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上市吸引天量資金入中港金融市場,被視為資本「盛宴」,此時,中國將股票上市審批制改成註冊制,中共高層頻頻強調以註冊制為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主導,並出台多項政策、法規以配合,中共當局在資本市場的部署意圖越加清晰,將股市變成沈澱人民幣氾濫發鈔蓄水池,螞蟻上市所背負的角色亦浮出水面。

螞蟻集團上市熱炒 吸引全球資本

螞蟻集團在中、港兩地火熱上市,吸引全球資本。日前市場估計,螞蟻在A+H股共將籌集至少344億美元;據獨立資產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於近期對94個投資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多數受訪者預計螞蟻集團估值在3,000億美元至3,750億美元之間。

10月29日,螞蟻集團開啟A股網上申購。此次螞蟻集團在A股上市最終發行價格為68.80元/股,網上發行數量為6,683萬股。同時,螞蟻集團在A股戰略配售數量約13.37億股,佔其A股初始發行數量的八成。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此次螞蟻上市,面向大陸散戶發售部份的認購金額已達到2.8萬億美元,參考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這一認購規模相當於世界第6大經濟體,英國在2019年GDP規模。

香港市場方面,截止10月30日下午,據市場信息統計,約有155萬人認購,以香港750萬人口計,即近每5名港人中便有1人認購螞蟻,超認購近390倍。同時,螞蟻集團在香港上市,凍資高達1.3萬億港元。

螞蟻上市,除反應火爆的散戶,並彙集全球數十家大型投資者。據悉,全球有29家機構投資者加入對螞蟻集團的投資。有行業人士表示,從配售金額上看,螞蟻集團的配售資金主要來自於阿里巴巴及支付寶平台的基金配售。

中資方面,阿里巴巴的全資子公司浙江天貓技術有限公司,獲配金額為502億人民幣,為最大戰略投資者;第二大為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旗下共33個社保基金組合),合計獲配68.88億人民幣;第三大部份包括5間公募基金,包括易方達、匯添富、華夏、鵬華及中歐,而這5間主要通過支付寶做代銷,募集戰略資金為600億人民幣。其餘還有多間中資投資機構,即中國建銀投資有限公司、中油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招商局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等。

在螞蟻集團此番上市之前,通過早前的三輪融資,已獲多個外國投資者投資,而這些投資者在今次上市中亦獲得不小份額配額。據大陸媒體披露,新加坡政府投資有限公司及加拿大退休金計劃投資局獲配金額均為19.68億人民幣,淡馬錫富敦投資有限公司、阿布扎比投資局的獲配金額也均達到約14.76億人民幣的水平。

除此之外,對螞蟻集團投資至少達到5億美元的外國投資者還包括馬來西亞的主權財富基金以及私招股權投資公司Silver Lake、華平投資、凱雷投資集團和泛大西洋投資集團。投資額度在2億至5億美元之間的機構包括共同基金管理公司普信、貝萊德和富達投資等。

螞蟻上市與中國資本市場政府導向密不可分

在螞蟻上市開啟資本市場「盛宴」之際,有投資界人士及外界人士發表了他們的看法。

香港信誠證券聯席董事張智威對港媒表示,螞蟻背負「歷史使命」,要凸顯在中、美貿易戰下,香港的融資能力及中國企業仍有吸引力。他認為,此次螞蟻刻意將入場門檻設置較低,目的就是為吸引大量民眾抽股。

9月中,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CPDC)成員之一,前美國陸軍研究院病毒疾病系實驗室主任、微生物學博士林曉旭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這是中共當局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之後,在備受國際詬病情況下,想要證明其可以穩住香港局勢,穩住香港金融地位的籌碼。所以中共一定會用盡辦法,調動國內資源,甚至通過行政命令迫使中資公司支撐螞蟻集團上市。同時,它亦在國際社會上調動華爾街力量,包括四大投行為這次IPO背書。」

此外,螞蟻集團僅用10天就完成了通常要2個月的上市輔導,而在36天即過會成功。螞蟻集團在A股的超速上市亦反映中共監管機構對其上市大放綠燈。

由此可見,螞蟻集團上市對中共當局在中、港兩地資本市場的運作似乎起著至關重要作用。

同時,有市場數據顯示,不僅螞蟻,整個中國資本市場在中共病毒疫情重創整體經濟的情況下,逆市而行。

據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KPMG)統計,今年前三季,上海證券交易所(上交所)與深圳證券交易所(深交所)預計共錄得294宗新上市項目,募資總額達人民幣3,557億元,比上年同期上升154%。

疫情下,在中國資本市場蓬勃之際,中國經濟正在從其他方面暴露其脆弱。據中共官方統計數據顯示,第三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4.9%,低於預期。原本預計全年GDP將增長2%左右,這是在過去三十年來,中國經濟數據最為疲弱的一年。

目前身居北美的金融專家麥先生分析透露,在今年全球經濟受重創背景下,螞蟻上市所集資資金創下歷史新高,其原因之一是北京發行貨幣太多,資金沒投資出路;其二,日前從北京官方公佈的五中全會公報預計,今年中國GDP金額將超過100萬億人民幣,約合美元15萬億元;此外,在美國量化寬鬆政策的背景下,北京料美元弱勢及零利率的政策會延續,中美利差繼續擴大。

