要美國之爭。正因為如此,自特朗普當選以來,雙方都在一定程度上溢出了傳統政爭的軌道。

在美國媒體「裁決」式的宣佈選舉結果後,中國網民諸如此類言論是,選前,西方知識界和媒體普遍敵視特朗普,給他安了很多的頭銜,包括扣了很多嚇人的大帽子。選後,所謂特朗普「大勢已去」也完全是美國媒體的宣傳而已。特朗普在疫情和BLM的雙重打擊下,再加上郵寄投票舞弊的招數,還能拿到七千多萬票,可謂勢不可擋。

在一些國家政要開始祝賀拜登後,中國網民諸如此類言論是,七千多萬人在疫情期間去現場投票的死忠,和郵寄投票的眾多幽靈,誰代表美國,一眼便知,拜登並沒有真正當選。

最後來看一名微博博主的發文「美國精神」:11月11日是五月花號抵達美國400周年。這條船帶來的三樣東西奠定美國根基和方向。特朗普要捍衛的是這個傳統的美國,而「拜登們」則要走向「非美國」。這是歷史關頭正邪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