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網絡消息顯示,多家快遞公司發生快遞小哥罷工事件,涉及罷工的快遞公司,涵蓋「四通一達」。而罷工的原因被指是快遞小哥因派件費被大幅降低,紛紛停工或轉行,導致快件配送積壓。

快遞業罷工潮蔓延

快遞業異常,網絡統計列表顯示,元通、神通、中通、白石匯通、雲達五家快遞公司異常情況在一個月內仍在增加,這些網點涉及湖南、四川、江蘇、上海等省市,經營情況明顯為 "異常網絡"、"快遞貨物嚴重積壓"、"無人值守配送" 等。

「快遞罷工」是近期中共互聯網上不斷發酵的話題,隨著大陸雙十一網購高潮的來臨,這個話題更加引人關注。

儘管這一消息遭到多家快遞公司否認,但微博上不斷曝光出多家快遞網點停運的消息,其中包括中通、申通、天天、郵政、圓通、韻達、百世等名下的網點均出現了停運。

有快遞業員工透露,其主要原因是拖欠工資導致快遞店罷工、關店而影響包裹交付的網點。許多拖欠工資的渠道至今未能解決。

有多名消費者表示,近期遇到了快遞延誤、甚至快遞到了家門口被退回的情況。淘寶商家也證實,一些區域快遞停發。

河南登封一名本地博主稱,10月26日,由於自己一個中通的快遞信息多日遲遲沒有更新,就直接去了快遞分揀中心,發現快遞物品堆積如山,現場有不少用戶由於等不到快遞自己上門尋找,發現該網點僅剩1名工作人員,有很多已經轉行去做外賣員了。

10月12日,中共《三湘都市報》報道,湖南長沙韻達快遞觀沙嶺服務站因經營不善,大量快遞延誤、丟失,員工工資被拖欠數月,大量快遞票件積壓。一快遞員表示,該服務站已拖欠20餘名員工共計30幾萬元工資,自己從4月到現在只拿到5,000元工資。

快遞業血拼價格戰 傷及快遞小哥收入

有分析稱,快遞業罷工潮與快遞小哥收入被大幅降低有關。

目前中國大陸順豐、百世、圓通、德邦、中通、申通、韻達7家快遞公司佔據了主要市場份額,但「同質化競爭」嚴重,為了爭奪市場份額,價格戰成了主要手段。

而快遞企業之間越演越烈的價格戰,導致收件價和派件費降低,末端網點和快遞員的收入也相應降低。有快遞員稱,現在派件費扣除短信費、電話費後,一單只能賺0.25元。

有報道稱,此前快遞小哥派送一單可以拿1-1.5元,如今,總部未進行任何協商便單方面降低派送費。業內人士透露,目前,浙江、廣東直接降至0.5元,而網點至少要給快遞員0.9元,虧損部份只能從其它件裏找補,甚至導致網點虧損。多名快遞公司快遞員均表示,配送費降低後,快遞小哥的工作意願也隨之降低,離職的員工越來越多。

據了解,目前中國快遞業界除了順豐之外,所有的快遞員都沒有底薪,收入主要靠派件費。在調低派件費前,一個「四通一達」的快遞小哥每月派件9,000票,收入約9,000元,剔除3,000元左右的快遞櫃、驛站費用與500元雜費,實際到手約5,500元,降低派件費後,收入直線下降至3,700左右,如果遇到投訴,還面臨著被罰款。

中共的郵政局監測數據顯示,2020年9月快遞業務量完成80.9億件,增速創3年來新高。但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儘管大陸每年的快遞量和快遞業務收入在攀升,但每單的快遞單價卻不到10年前的一半。

時事評論人陸天明認為,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低層員工都是最悲慘的,幹的最累的活而收入卻被嚴重壓搾,各個行業都是這樣。快遞小哥作為快遞業低層員工,降低成本時一定是首先考慮降低他們的收入。這是中共特色,影響整個中國社會。

一些分析師表示,自 2019 年 5 月快遞行業價格戰爆發以來,快遞業基層分店和基層快遞員的收入被擠壓到了生死存亡的紅線上,分銷網絡的不穩定性也在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