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5月重啟之後,江派常委王滬寧主管的中共文宣系統,刮起一股狂熱的反美、猛批「投降派」的旋風。為何現在突然猛批「投降派」?在中共的話語體系裏,「投降派」並非真正的派別,而是整人的大帽子、打人的鐵棍子。王滬寧背後的真正用意為何?

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筆桿子」,是江、曾的親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繼任者,是目前中共意識形態工作的總管。

今年5月初,中美貿易談判破裂、中美貿易戰重啟之後,王滬寧主管的中共文宣系統,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刮起了一股狂熱反美、猛批「投降派」的旋風。

「投降派」的來歷

在中共的話語體系裏,「投降派」不是一個真正的派別,而是整人的大帽子、打人的鐵棍子。這一說法源於中共獨裁者毛澤東文革期間說的一句話。1975年8月13日,陪毛澤東讀書的北京大學中文系女教師盧荻問:「《水滸》一書的好處在哪裏?」毛澤東回答說:「《水滸》這部書,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

那麼,誰是當時中共黨內的「投降派」?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是也。早在1973年,毛澤東曾嚴厲批評周恩來在與美國國務卿基辛格的談判中,沒有向他請示,就向美國承擔了搞軍事合作的任務,接受了美國的核保護傘。當時,毛澤東指示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狠批周恩來「投降賣國」。到了1975年,毛澤東評《水滸》的話一出口,毛澤東的妻子、「文革旗手」江青立即心領神會,與毛澤東的筆桿子姚文元一合計,立即將鬥爭矛頭指向周恩來,中共黨媒發表了大量批「投降派」的文章。

誰是當今的「投降派」?

筆者認為,王滬寧猛批的「投降派」,就是準備跟美國簽署貿易協議的習近平。首先,去年12月1日的「習特會」上,是習近平先向美國總統特朗普作出承諾的。習不僅主動承諾作出結構性調整,還承諾購買超過1.2萬億美元的美國商品等。其次,到今年5月3日前,中美已就95%的議題達成協議。副總理劉鶴在十輪談判中的立場,是習的立場。4月4日,習請劉鶴轉告特朗普:「兩國經貿協議文本關鍵問題上取得新的實質性進展」,希望「及早」完成談判。特朗普也表示:「我們已就一些最棘手的問題達成共識」。4月25日,特朗普說,他很快將在白宮招待習近平主席,最終敲定中美貿易協議。

就在中美貿易協議即將簽署的前夕,5月3日,中方突然對已作出的承諾「反悔」。5月5日,中美貿易戰重啟。儘管如此,習近平仍決定派劉鶴到美國談判,還給特朗普寫了一封「非常漂亮的信」,表達了達成協議的願望。隨後,王滬寧在中共黨媒上掀起新一輪反美浪潮;不久,開始大批「投降派」。儘管如此,6月7日,習近平在俄羅斯聖彼得堡說:「很難想像美國會與中國,或中國會與美國完全斷絕關係。我們不希望如此,我們的美國夥伴也不希望如此。特朗普總統是我的朋友,我相信他也不希望如此。」

就在習近平說特朗普是「我的朋友」當天,新華社發表〈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再次「炮轟投降派」,稱「投降派」「執迷不悟、一意孤行的前方是萬丈深淵」,大有警告習近平不要向美國示好,不要再與美國談判,不要向美國「投降」之意。6月16日,王滬寧主管的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發表〈認清本質 洞明大勢 鬥爭到底——中美經貿摩擦需要澄清的若干問題〉。這篇文章是在6月底的「習特會」前,再次對習發出「強烈警告」。

為何現在猛批「投降派」?

習近平上台前5年,概括起來說,只做了一件大事,以「反腐打虎」的名義,從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澤民集團」手中奪權,抓捕了江派許多高官,這便是眾所周知的「習江鬥」。江、曾對習恨之入骨。遺憾的是,習反腐打虎「擒賊沒擒王」,沒有抓捕「賊王」——江澤民、曾慶紅。習的第二個任期開始後,習自以為大權到手,不想繼續「習江鬥」了;但是,「江習鬥」悄然上演。趁中美貿易戰把習打的焦頭爛額之際,江、曾人馬不斷給習攪局。最突出的:一是在中美貿易談判中攪局,二是在香港強推修訂《逃犯條例》攪局,目的是趕習下台,置習於死地!

美國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跟美國搞好關係,簽署中美貿易協議,對中美兩國人民都有利,對習近平擺脫中美貿易戰引發的內政外交危機,至關重要。但是,對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權貴家族,利用特權「悶聲發大財」不利。因此,他們變著法子也要把它攪黃了。王滬寧是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的所謂「國師」,靠著刻意低調和幫習包裝「習思想」,騙取習的信任,在中共十九大上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

中共十九大以來,王滬寧的歪點子一個接一個,比如,讓習到上海重溫入黨誓詞,大搞對習歌功頌德的「高級黑」,學習臭名昭著的《共產黨宣言》,紀念撒旦信徒馬克思冥誕200周年等,一步一步把習往坑裏帶。去年中美貿易戰之初,高調反美;今天,在高調反美的同時,又大批「投降派」。現在,已經看得非常清楚,王滬寧是江澤民、曾慶紅安插在習身邊的最大攪局者!王滬寧猛批「投降派」,實際上是想阻止習近平與特朗普談判貿易協議。然後,將中美貿易戰的一切惡果,推到習身上,讓習當替罪羊。

如果真要辨一辨誰是「投降派」的話,將相當於40多個台灣的中國領土無條件送給俄羅斯等國的江澤民,才是真正的「投降派」。但是,至今為止,王滬寧從未批江澤民「投降賣國」!王滬寧批「投降派」是假,替江、曾出氣,企圖除掉習是真!

王滬寧的結局如何?

經過習近平幾年的反腐打虎,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勢力已被嚴重削弱,現在已是強弩之末。在中共黨內,一直是「槍桿子」說了算,「筆桿子」不過是「槍桿子」手中的工具而已。

6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中說:「我和習近平在電話裏進行了很好的交談」,「在下周日本的20國集團峰會上,我們將舉行延長會議,我們各自的團隊也將在(習特會)之前開始會談。」6月19日,中美貿易談判恢復。手握「槍桿子」的習近平,仍準備跟特朗普握手言和。

從中共歷史看,替中共賣命的「筆桿子」,大多沒有好下場。跟隨毛澤東當了31年秘書的陳伯達,官至中央文革小組組長、中共政治局常委

1970年7月,陳伯達被打倒。毛澤東說:「我跟陳伯達這位天才理論家之間,共事30多年,在一些重大問題上從來就沒有配合過,更不要說很好的配合了。」1971年9月13日,陳伯達被關進秦城監獄。1981年,被中共列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之一,判刑18年。

1965年為毛澤東打響文革第一槍、1975年猛批「投降派」的筆桿子姚文元,1976年10月6日被抓捕,後被關進秦城監獄20年。

王滬寧,這個習近平身邊最大的「奸臣」,其最後結局很可能是步陳伯達、姚文元的後塵。

(作者背景:中國問題專家,曾在中南海工作,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撰稿人王友群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