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裏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最近美國大選,就像一場世紀大戰,雖然是美國總統的選舉,卻感覺像每個人都在戰場上。最近我們的英文頻道也掛掉了,被油管封殺。這樣的事情能發生也不奇怪,今天剛剛看到一條新聞,說特朗普總統在大選期間的推特和面書帖子有一半被審核,貼上虛假信息的標籤。

特朗普總統發了22條帖子,有11條被審核了。這些帖文如果沒有被貼標籤,一分鐘會被評論或者轉發827次,但是被貼上標籤以後,就降到每分鐘只有151次。大家可以想像,一個世界最強國的總統都會被這樣對待,我們是應該說,民主自由真偉大,連總統都奈何不了這些人,不像中共國的韭菜,隨時被宰割。

還是說,民主自由就像一扇沒有鎖的門,防君子不防小人。

有很多朋友因為這次大選,心中感到鬱悶,有些對民主體制感到失望,有些對美國感到失望,有些對人類的未來表示擔憂,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討一下這個話題,就是我們該怎麼看待美國總統大選中的變數,未來我們又該何去何從?我想跟大家分享兩個詞,也是我在這幾天感受最深的兩個詞,法制和信念。

各種舞弊證據開始被挖出來

我們都知道就在11月3日晚上,在特朗普總統穩贏的情況下,突然所有計票都停止了。然後到第二天早上起來,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這兩個搖擺州因為突然增加10多萬張投拜登的郵寄選票而突然翻藍。很快大家也看到各種證據也開始被挖出來。

一些數據可以分析出作假的痕跡,還有一些監控影片甚至拍到工作人員自己往投票箱裏不斷地投票;還有一些郵寄選票被工作人員拆開後,看一看然後扔進垃圾桶。大家都知道這是很明顯的舞弊,而且是大面積人群參與的舞弊行為。甚至整個美國主流媒體都在幫著民主黨,讓大家感到很無力。

雖然現在從Google的選情地圖看拜登有264張選舉人票,特朗普總統只有214張。我想大家不要著急,事情並沒有那麼糟糕。

拜登的264張選舉人票,看上去只要拿下內華達州6張票,就剛好270張勝選。但是現在有一個關鍵州,亞利桑那州,很有可能會翻紅。昨天霍士新聞call亞利桑那州歸拜登,讓特朗普總統很生氣,霍士新聞一直讓人覺得是為數不多的幾家右翼媒體。

前不久在第一次總統辯論的時候小華萊士就讓人大跌眼鏡,這次霍士提前幫拜登call了亞利桑那州,也帶來很糟糕的輿論影響。我們現在知道,霍士新聞的媒體人有不同立場,這位做決定call亞利桑那州的是他們選舉新聞決策部的主任,65歲的Arnon Mishkin。他是一位猶太裔美國人,他曾經說過他父母都是猶太人大屠殺的倖存者。

Arnon Mishkin一直是民主黨籍,我們從他過去的政治立場就不難理解他會支持拜登了。他在2016年大選是投給希拉莉,2008年給奧巴馬捐款,曾經在2012年為奧巴馬提前call了俄亥俄州,當時霍士新聞的一位主播還衝進他的辦公室跟他吵起來。

其實他會這麼做真的不意外,其實在左媒裏也有保守派的記者,只是沒有辦法發聲,一旦為特朗普發聲他們要麼就是丟掉工作,要麼就是被同事排擠。雖然霍士幫了拜登一把,讓人覺得拜登勝利在握,但是我們分析一下,並沒有那麼容易。

亞利桑那有11張選舉人票,現在只開了88%的票,還有45萬多張沒有計算,而特朗普和拜登的差距只有6千多張票,完全有可能翻紅。根據亞利桑那州務卿在4日晚上的說法,全州還有60萬張郵寄選票與特殊票沒有處理,大約半數都來自挺特朗普的共和黨選區馬里科帕郡(Maricopa),在初步開出的郵寄選票中,特朗普也以6:4的得票優勢領先拜登。所以,還有機會反轉。

不管左派媒體在選情地圖上寫著拜登264,特朗普214。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在賓州、北卡和佐治亞州,雖然還沒有最後統計完,但是計票已經完成大部份了,特朗普總統拿下這三個州沒有懸念。這裏一共有51張選舉人票,加上現在的214張,特朗普總統一共就有265張選舉人票。最後贏得勝利的關鍵就在亞利桑那州。

這還不是特朗普總統唯一的翻盤機會,特朗普總統今天早上發推文,要求停止計票。因為發現計票出現問題,特朗普總統說要訴諸法律。現在他已經對幾個關鍵搖擺州提出訴訟,要求威斯康辛州重新計票,密歇根州停止計票,要求最高法院介入計票的操作。他還對賓州和佐治亞州提出選舉日之後收到的選票不能算數。

威斯康辛州最後計票結果是拜登以49.6%贏特朗普48.9%,雙方票數差距只有兩萬票左右,法律規定如果誤差在1%以內,後選人可以申請驗票,誤差如果大於0.25%,提出驗票的一方必須支付驗票的費用。當驗票開始後,必須在13天內完成驗票。

我們都知道這幾個地方的票大有問題,有機會重新驗票,意味著特朗普總統的勝算又大了幾成。對賓州和佐治亞州提出法律訴訟是為了確保這兩個周不會因為作弊而翻藍。而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加上亞利桑那州,任何一個州能翻轉,特朗普總統就一定勝出。所以,現在還是有很大機會的。

最近還看到一個爆料,說民主黨印製了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張假選票,混入真選票中。但是他們不知道,真選票被國土安全部設置了防偽水印,他們沒有辦法造假,也就是說,只要重新記票,那些假選票將無處遁形,那特朗普總統不僅會贏得選舉,選舉舞弊的民主黨人很有可能會因此承擔法律責任。

民主不是幸福保障

很多人留言都說很難過,說這是他看過的最墮落、最黑暗的一場民主挫敗!公平對決、無論誰贏,都是民主的體現。但是沒有想到,美國這樣的國家,總統選舉會是如此草率,也許是過多的想像和美化了民主體制。對民主、對世界燈塔美國感到失望,甚至對人類的未來都覺得沒有希望。

我非常理解大家此刻的心情,這也是為甚麼這次美國大選牽動全世界人的心,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把這次選舉看作是正與邪的較量,也知道這是一個十字路口,美國走向哪裏?世界走向哪裏?

