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媒體近日獲得傳聞稱,香港大學現任校長張翔所領導的兩個遴選委員會,前不久分別推薦了北京清華大學教授申作軍和宮鵬出任港大副校長,其中申作軍更是中共黨委委員,並且也是獲邀參與「千人計劃」的學者。他們與張翔都曾經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任教。因此外界指責張翔有任人唯親之嫌,擔心把共產黨那一套帶到港大,扼殺港大的學術自由。恰好習近平不久前連續發文宣稱教育要「鑄魂育人」,現在空降黨員出任港大副校長,令外界擔心香港的年輕人被洗腦,從而被中共「搞死香港」。

習近平擔心出現「制度的掘墓人」

中共喉舌雜誌《求是》分別在今年7月1日和9月1日,刊登習近平針對大陸教育而寫的文章,要求各級黨委把思想政治課建設擺上重要議程,「開展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鑄魂育人」,不能培養出「吃裏扒外、吃哪家飯砸哪家鍋的」中共「制度的掘墓人。」

於是,2020年秋季開學後,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開大學等許多大陸高校全面開設「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概論」課,而且還是必修課,學生一旦考試不及格就無法畢業。

在香港,近日突然傳出將由北京清華大學的中共黨委委員空降香港大學,出任副校長,令外界譁然。很多香港學者擔心中共也要對香港的大學生實行「鑄魂育人」。

害怕出現香港式的青年抗爭

針對中共在大陸的高校推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概論」課,而且還是習近平親自出馬在《求是》雜誌刊登文章發號施令,大陸政治學者吳強認為,習近平試圖在大學裏培養出清一色的「小粉紅」,要找到清一色對他忠誠的青年人。

吳強表示,習近平最害怕的是在中國內地出現香港式的青年抗爭,這是他現在加快腳步給青年洗腦的原因。

習近平的文章發表後,央視和中共的黨媒開始大力報道大學、中學和小學,甚至連幼兒園的小朋友,如何學習「習思想」,把這場洗腦運動炒成了熱點新聞。

而在香港,近日就突然傳出北京派出黨委委員空降到香港大學出任副校長的消息,令一些香港學者擔心中共「鑄魂育人」式的洗腦術,會毀掉香港的年輕人,從而「搞死香港」。

現任香港大學校長張翔。(網絡截圖)
現任香港大學校長張翔。(網絡截圖)

校友質疑現任港大校長的能力和經驗

據維基百科介紹,香港大學的現任校長張翔,原籍江蘇南京,他在南京大學物理學系獲得本科和碩士學位後赴美國留學,1996年獲得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機械工程系博士,曾任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機械工程學系講座教授。2012年他受聘為「南京大學校長人才工作顧問」。

2017年,張翔作為唯一的候選人被推薦接任港大校長。當時外界認為,有很多優秀的學者是港大校長的合適人選,張翔一定是得到北京的青睞,以及中共在背後操作,才能在沒有競爭者的情況下,成為港大的第一個大陸背景的校長。

港大校友關注組表示,有不少校友質疑張翔的管理能力和經驗,認為他不能勝任大學校長一職,同時校友們非常關注張翔是否能捍衛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

張翔的做派如同黨委書記

去年的7月1 日,「反送中」抗議民眾衝進立法會,7月3日,張翔發表聲明譴責此一事件是「暴力事件」及「破壞性的行動」。令許多港大學生、職員及香港市民非常不滿。港大學生會抗議張翔只是單方面譴責民眾衝進立法會,而不考慮整場運動的來龍去脈,也不願正視警方執法濫權和濫用暴力等問題,要求他撤回這份聲明。

7月10日,有港大學生向張翔遞交了一份有2,000人聯署的信件,並提出三項訴求,包括要求他收回7月3日的聲明,確保大學師生的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及承諾今後不會處分參與社會運動的學生及教職員。但張翔不作回應。

7月18日,張翔在港大師生的壓力下,不得已與香港大學的師生在大學禮堂進行對話,張翔從頭到尾都沒有答應撤回他的譴責聲明。

張翔在開場發言時重申,暴力永遠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是,當有人問他是否同樣會譴責警方濫暴時,他卻表示,警察濫用暴力的問題,要先經監警會的調查再作定論。

張翔在辯論會上甚至公開把香港特首的選舉和美國的總統選舉相提並論。

外界認為他的回答脫離了香港的主流民意,表明他與香港政府和建制派站在一邊。

作家余杰對此發文批評張翔在這次的對話當中的言論和做派,「不是一位有人文素養和民主胸懷的大學校長,而是一個矯揉造作、強詞奪理的中共黨委書記。」

三人在同校任教逾十年

張翔自2018年上任港大校長後,短短兩年便有多名副校長先後離職,外界一直盛傳他與港大原有的管理團隊不和,張一直希望籌組屬於「自己人」的團隊。

申作軍和宮鵬分別由兩個遴選委員會推薦給港大,但是這兩個遴選委員會的主席都是張翔。

經過媒體查證發現,張翔、申作軍和宮鵬三人的背景相同,都在大陸大學本科畢業,其後赴美加深造及從事教研工作。三人均為理科學者,亦曾同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任教。

