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全會的明線是出台兩個文件,一個是十四五規劃和2035遠景目標,另一個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這第二份文件,在決定召開五中全會的7月30日中共政治局會議沒有提到,是9月28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增加的。

圍繞兩個文件出台的台下較量,是五中全會的暗線,而這個暗線才是中共政局的實質所在。本篇解讀習近平出台這樣兩份文件的苦心,與此相關的中共內鬥的焦點及框架等等問題留待後續。

一、習「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苦心,全是白費

習當局宣佈五中全會「研究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為甚麼要把「十四五」和「2035遠景目標」結合起來?這樣的做法,中共歷史上也搞過,但不常見。習這次也這麼做,至少有四個意圖。

第一個用意,顯示正宗,顯示雄才大略,接跑「百年馬拉松」(「兩個一百年」目標)。當年鄧小平提「三步走」,習近平接棒,在2017年的十九大報告首提2035年遠景目標。這個2035年目標,對應的是鄧小平的第三步目標,但把鄧預估到21世紀中葉才能基本實現的「社會主義現代化」,提前了15年。

為突出2035年的時間點意義,習當局在確立諸多領域的發展目標時,都與2035年緊密掛鉤,如:在2035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出台《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2035年鐵路先行規劃綱要;深圳2035年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範例等等。

第二個用意,顯示權威。當年,毛澤東垂死之際,還搞《1976—1985年發展國民經濟十年規劃綱要》(1975年),當作一份政治遺產,要接班人按著搞,他也雖死猶生。

江澤民上台不久,1991年搞了個十年規劃和「八五」計劃;1995年又搞了個「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2010年遠景目標是針對胡錦濤的,基本覆蓋了胡的預定任期(2002—2012),真把胡當小弟看了。習近平這次這麼做,同樣也是指方向、定路線,畫圖紙。

第三個用意,暗示長期執政。毛、江搞規劃或遠景目標,是知道自己要完了或者必須交班了,要牽住後繼者,習則大不相同了。習在19大沒有按慣例確定接班人,又「修憲」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意圖很明顯,就是要長期幹下去,甚至終身。現在確立2035年遠景目標,這是不是暗示大家,我還有雄心壯志,我還來日方長,大家還得我帶著前進嗎?

第四個用意,洗腦。中共的「大宣傳」和「大外宣」嚷嚷「2035遠景目標的實現將是中共在西方自由主義民主方案之外提供的另一種路徑」。六四屠殺,西方明面制裁中共,暗中內通款曲(例如老布殊當年就派特使訪華),制裁不了了之,中共就此認定只要有足夠的利益誘惑,西方就能輕鬆搞定。

2008年金融危機後,中共就看不上西方了,加上中國2010年以來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開始宣稱「中國模式」、「中國方案」、「中國之制」。今年大瘟疫,這個調子又高亢一時。2035遠景目標,成為中共「人類命運共同體論」的一大支點。

以上四個意圖,習近平可謂煞費苦心;但是,在目前的局勢下,不要說到2035年,關鍵是中共能不能熬到2025年十四五結束?如果熬不到,這一切不都是癡人說夢嗎?畫餅充飢,這個餅也畫得太不靠譜了吧。

二、出台《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習是「慕虛名而處實禍」

當今中共內外交困,習自然是眾矢之的。然而,五中全會不討論急務,卻把審議《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當作主要議程之一,這並非習的好整以暇,而是亂抓救命稻草。

根據官媒報道,「制定出台《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是堅定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必然要求」,要求「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的組成人員要帶頭執行」,「各地區各部門和廣大黨員、幹部要強化貫徹《條例》精神的政治自覺」。

制定出台這個條例,正反映了習的危機。第一、習成了孤家寡人。在政治局常委、委員和中央委員會中,沒多少人把「核心」當回事,口頭答應、表面應付,同床異夢,離心離德。習盯著的事情,就按習的意思辦辦,也不盡全力,只求大面過得去;沒盯著的,那就一切照常,該怎麼搞就怎麼搞。你不是「打虎拍蠅」嗎?習和整個中共官員階層,從上到下,形成了某種對立。

第二、習解困乏術,愚蠢得把制定規章制度當成了救命稻草。習上台以來,花絕大力氣幹的一件事就是編製家法,先後發佈了黨內法規制定工作兩個五年規劃(2013—2017年)及(2018—2022年)。但是,規章制度制定出來又怎麼樣?它能自動執行嗎?不都得靠人嗎?古人都講「徒法不足以自行」。習攏不住人心,制定一萬個條例也不過就是一堆廢紙。

影響歷代君主「南面之術」甚深的《道德經》說得很明白:「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下多忌諱,而民彌貧」,「法令滋彰,盜賊多有」,等等。而習近平被黨文化所控制著,自覺不自覺得就是在「以邪治國」(「全面加強黨的領導」,而假裝看不見「亡共」的大勢),被政敵挖坑或被誤導自己給自己挖坑,卻不自知。只知道袁世凱的「稱帝」,而無睹曹操的「不居火爐」。

習的政治實力和手腕較鄧小平差得太遠,企圖心卻比鄧大了許多,如此下去,在黨內鬥爭中被吞噬是遲早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