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不知通過何種手段,獲得了據稱是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二十多年的納稅申報數據,稱之為「九月驚喜」。

「《紐約時報》獲得了唐納德·特朗普二十多年的稅務信息,披露了舉步維艱的房產、巨額的註銷、審計之爭以及數億美元即將到期的債務。」

對此,唯一可能的回答是:那又怎樣?

當然,還有更多東西。畢竟,自總統宣佈參選之日起,其個人所得稅就成了「抵制特朗普」的大白鯨,而且他並未像承諾的那樣公佈他的納稅申報表。報紙不經意地宣佈,例如在《紐約時報》調查的18年中,總統「有11年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2017年當選總統後,他的稅單僅有750美元。」

此外,「他的許多標誌性企業,包括他的高爾夫球場,據報道損失了大筆資金,而這些虧損幫助他降低了稅款,同時他的財務壓力也在增加,因為他個人擔保的數億美元貸款即將到期。」

該報稱總統沒有違法行為,「記錄也沒有揭示任何以前未報道過的與俄羅斯的聯繫」。「特朗普賠了大量的錢以至於他能夠在10年中的8年避免繳納所得稅。」

如果每個人都試圖通過賺取零淨利潤來避免繳稅,我們很快就會破產。

目前,特朗普要求的一筆7,300萬美元的退稅正在審計中。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筆退款是根據巴拉克·奧巴馬總統簽署的法律,作為他應對經濟大衰退(the Great Recession)的一個措施。亞馬遜(Amazon)利用與特朗普基本相同的所謂法律「漏洞」,在2018年「慷慨」地支付了零美元的企業所得稅,那一年亞馬遜全球收入2,329億美元。這家電子商務巨頭在2017年支付了相同金額的稅收:零。

《紐約時報》備忘錄:根據美國國稅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的法規,沒有收入的人沒有繳納聯邦稅義務。實際上,有些人甚麼也不欠,甚至可以通過所得稅抵免獲得「退款」。

同時,終身「公務員」喬·拜登和他的妻子在2017年副總統任期結束後,通過演講和出書賺取了超過1,500萬美元的收入,如果不是因為他的「服務」,他們就不會得到這些錢。

未經同意公佈稅單是非法的

任何公民都沒有義務公開其私人財物信息和與國稅局的來往信息。候選人公佈稅單的「傳統」可以追溯到尼克遜政府時期,但這並不重要。而尼克遜的稅表是被一個不法的國稅局職員洩露給媒體的。

事實上,是媒體一直在推動這個「傳統」。

未經納稅人同意,不得擅自公佈個人納稅信息。事實上,美國法律第26篇第6103條明確規定,稅表和申報信息應保密,第7213條規定了5,000美元罰款和5年監禁的重罪處罰。

國稅局列出了私隱的例外情況,包括與州稅務機構、某些情況下的執法部門以及社會安全管理局共享信息。沒有任何規定允許任何機構比如州政府向記者洩露這些信息。

那麼總統的稅表是從哪洩露出來的呢?

可能的地點是奧爾巴尼(Albany)和曼哈頓。激進左派的紐約州總檢察長萊蒂婭·詹姆斯(Letitia James)無疑受到她的存心不良的的上司、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的慫恿;自她2019年上任以來,紐約州一直與特朗普作對。順便說一句,詹姆斯在2018年的競選中獲得了被定罪的金融罪犯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的兒媳詹妮弗·索羅斯(Jennifer Soros)的資助。

與此同時,曼哈頓地區檢察官小賽勒斯·萬斯(Cyrus Vance Jr.)也一直在調查總統和他的公司,他在7月份贏得了最高法院的裁決,即總統不能免於刑事調查,因此有可能獲得大約8年的個人和公司稅務資料。然而,總統已經就傳票的有效性向第二巡迴上訴法院提出上訴,而且無論三名法官組成的小組如何裁決,這個案子很可能會回到最高法院。

《紐約時報》註明:「《紐約時報》獲取的所有信息都是由合法渠道提供的。」這下好了。

問:銷贓者(fence)和記者有甚麼區別?

回答:沒有。

合謀

整件事情臭氣熏天,但我們已經開始期待民主黨媒體的報道了。拜登的競選團隊立即發起廣告戰:教師繳稅7,239美元;消防員繳稅5,283美元;護士繳稅10,216美元;唐納德·特朗普繳稅750美元。

談論稅收的問題在於,很少有美國人費心地區分個人所得稅(全國僅一半人口支付)和其它稅種,包括社會保障金和醫療保險(FICA),以及州和地方稅。更重要的是,自僱人士實際上要支付雙倍的FICA稅,因為假設僱主和僱員沒有平等分擔負擔。

逐項申報者(一般佔納稅人的30%左右,大多是高收入者)被允許將資本折舊和抵押貸款利息等業務支出從總收入中註銷,以減少他們的應納稅所得額,不過自2017年稅改以來,這一數字已經下降。

然而,美國的稅收制度的基本原則仍然是:在利用了七萬多頁的稅法、過去的法規、裁決和註釋中所有可能的條款和例外情況後,你沒有義務支付比實際欠款多一分錢。如果有錢人想出於愛國心,給山姆大叔多寫一張大額支票,那沒有甚麼可以阻止他們的,雖然很少有人這樣做。

簡而言之,就特朗普個人而言,《紐約時報》的重磅炸彈是無事生非。這一切都是為了利用怨恨和無知來損害他的候選人資格。

然而,《紐約時報》所做的一件事就是儘可能地為廢除憲法第16條修正案提供最好的理由,該修正案於1913年確立,允許聯邦政府徵收所得稅,這是「進步時代」的修正案之一,其它修正案還有直接選舉參議員、禁酒令和女性選舉權。

美利堅合眾國存在的第一個世紀左右,財政收入主要來自關稅和消費稅。事實上,1895年,最高法院駁回了一項所得稅,理由是它沒有按照第1條第8款的要求在各州之間按人口分攤所謂的直接稅。

但是人們認為,消費稅對窮人的打擊比富人更大,因此,兩黨的進步人士認為,對富人打擊更大的所得稅「更公平」。因此,第16修正案使未分配的直接所得稅合法化。其結果是一個多世紀以來聯邦支出的無節制增長,國父們所理解的憲法賦予的自由逐漸減少,失控的國家債務接近27萬億美元。

更不用說創造了巨大的次級產業,包括稅務員、會計師、說客,以及很容易影響眾議院籌款委員會的議員,或者是在個人記帳和報稅準備上損失的大量時間和金錢。

這些人請繼續擔心特朗普是否支付了「公平份額」,然後準備好迎接11月的驚喜。#

原文Controversy Over Trump’s Tax Returns Is Much Ado About Noth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邁克爾·沃爾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編輯,也是《魔鬼的歡樂宮》(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這兩本書都由邂逅書局出版。他的最新著作《最後戰役》(Last Stands)是一本關於從希臘到韓戰的軍事歷史的文化研究,將於12月由聖馬丁斯出版社出版。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