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CCP Virus,俗稱COVID-19病毒)大流行已經導致全球約3,600萬人感染,逾百萬人喪生,經濟嚴重受損,無數人的生活發生改變。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的感染再次引發人們對該病毒的關注。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夫婦的感染,應推動全球向中共問責。

霍士10月2日發表評論文章指出,儘管中共政府在病毒爆發初期遲遲未向全球揭示病毒所構成威脅的真實規模,特朗普總統和一些國際領導人也對此提出譴責,但國際社會基本上是讓北京逃脫了責任。專家認為,特朗普總統和第一夫人的感染可能改變這一狀況。

特朗普追責中共掩蓋疫情 立場將更加強硬

捍衛民主基金會(FDD)中國政策高級研究員艾米麗・德拉・布魯耶爾(Emily de La Bruyere)告訴霍士新聞說,美國總統和第一夫人診斷出感染病毒是史無前例的,「影響將是巨大的,而且很難預測」,應該做的事情是更加明確中國(中共)對病毒的不當處理,對全球秩序以及美國國內體制帶來的破壞程度。

文章認為,對於中共在病毒爆發初期的處理和有據可查的掩蓋,特朗普的立場只會更加強硬。上個月,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的視像會議上發表演講,抨擊中共的同時,督促聯合國對中共追責。

「我們必須讓在全球掀起這場瘟疫的國家承擔責任。中國(中共)在病毒爆發的最早時期,限制了國內旅行,但卻允許航班離開中國、感染全球。」特朗普說。

他還說,中國(中共)政府和世界衛生組織(WHO)錯誤宣佈(病毒)不存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證據。世衛實際由中國(中共)控制⋯⋯後來,它們又錯誤地說,沒有症狀的人不會傳播這種疾病。

霍士稱,事實上,一些政策分析人士也指責聯合國沒有讓北京對病毒造成的損害擔責。美國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觀察到,雖然一些歐洲和非洲國家已經加入了要求世衛組織調查病毒爆發和傳播的行列,但中國(中共)影響了這個舉措,以至於這變成了一項對全球疫情響應的調查,而不是聚焦中國(中共)的失誤。

「沒有一個國家已經追究中國(中共)的責任。美國和歐洲有一些追責言論,但這些言論並沒有轉化為行動,」布魯耶爾說,北京不但沒被追究責任,它卻抓住機會制定國際標準,加強對國際組織的影響力,投資折舊的資產。而沒有人進行必要的盡職調查,以揭開這種病毒在中國的來源和產生方式,以確保不會再次發生。

但是,一些美國議員,主要是共和黨議員,正在緊隨特朗普總統,敦促中共作出回應。

霍士稱,儘管美國國會多位參議員提出了不同的法案,對中共進行追責,但外交政策專家們說,圍繞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眾多關鍵問題,它的起源和中共的相關行為,構成了新的問題。

「中國(中共)對本國民眾隱瞞信息的決定應該受到審查。」成斌說,「包括唐納德・特朗普和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內的國際主要領導人都感染了COVID-19,這一事實凸顯了無論大小,沒有人能夠免受這種疾病的侵害。中國(中共)政府對最初爆發的疫情處理不力,使其迅速擴大到境外,需要追究其責任。」

麥塔斯:預防病毒再次爆發的重要方面是責任歸屬

加拿大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告訴霍士新聞,「責任的歸屬和預防是兩個不同的問題。預防的一個重要方面是責任的歸屬。只要自私自利的掩蓋、否認、打壓舉報人和虛假敘事不用承擔任何後果,它們(中共)就會繼續這樣做。」

「政府、立法和法律體系需要將COVID-19傳播的責任,不僅歸咎於中國(中共),而且首先要歸咎於中國(中共)。」麥塔斯強調說。

他認為,最近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診斷更是明確了這一點。

中共則反駁了北京應該為病毒大流行負責的指控。中國的一些律師將病原體的責任甚至歸咎於美國,對包括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國防部在內的美國政府實體提起訴訟。

美國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成斌說:「美國應該繼續領導國際社會向北京施壓,要求北京對發生的事情和原因作出全面解釋。」

「不僅是為了確保問責,而且是為了避免未來的大流行病的發生。」成斌說。

前紐約市長、特朗普總統的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10月4日接受霍士節目「Fox & Friends Weekend」採訪時表示,中共要為特朗普總統感染中共病毒(冠狀病毒)承擔責任。

朱利安尼10月6日在推特上將冠病毒稱為「中共病毒」(CCP Virus)。在接受《英文大紀元》採訪時他解釋道,他是刻意使用該名稱的,因為他認為中國共產黨應為這一流行病負責,並稱該政權的瀆職行為是「戰爭行為」。

朱利安尼說:「早在告知我們的一個月到一個半月之前,中國(中共)就已知道(這種疾病)了。」

「他們儘管在中國國內實施了封鎖,卻在數個月間,允許了數以萬計的中國人到歐洲和美國旅行。」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