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在即,執法機關一直在關注「外國勢力」干擾大選。美國情報高官閉門會透露,受到外國勢力影響的美國國會議員已多達約50人,中共是主要侵略者。

多達大約50名議員成威脅目標

近日,《國會山報》(The Hill)發表獨家報道,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於9月向國會議員通報表示,針對國會的外國勢力威脅比以前已知更為廣泛,北京是主要侵略者。

《國會山報》報道,拉特克利夫帶領其情報官員分別在眾議院和參議院的情報小組閉門會上介紹了這種威脅,並告知立法者,迅速崛起的外國勢力威脅來自中國(中共)、俄羅斯和伊朗。

據該報道,拉特克利夫估計大約多達50名國會議員成為了外國勢力威脅的目標。但在簡報中,他拒絕指出是哪些國會議員成為了目標,也沒有暗示,是否一個黨派的成員成為威脅目標的情況比另一個黨派更嚴重。

就外國勢力威脅的來源國家而言,一名情報官員告訴《國會山報》說:「(情報界)已經意識到,中國(中共)針對國會議員的影響行動大約是俄羅斯的六倍,是伊朗的十二倍。」

拉特克利夫曾在8月底通知美國國會,他正在從面對面簡報轉向主要通過書面情報報告方式提供選舉威脅更新,但他仍將親自向他們通報情況。他說,這是因為有議員洩露簡報機密,歪曲情報信息,誇大來自俄羅斯對美國總統大選的威脅,刻意淡化中共威脅。

國家情報總監統領著美國的情報體系,並指導國家情報計劃,是美國總統、國家安全會議和國土安全會議中有關國家安全情報事務上的主要諮詢對象,並統領著包括16個組織的美國情報體系。

中共做法隱蔽 美區分影響政策還是干預選舉

一些議員對拉特克利夫所說的「干預」提出異議,並表示應該把自外國政府游說、外國政府壓力或外國政府影響與干預選舉區分開來。

《國會山報》報道,一些消息人士說,拉特克利夫似乎正在將各種努力進行分類,比如,將中國(中共)通過游說國會議員支持某個議程的行為歸為干預行為,雖然這是一種相當普遍的外國做法。

一位情報官員認為,外國政府暗中影響國會議員的某些努力應被視為影響選舉甚至干預選舉。該官員提供了一個假想的例子:一家中國公司僱用了數百或數千名美國工人,並在中國(中共)政府的指示下或受到了來自中國(中共)政府壓力、威脅或賄賂當地工會負責人,要求立法者在國會支持親共或反對反共的立法,否則可能會失去所有工人的選票。不管立法者的決定是否受到影響,其選舉結果可能受到了影響,這意味著中國(中共)政府不僅在背後努力影響美國的政策,而且在影響美國立法者的連任。

雖然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活動的主要目的和意圖是影響親中立法,所以它不被視為影響或干預選舉。但這位官員認為,威脅或賄賂的使用顯然會影響選舉的潛在結果。他說:「不同的國家以不同的方式進行干擾。中國(中共)正在影響政佔有國會席位的政策制定者。」

其他專家表示,是否影響或干預選舉,取決於外國政府的最終目標。

10月28日,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代理主席魯比奧參議員(Marco Rubio)表示,無論是在選舉日還是選舉日之後,對手都在試圖干預美國大選。

他在推特上寫道,「警告。我們的對手準備的大量虛假信息攻擊是針對選舉日前後進行的」,「他們來的速度可能比發現他們的速度還要快,一點忠告,說法越怪異誇張,就越有可能是外國干預。」

中共及其實體  對美國各級政府進行滲透

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沃納參議員(Mark Warner)的發言人對《國會山報》表示,沃納「完全同意魯比奧參議員的推文。」

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今年8月曾點名中國(中共)和俄羅斯將繼續使用隱蔽和公開手段,試圖影響美國選民的偏好和觀點,增加美國國內的不和,削弱美國人民對民主進程的信心。

9月4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周五表示,在尋求干預美國大選的國家中,中國(中共)有最大的計劃,且最活躍。他表示,美方已向中、俄明確表示,干預大選將面臨重大後果。

《新聞周刊》在歷經4個月的調查,採訪了二十多位分析人士、政府官員和中美事務專家後,於10月26日發表調查性文章。文章披露了600個團體與中共在美國的影響力活動有關。

文章指出,專家們表示,干預美國選舉的活動只是中共多年來更大規模、更深入的影響和干涉活動的冰山一角。從長遠來看,這是一個更令人擔憂的威脅。

《新聞周刊》的調查發現,中國共產黨和其它與中共政府有聯繫的實體,一直在美國通過聯邦、州和地方層面開闢多重渠道,創造條件並建立人際關係,以進一步推進北京的政治和經濟利益及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