麥先生認為,北京應是趁機擴大其資本市場,一來吸引外資進入,二來給中國大陸天量資金尋找新的「蓄水池」。他說,如同2016年,北京把超量發行的貨幣沉澱在房地產業,這次是把資金沉澱在股市裏。只有這樣,才能把通脹這隻老虎控制住,穩定社會。

在中共五中全會結束之後,中共當局開啟一系列部署,證實金融專家麥先生的分析以及外界對螞蟻上市所背負「任務」的猜測。

審批制到註冊制 中共為發展資本市場鋪路

中共五中全會結束後,如何在中美衝突加劇、外部環境不穩定的情況下,推動內循環的正常進行,中共當局開始了一系列部署。10月31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主持的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金融委)發佈新的政策,將全面實行股票發行註冊制,促進金融市場的開放。

劉鶴在會議上表示,要增強資本市場樞紐功能,全面實行股票發行註冊制,建立常態化退市機制,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推進金融雙向開放。完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加強制度建設以及提高金融監管。

中國大陸網站新浪網上有評論稱,金融委明確了資本市場改革新方向,也與今年6月劉鶴首次提出的「建制度、不干預、零容忍」資本市場發展方針中的「建制度」遙相呼應。第一財經還稱這是大陸股市的「改革提速」。

在中共當局明確以註冊制為發展資本市場的主導方向之後,前後有出台多項政策及行動為註冊制鋪路。

10月30日,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講話時亦提到,要以註冊制改革為龍頭,帶動資本市場關鍵制度創新。將在總結科創板、創業板試點經驗的基礎上,繼續按照尊重註冊制基本內涵、借鑒國際最佳實踐、體現中國特色和發展階段三個原則,穩步在全市場推行註冊制。

此外,今年3月,新《證券法》正式落地實施,而近日,《刑法》修正案也擬提高欺詐發行刑罰標準。

數據顯示,開市以來,科創板上市公司超過180家,IPO融資金額佔同期A股的一半。創業板涉及800多家存量上市公司、4,600多萬存量投資者。截至10月21日,創業板註冊制下的上市公司已有38家,市值合計超過7,000億元。

另有證監會數據顯示,目前大陸企業從IPO受理申請到完成註冊,平均用時5個月左右。去年以來,已有24家上市公司被強制退市,這一數字是之前6年總和的兩倍。

為超發鈔票找新蓄水池——股市

麥先生表示,中共全面實施股市的註冊制,這意味著未來將有大量企業進入股市直接融資,也意味著資本市場的進一步放開和坐大。其主要作用是為「超量發行的鈔票找到新的蓄水池」。

他表示,過去幾年中國超發印刷了大量的鈔票,但物價指數並沒有太大的提升,這是因為超發貨幣大多都流入了房地產。然而在房地產泡沫瘋狂發展幾十年之後,中共開始控制其發展,各類限購措施相繼出籠。並且房地產這個蓄水池已經滿了,水要溢出來了。

「恰好又趕上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中共態度的轉變,因此在外循環受阻的情況下,大陸提出了以國內的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但內循環的關鍵是要拉動消費,而消費的前提是民眾手上要有錢。錢從哪來?」麥先生說,「股市等資本市場就是來錢最快的地方。」

海通證券於今年7月發佈的一篇名為《貨幣超發與資產泡沫》的報告,報告統計了2002年以來,中國各類資產的回報率,並稱,從02年到19年,表現最好的兩類資產即是房市和股市,報告顯示其年化回報率分別為11%和10.1%。

可見,對於中共當局,股市是繼房地產之後最有力吸收資金的市場。

麥先生預測,中共把股市審批制改成申請制,這會大大加快企業上市步伐和範圍,很多國營企業通過混合體制改革,都將進入股市圈錢。他說,「這就給超發的鈔票找到了新蓄水池」

他表示,中共意圖是只要修好蓄水池,資金就會進入,無論是來自國內、國外股民或基金。只要有錢賺,各國資金都會進來,包括美國華爾街的資金,這些資金或許能幫中共再支撐中國經濟一段時間。

中國媒體《華夏時報》於今年7月發佈一篇題為「中國A股市值穩居世界第二後不止步「一個蘋果=茅五油+N銀行」激發A股牛市大猜想」的報道,屢次強調A股市場在位居世界第二的位置上不會止步,正透露出中共當局的野心。

在中共當局計劃將金融泡沫越吹越大之際,王岐山在10月24日出席上海金融峰會時突強調,金融脫離實體經濟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他說,「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邪路」,要堅持防範化解金融風險,使中國金融企業經得起開放條件下市場競爭。

中國金融業業內人士分析,王岐山意圖想恢復民眾對信用幾近崩潰的中國股市恢復信心,為這次圈錢大行動造市。

鑑於螞蟻上市的特殊任務,其上市後股價的走勢亦成為外界關注重點。

香港經濟學者羅家聰此前表示,「因資金正在被撤離,當局意圖藉螞蟻上市把香港市場搞旺、搞大。」

香港獨立外匯商品分析師盧楚仁表示,「金融界聽的多的都是「上帝若要你滅亡,必先使之瘋狂」。螞蟻集團今次是已被吹到天上,到了瘋狂程度。」

資本會選擇避險,還是會為螞蟻及中共繼續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