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中全會前夕,中南海內鬥空前激烈。鬥得最狠的仍是江派與習派。

9月24日、25日,網上有自媒體爆出消息:江澤民、曾慶紅、孟建柱家族出手了,將存有習近平與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建立關係」等的三個硬碟,交給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美國司法部。此消息如果屬實,那麼,江、曾、孟與習的最後決鬥就已經開始了。

「習江鬥」始於2012年2月6日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叛逃至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時。王立軍將以下秘密洩露給美國:江、曾的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與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密謀,由薄在中共十八上接替周,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然後,擇機發動「政變」,廢掉習,由薄取而代之。

習得知後,2012年3月15日,抓捕薄熙來。從2013年1月起,為了從江、曾手中奪權,習發起「反腐打虎」戰役。5年查處440個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其中大多數是江、曾提拔重用的。一段時間,江、曾的處境岌岌可危。但是,到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習竟然與江、曾妥協。擒賊未擒王,必然遭禍殃。兩大「賊王」不擒,習能有好日子過嗎?絕對不可能。中共十九大前後,江、曾對付習的辦法有:

假裝認輸

習發動的反腐打虎戰役後,講過許多狠話,如黨內「存在野心家、陰謀家」,對此不能「投鼠忌器,王顧左右而言他,採取鴕鳥政策」;「如果不除惡務盡,一有風吹草動就會死灰復燃、捲土重來」;「任何人都不能心存僥倖,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也沒有『鐵帽子王』」;「與腐敗作鬥爭,個人生死,個人毀譽,無所謂」。

在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強力支持下,習反腐打虎的勢頭非常猛,一些嚴重腐敗分子「寧見閻王,不見老王(岐山)」,跳樓、跳水、服毒、上吊自殺的不少。

江一度想在已去世中共領導人的悼念名單中露一下名字都很難。曾從2015年9月3日後至2017年10月18日前,長達2年多,沒有公開露面。

中共十九大前,江、曾假裝認輸,與習妥協,承認「習核心」地位,同意將「習思想」寫進黨章;習自以為奪權成功,不追究江、曾的責任。

在習身邊「埋炸彈」

在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江、曾在習身邊埋了「三顆炸彈」:王滬寧、韓正、趙樂際,由此3人取代十八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江、曾的親信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

王滬寧從1995年4月起就在中南海為江、曾服務。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王滬寧異常低調,幫助習包裝所謂「習思想」,得到習信任。韓正是從上海市委書記調到北京的,是眾所周知的江派要員。趙樂際因是習的同鄉——陝西人,從陝西省委書記調任中央組織部長,再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被不少人誤認為是習的人,其實,趙是江、曾提拔重用的最年輕的省長,最年輕的省委書記,最年輕的中共政治局常委。

局中設局

中共十九大前後,江、曾及其親信,為了置習於死地,給習設了一個又一個局中局。

其一,歌功頌德

在劉雲山任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時,就出現了對習的歌功頌德之聲。比如央視「春晚」上,演員以習的大投影像為背景,高唱〈把心交給你〉;〈東方又紅〉等歌到處傳唱;習被稱為「最高領袖」、「最高統帥」、「總設計師」等;習的外交思想被認為超越西方理論300年。

在王滬寧主管宣傳後,對習的個人崇拜之風猛刮。聲稱甚麼「人民的領袖人民愛,人民的領袖愛人民」,有民眾高呼「萬歲」。習的畫像被掛在教堂、清真寺和佛教寺廟中,供人們頂禮膜拜。今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正凶時,出版所謂《大國戰「疫」》,歌頌習「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

這些阿諛奉承、溜鬚拍馬之詞、之做法,讓習聽著非常順耳,看著非常順眼,不知不覺陶醉其中。

其二,上海宣誓

中共十九大一結束,2017年10月31日,習帶領6位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到上海,在中共一大舊址,舉著拳頭,發誓為主張無神論的馬克思倡導的「共產主義奮鬥終身」。

這個活動很可能是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出的主意。在西方,宣誓是向神匯報,然後祈求得到神的保佑。美國人從結婚,到政府官員上任前都要宣誓。誓詞是說給神聽的,信守對神的誓言的人,才能得到神的保佑。

中共的誓詞是說給誰聽的?中共的老祖宗馬克思在1848年出版的《共產黨宣言》中的第一句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這不是一個比喻,而是一個帶根本性的問題。現今,美國政府對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與中共關係反思的結果是,中共是一個「馬列主義政黨」,中共的意識形態,決定了中共的行為方式。這個意識形態從哪裏來?就是從馬克思所說的「幽靈」那裏發出來。

「幽靈」是甚麼?就是中國老百姓說的「鬼」,或「魔鬼」,或「邪靈」。因此,中共的誓詞是說給鬼,或魔鬼,或邪靈聽的。你對它發誓,它就操控你。中共內政外交中的各種讓正常人不可思議的言行,都是這個「幽靈」操控的結果。

中共十九大前,習曾講過「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就因為他心存這一念,他的反腐打虎才得到神助。中共十九大後,習不信神明,成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所說的「破產了的極權主義的真正信仰者」,一步一步滑向毀滅的邊緣。

其三,《共產黨宣言》的迷魂湯

2018年4月23日,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這肯定是王滬寧的主意了。

2018年5月4日,中共舉辦高規格大會,紀念馬克思冥誕200周年。習發表長篇講話稱,紀念馬克思,是為了「向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致敬」,也是為了宣示中共「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真理的堅定信念」。這個講話稿肯定是王滬寧組織人寫的。

《共產黨宣言》的本質是甚麼?就是假、惡、鬥。171年來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99年的中共黨史、71年的「中共國」中,所有與正常人類相反的思想和行動,都源於《共產黨宣言》。

王滬寧不停地往習腦子裏灌這些黑乎乎的東西,習能不暈頭轉向嗎?

