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美國總統大選的最後投票日,大選結果很快將揭曉,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勝選沒有懸念。

這次總統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次選舉。它不僅僅是特朗普和拜登之間的選舉,也不僅僅是共和黨和民主黨之間的選舉,而是關係美國乃至人類未來命運的選舉,事關選擇自由還是暴政,選擇法治與秩序,還是暴力與混亂,選擇傳統價值和普世價值,還是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

正因為此,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驚心動魄、激動人心的大選。全美國乃至全世界所有反特朗普的勢力都出動了。與此同時,全美國乃至全世界所有支持特朗普的人,都站出來了。

特朗普總統的造勢活動,常常是人山人海,歡聲雷動。成千上萬輛汽車、成千上萬的船隻,組成浩浩蕩蕩挺特朗普隊伍。甚至連隱居密林深處、不問政事的阿什米人,也趕著馬車,出來支持特朗普,從美國到以色列,無數人為特朗普祈禱。

10月1日,特朗普總統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經過3天住院治療,竟奇蹟般康復,佛仿得到神的加持一樣,變得精神抖擻。至大選投票日的最後兩天,特朗普連續舉行了10場演講,感動無數選民。一批又一批曾反對他的人,轉而公開支持他。11月3日凌晨3點多,特朗普返回白宮時,許多支持者守在白宮外,等待他的歸來。特朗普特地停下來,與他們熱情互動。

在美國生活32年、經歷8次總統大選的華裔學者曹長青,對特朗普的競選活動進行了追蹤報道,感慨萬千。他說,從未見過美國民眾如此發自內心地熱愛一位總統。

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有許多感天動地的場面,將永載史冊。

特朗普是在美國建國200多年遭遇最大危機時,投入總統大選的。他所承受的壓力之大,是很多人無法想像的,也是很多人難以承受的。但是,特朗普憑著對神的堅定信念,硬是頂著狂風暴雨,闖過來了。

說特朗普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可以列舉很多事實,諸如經濟奇蹟等。關於這些,已有很多人論述了。這裏,我更想說的是,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特朗普擊風搏浪,「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

頂住主流媒體反對的強大阻力

特朗普競選總統時,當選總統後,一直到今天,沒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報紙,沒有一家屬於自己的電台、電視台,沒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刊物,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網站。美國90%以上的媒體都是反特朗普的。當初,他唯一能發出自己聲音的,僅僅是一個「推特」。推特也不是他家的,人家想封他就封他。

在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反對的情況下,特朗普當選了。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職19分鐘後,《華盛頓郵報》宣佈:「是彈劾行動開始的時候了。」之後,幾乎所有主流媒體持續不斷反特朗普反了4年。

2020年總統大選期間,有人對美國廣播公司(ABC)、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和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6月1日至7月31日的晚間新聞做了分析。結果發現,這些新聞節目報道特朗普的時間為512分鐘,幾乎都是負面的;報道拜登的時間為58分鐘,幾乎沒有批評。對特朗普的負面報道比拜登多150倍!

4年來,特朗普一直在跟假新聞幹仗。就是在這樣險惡的媒體生態環境下,特朗普創造了許多舉世矚目的奇蹟。

頂住民主黨反對的強大阻力

2016年特朗普競選總統時,他的對手是民主黨人希拉莉。希拉莉曾被評為「全美100位最具影響力律師」,當過8年第一夫人,8年參議員,4年國務卿,獲得的個人捐款高達4.97億美元,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力挺她,相當多有權、有錢、有學問、有名望、有地位、有國際影響力的人支持她。

特朗普此前沒有任何從政經驗,沒有華爾街大老闆做經濟後盾,沒有科技大老闆做技術後盾,在政界沒有廣泛的人脈,獲得的個人捐款為2.47億美元,不到希拉莉的一半。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曾100%肯定地說:「我持續堅信:特朗普不可能當選總統。」當時有太多民主黨的名人、學者、各類專家,堅決反特朗普。

但是,特朗普衝破一切阻力,成了那個「笑到最後,笑得最好的人」。特朗普出人意外的勝選,觸動了相當多民主黨高官顯貴的神經,從他勝選的那一刻起,民主黨發起了一場持續4年的將他趕出華盛頓的運動。

其中主要有:持續達3年、花費納稅人3000多萬美元的「通俄門」調查;以「濫用職權和妨礙國會」為由對他進行彈劾;用盡一切辦法阻撓他提名的卡瓦諾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當著全世界電視觀眾的面,撕毀他的國情咨文;在他感染「中共病毒」住院3天剛出院之際,佩洛西準備利用憲法第25修正案,以健康為由將他趕下台;在最後的投票日到來前,佩洛西稱:「無論周二的選舉最終計票結果如何,他(祖·拜登)都將當選,(2021年)1月20日他將宣誓就任總統。」