宮鵬於1984 年在南京大學地理系本科畢業。張翔1985 年從南京大學物理學系本科畢業,倆人僅差一屆。宮鵬其後於加拿大滑鐵盧大學(University of Waterloo)攻讀博士,曾於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及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 UC Berkeley)任教,之後轉至清華大學地球系統科學系任系主任,亦是清華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大陸網絡作家方舟子2016 年批評宮鵬將讀者來信及評論文章,列入個人履歷的「論文」一項,質疑他誤導讀者。

另外,三人都曾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 UC Berkeley)任教,至少當了十年的同事。張翔從 2004 年起在該校工程學系任教,直至 2018 年出任港大校長才離職;宮鵬 1994 年加入該校環境科學、政策和管理系,最少執教至 2015 年,即倆人在 2004 至2015 年的11年裡面在同一所大學任教。

而申作軍在 2004 年加入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 UC Berkeley),直至現在仍在該校任教,與張翔同校任校約14年。

正是因爲有這樣的背景,外界認爲張翔很明顯有任人唯親的嫌疑。

申作軍的中共黨委委員資料被刪

北京清華大學校網有一則由「中共清華大學委員會」於2017年7月27日發出的「關於幹部任免的通知」,其中可以查到「工業工程系黨委換屆」的網頁,顯示有7人被任命爲工業工程系黨委委員,申作軍是其中之一。

另外,據清華新聞網 2013 年的報道,申作軍 2012 年曾獲選「千人計劃」的海外人才引進計劃。「千人計劃」在 2018 年起被美國聯邦調查局調查,有一些參與這個計劃的大陸科學家被美國以間諜罪被捕。

申作軍是山東大學學士畢業,之後分別獲得清華大學及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碩士及博士學位,曾在美國佛羅里達大學任教,2004 年加入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工業工程和運籌學系,現為該系系主任;目前還兼任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特聘教授,同為該系系主任。

申作軍作爲港大副校長(研究)的人選,他的中共黨員背景引起外界極大爭議。於是有港大消息人士對媒體解釋稱,申作軍並非中共黨員,在清華大學只是特聘的客座教授,2014 年起以客座身份任系主任,一年回校時間只有數星期,極少參與校政運作,亦無參與該黨委會議。至於校方網站曾顯示申作軍為黨委委員,消息人士稱 「有可能是網頁資料出錯,可能職員自動將其視為黨委委員。」

不過該消息人士也表示,除非申作軍親口向公眾否認自己的黨員身份,否則很難洗脫外界疑慮。

據《立場新聞》翻查清華大學的新聞公告,申作軍在 2016 年、2017 年分別以系主任身份參加全國工業工程博士生論壇、全校院長系主任會議,去年 5 月則以系主任身份,向國際顧問委員會匯報學系最新情況。《立場》亦透過搜索引擎的結果預覽、網頁庫存紀錄,證實清華大學校黨委常委會在 2014 年開會並通過,任命申作軍為工業工程系黨委委員,不過這些相關的公告現在也同樣遭到刪改。

黨委大於行政 直接控制港大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內地大學的黨委權力相當大,同級機構中一定是黨委大於行政機構,決策時以黨組織的命令為主,亦必定是政治先行。

劉表示,雖然現時未聞港大將成立黨委,他估計暫時亦不會將內地這一套搬到香港,但即使沒有黨委的組織,只要實質上在執行黨的要求和指示,已經是有黨委的功能,如同現在的香港政府,個個都北望大陸以身相許,還需要有黨委嗎?

身兼港大校董的港大校友關注組副召集人麥東榮表示,申作軍是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黨委委員,如果將來是由一名中共黨員掌控香港大學的研究方向,麥東榮非常擔憂香港大學將來是否仍有學術自由。

麥東榮還說,獲推薦出任副校長的申作軍(負責研究)和宮鵬(負責學術發展)都是校長張翔以前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舊同事,這在港大中央管理小組(SMT)中是「極端罕有」,給人用人唯親的感覺,「難道全世界學者的才華,都集中在這倆個舊同事身上?」

港大學生會會長葉芷琳表示,兩名副校長的遴選並無本科生代表參與,直言對人選感到不滿。葉指出,現時港大高層都不會有直接的政治聯繫,而申作軍卻身為黨委委員,將成為校政決策的中央管理小組(SMT)成員,認為這是中共嘗試直接控制大學的舉動。葉表示,由內地學者擔任負責研究和學術的副校長,亦令人擔心大學資源會進一步向以內地生為主的研究生傾斜。

香港教協副會長、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表示,從張翔與兩名被傳為副校長的人選的背景來看,擔心張翔有「用人唯親」、籌組自己人團隊的意圖。而且外界對倆名副校長人選的種種疑慮會減低港人對他們擔任的信心,要求港大有必要澄清他們的身份、解釋申作軍和宮鵬入選的原因,以及為何不先選用本港人才的原因,還有他們到底是以執行黨的指示為先,或者是捍衞學術自由為先等問題。

據香港大學的校務委員會成員向媒體證實,校委會將在下周二對倆名副校長人選進行討論並表決,如獲通過,倆人最快明年1月上任,任期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