其四,修憲廢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制

2018年2月,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建議,刪除憲法中國家主席與副主席「不得連任多於兩屆」的規定。同年3月,中共十三屆人大一次會議通過憲法修正案,正式廢除了國家主席與副主席的任期限制。

中央委員會的這個建議最初是從哪裏來的?是習自己建議的嗎?習可能有這樣的想法,但自己提出倒也未必。我認為,很可能是王滬寧提議的。為甚麼說習有這樣的想法呢?因為習在第一任期抓了太多高官,樹了太多的敵人,他擔心一旦下台,可能有人找他算帳。

王滬寧整天揣摩習的心思,同時,又是江、曾安插在習身邊的最重要的「高參」。中共十九大後,江、曾、王時刻不忘給習「挖坑」,修憲廢終身制,是一個大大的「坑」。習樂意往下跳,王何樂而不為?

其五,到處「挖坑」

2018年3月習的國家主席第二任期開始後,中共內政外交出現一系列重大事件,如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運動、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大瘟疫全球大流行等。所有這些重大事件中,江、曾及其親信都在使勁給習「挖坑」。

以從武漢爆發的大瘟疫為例。2003年沙士(SARS)事件後,中共耗巨資建了一套傳染病網上直報系統。據中共黨媒報道,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對此系統給予高度評價,稱讚其規模、傳輸信息以及現實使用覆蓋,在全世界獨一無二。

2019年「兩會」期間,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對媒體說:「沙士(SARS)過去十幾年了,還會來嗎?沙士這一類病毒隨時都可能出現,但我很有信心地說,沙士類似事件不會再出現,因為我國傳染病監控網絡系統建設得很好,這類事件不會再發生。」但是,2020年,比沙士嚴重萬倍的大瘟疫還是發生了。

中共傳染病網上直報系統失靈,也是習造成的嗎?網上直報系統的上級是中國疾控中心,中國疾控中心的上級是衛健委,衛健委的頂頭上司是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一直運行良好的網上直報系統,一遇到大瘟疫,就失靈了,這不是有人故意搞鬼是甚麼?

其六,間離習李

7位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王滬寧、韓正、趙樂際是江、曾的人。

習第一任期向江、曾奪權時,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是習的重要盟友。習第二任期開始後,習李不和的說法廣傳。一個重要原因是,王滬寧掌控的宣傳機器對李克強活動的報道,經常是故意不報道,或滯後報道,或以貶損的方式報道,或報道與李的講話相反的言論等。

特別是2020年以來,習李不和的傳言越來越多。王滬寧這麼做的目的是,江、曾親信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已據3席,把李克強與習對立起來,習又少了一席。這樣,習在政治局常委會中最多佔3席。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嚴格地說,是團派,而不是習派。如此說來,習的鐵桿親信就只剩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一人了。

其七,間離習王

現任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曾協助習反腐打虎立下汗馬功勞,是江、曾派系最痛恨的人之一。

中共十九大前,江、曾動用一切力量間離習王,阻止王繼續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最終如願以償。但是,2018年3月,王成為國家副主席。這讓江、曾恨得直咬牙,擔心習王再聯手,繼續間離習王。

近期,有兩件與王岐山有關的大事:一是與王關係密切的紅二代、中國著名地產商任志強,因寫了一篇反習文,被重判18年。有報道說,王滬寧是整任志強的重要推手。二是長期跟隨王的原中央巡視組組長董宏被查。這件事最重要的推手,可能是現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

10月8日,美國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在推特上轉發一則有關董宏的爆料:董宏在官場份量頂三個孫力軍,董宏被拿下,說明中共內部將要出大事,中南海恐怕會地動山搖。這是暗示習可能要拿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否則,如何地動山搖?

最希望習抓捕王岐山的人是誰?江、曾是也。

習深陷局中局的原因

江、曾及其親信對付習的各種辦法,都是利用了習保黨、戀權、愛聽奉承話等心理。

中共十九大前,習與江、曾妥協,讓江、曾看到習有空子可鑽。江、曾是甚麼人?當今中國、當代世界上最蛇蠍心腸的人,最毒、最惡、最壞的人。習抓捕了江、曾提拔重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等,卻不識江、曾是中共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習稱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丟,卻不識江是當代中國最大的賣國賊;海外許多獨立調查充份證明:江是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魁禍首,習卻不願直面殘酷的事實。習「保黨」迷心竅,被江、曾及其親信一路捆綁,到今天,已處於「四面楚歌」中。

人算不如天算

江、曾一直在算計習。他們曾算計由十七屆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取代習,薄被判無期徒刑;曾算計由十八屆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取代習,孫也被判無期徒刑。

到2020年的今天,江、曾還在算計習,給美國總統和司法部送3個硬碟,企圖聯手美國,給習致命一擊,然後,全身而退,讓習當替罪羊。

但是,如今最大的天象變化是「天滅中共」。「天滅中共」必然滅江、曾,這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天算」。

現在,看來江、曾、孟出手了,要滅習。這個消息已傳遍全世界,習肯定也知道了。習會坐以待斃嗎?2018年1月5日,習曾講過:「必須先從家裏自殺自滅起來」,就是從中共黨內「自殺自滅」起來。中共就是一部你死我活的「絞肉機」,已經絞殺幾十年,在「天滅中共」前,肯定會繼續「絞殺」下去。

可以預見,中共將在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的強大外部壓力和內鬥中走向最後解體。江、曾無論採取甚麼手法,都逃脫不了被清算的下場。

習如果堅持保黨,黨滅亡時的所有惡果,習必須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