4年來,民主黨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反特朗普,甚至反到了讓人不可思議的地步。

但是,無論民主黨怎麼反對,都沒有動搖他「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堅定信念,都沒有動搖他捍衛美國國父們確立的立國原則。

每次大關大難,他都憑著對神的信仰,求助神賜予的智慧和勇氣,渡過難關。 ​​​​

頂住「深層政府」反對的強大阻力

特朗普上任以後,發誓抽乾「華盛頓的沼澤」。因為這裏有一個盤根錯節而又腐敗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這個「深層政府」是在他這個「政治素人」入主白宮前幾十年間形成的美國權貴利益集團。他們有民主黨人,也有共和黨建制派成員。

2016年總統大選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使用私人服務器,處理涉密工作信函、並刪除3萬多封郵件的事件不斷發酵。「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不斷爆料希拉莉郵件的絕密內容,內含洗錢,勾結媒體打擊對手,拋棄台灣換取中共免除美國債務等,特別爆料了班加西事件中希拉莉的涉罪疑點。巧合的是,很多反對希拉莉當選總統的污點證人或律師離奇死亡。美國《政治內幕》網站當年8月統計,克林頓家族圈子裏或與該家族有關聯的人中至少46人神秘死亡。當時,幾乎所有主流媒體對這些疑點都一聲不吭,相反,竭力為希拉莉競選發聲,稱郵件洩露是俄羅斯間諜所為等。

2012年9月11日晚,美國駐利比亞班加西的大使館,突遭恐怖份子襲擊。美國大使史蒂文斯等4人遇害。網上曝光的疑點有,事發前,史蒂文斯向美國國務院發了600多次郵件,請求增派保安人員,沒有得到任何回復。恐怖份子襲擊使館時,大使多次向華盛頓求救。持續8小時的恐怖襲擊過程中,得到信息的時任國務卿希拉莉,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都沒有採取救援措施。

2020年10月13日,前中央情報局特工派洛特爆出驚人消息:恐怖份子本.拉登沒死,被打死的是替身,其真身已轉移至伊朗。為了讓伊朗保守秘密,時任總統奧巴馬、副總統拜登、國務卿希拉莉,向伊朗匯去1520億美元。他們還故意製造了讓海豹六隊22位隊員殉難的滅口事件。

10月14日,《紐約郵報》獨家報道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家族,利用他的權勢在烏克蘭、中國等許多國家牟取暴利的醜聞。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說,拜登涉五宗聯邦重罪。

如果上述事實查證實屬的話,原「華盛頓沼澤」內的許多高官,都將進監獄。或許,這是「深層政府」拚死反特朗普的原因。

當特朗普這個「外人」一頭扎進華盛頓這個深不可測的「沼澤」時,遇到「深層政府」的阻力之大,超乎想像。不過,正如特朗普女兒伊萬卡在演講中所說:「華盛頓沒有改變唐納德·特朗普,唐納德·特朗普改變了華盛頓。」

發起對中共的全面圍堵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東歐劇變後,中共成為全世界最後一個最大的共產主義政黨。

中共利用特朗普之前4任美國總統——老布殊、克林頓、小布殊、奧巴馬——持續28年對中共的「綏靖政策」,迅速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無孔不入地向美國乃至全球滲透,成為美國乃至全球的最大威脅。

2017年1月特朗普上任後,開始從戰略上扭轉這種局面,將中共定義為美國的頭號對手,以貿易戰為先導,從政治、軍事、外交、科技、金融、新疆、香港、台灣、西藏、人權、宗教、意識形態等各個領域,對中共發起全面圍堵。

到2020年,因中共人禍導致大瘟疫全球大流行,美國發生二戰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大災難。特朗普政府對美國與中共的關係進行了系統、全面、深入的反思。得出的結論是:從上世紀30年代起,美國一直在誤判中共;中共危害美國和全球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的意識形態,在於中共是一個馬列主義政黨。

到今年7月,特朗普總統正式確立了從地球上剷除中共的「滅共戰略」。以今年7月21日美國勒令中共必須 72小時內關閉駐侯斯頓總領事館為標誌,美國的滅共戰略正全面展開。

用特朗普總統自己的話說,4年來,他對中共採取了美國歷史上最強硬、最大膽、最強大、最有力的行動。

可以預見,在特朗普總統的第二任期,「滅共」將成為其外交的頭等大事。特朗普有望成為繼列根總統解體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之後解體中共的又一位偉大的美國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