現在特朗普總統還有勝選的機會,但也有可能拜登勝選。如果是這樣的結果,大家設想過嗎?我們該怎麼面對?我說說我的想法。當我們體驗了從極權國家的黑暗,對民主體制的嚮往就成了必然。

但是我們忽略了一個根本的問題,不論任何一種體制,都是人制定和運行的。我們可以不斷地去完善這個體制中的缺陷,其實美國的三權分立已經就是最完美的了,相互之間的制衡可以避免任何一種權力膨脹。但是就像設計軟件,有些漏洞是無法修補的。問題就出在人,人一旦道德敗壞,那不論民主體制怎麼好,運行這套體制的人都有辦法鑽空子,去滿足自己的私利。

就像這次民主黨的表現,這群民主黨人為了維護自己的黨派利益,放棄了做人的標準,一個做事情沒有底線的政黨,怎麼可能在治理國家的過程中會公正無私呢?所以,民主不是我們追求的終極目標,將來的中國如果能實現民主,那也不是中國人幸福的保障。道德的提升才是永恆的主題。我覺得這也是人生存的終極目標,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場修行,而這個修行的過程就是我們提升我們道德的過程。這也是解決人類各種問題的終極鑰匙。

道德提升才是永恆主題

其實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信仰也都是在做這件事情,就是提升人的道德。有很多人聽到我說信仰就覺得神神叨叨,其實信仰的核心是提升人的道德,而不是你以為的崇拜偶像。

為甚麼我總說相信神的安排,其實這就是一種信念。因為我相信,這個世界是有規則的,比如我們說家有家規,國有國法,世界還有國際法則,那更大一點這個宇宙,是不是也有一個法則?我相信一定有,那就是天理。就是我們說的善惡有報。所以,我看這次大選,不像大家那麼悲觀,我相信最後的結果是上天早已安排好,也必定是正義彰顯。

大家聽說過巴頓將軍在二戰中的一個故事嗎?巴頓將軍是二戰名將,他曾經說自己是為神而戰。1944年,諾曼第戰役打響。美軍101空降師在法國的巴斯滕被德軍包圍,危在旦夕。巴頓將軍率第三軍團趕赴救援。當時巴斯滕地區一直被大霧和大雪籠罩,根本就看不清楚地面的情況。盟軍無法提供任何空中火力支持。

見軍情緊急,巴頓將軍於是求助於神。他要求隨軍牧師製作祈禱卡片,發給全體25萬官兵,上面寫著那段著名的「巴頓禱告詞」:全能慈悲的天父,我們謙卑地懇求您節制這惡劣的天氣,賜予我們戰鬥所需的好天氣。請您開恩傾聽我們這些軍人的呼喚,以您的神力,助我們不斷取得勝利,粉碎邪惡敵人的壓制,在人間與諸國為您伸張正義。

巴頓籲請全體官兵在關鍵時刻專心祈禱,在第三軍團出發的前夜,依然是大雪紛飛。巴頓將軍謙卑地跪在街頭,獨自向上帝祈禱。天亮時,奇蹟發生了!雪停了,接下來的6天都是陽光明媚的晴天。

於是第三軍順利北上,解救了被困的101空降師。「巴頓的祈禱」也成了名滿天下的神蹟。有傳說特朗普總統是巴頓將軍轉世,不過他倆在相貌與性格上確實有很多相似之處。有些照片看起來還很像。兩人都敢說敢做、口無遮攔,因此惹來不少爭議。而且巴頓將軍當時就說過自己有特殊的使命,這一點跟特朗普總統也很像,特朗普總統也說他是神選之人。

說這個故事其實是想說,我們在任何困境中,感覺無望的時候,最重要的是堅定我們的信念。相信,世間的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現在或許並沒有像你希望的那樣去發展,但不代表神沒有安排這一切。只是我們不懂得其中的深意,或許這次選舉,就是要暴露出那些邪惡的勢力,讓狐狸尾巴都露出來,最後能夠合情合理地將他們繩之以法。神最終也會借人的法律來懲罰這些惡人。我們只需要相信邪不勝正。堅定這一念!

就算這次特朗普總統暫時沒有勝出,也不要覺得灰心喪氣。8月28日,網上有一個對美國總統大選的預測,說拜登得財團(49國)扶持,靠不光彩的手段,使特朗普選票流失,排名落後。 戌月末拜登宣佈當選,亥月初被特朗普發起異議推翻選舉結果,拜登下台,有可能入獄。

聽起來跟現在發生的事情好像暗合,不管會不會這樣發展,我想大家應該做好一些心理的準備,怎樣去面對接下來會發生的一些大事。我相信堅持正義,堅定信念,我在這裏陪伴大家一起走過這段最艱難的日子,永不放棄!

好,今天說到這裏,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本影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