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馬斯.施奈德(Thomas Schneider)手舉著「清晰思考」的旗子,和母親艾爾弗利德、施奈德(Elfriede Schneider)還有一群來自巴登符騰堡州施瓦本地區的民眾一道,坐在世界最高教堂——德國烏爾姆(Ulm)大教堂(Ulmer Munster,塔頂高161.53米)的廣場上,聆聽著每一位上台者的發言。

世界最高教堂——烏爾姆(Ulm)大教堂(Ulmer Munster,塔頂高161.53米)。(黃芩/大紀元)
世界最高教堂——烏爾姆(Ulm)大教堂(Ulmer Munster,塔頂高161.53米)。(黃芩/大紀元)

德國「橫向思維」於2020年9月20日在世界最高教堂——烏爾姆(Ulm)大教堂前舉辦活動,呼籲德國政府保障《基本法》。(黃芩/大紀元)
德國「橫向思維」於2020年9月20日在世界最高教堂——烏爾姆(Ulm)大教堂前舉辦活動,呼籲德國政府保障《基本法》。(黃芩/大紀元)

德國「橫向思維」於2020年9月20日在世界最高教堂——烏爾姆(Ulm)大教堂前舉辦活動,呼籲德國政府保障《基本法》。(黃芩/大紀元)
德國「橫向思維」於2020年9月20日在世界最高教堂——烏爾姆(Ulm)大教堂前舉辦活動,呼籲德國政府保障《基本法》。(黃芩/大紀元)

德國「橫向思維」於2020年9月20日在世界最高教堂——烏爾姆(Ulm)大教堂前舉辦活動,呼籲德國政府保障《基本法》。圖為集會主席台。(黃芩/大紀元)
德國「橫向思維」於2020年9月20日在世界最高教堂——烏爾姆(Ulm)大教堂前舉辦活動,呼籲德國政府保障《基本法》。圖為集會主席台。(黃芩/大紀元)

托馬斯·施奈德和母親的周邊,站立或坐著的德國民眾遍佈整個大教堂廣場。9月20日,「橫向思維」組織在烏爾姆舉辦的活動。施奈德是電子工程師,從5月份起就開始參加「橫向思維」的活動了,他告訴大紀元記者,自己也受到德國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防禦措施的影響。

電子工程師托馬斯·施奈德(Thomas Schneider,左)手舉著「清晰思考」的旗子,參加了「橫向思維」在烏爾姆的活動。(黃芩/大紀元)
電子工程師托馬斯·施奈德(Thomas Schneider,左)手舉著「清晰思考」的旗子,參加了「橫向思維」在烏爾姆的活動。(黃芩/大紀元)

兩周前,施奈德的祖父在醫院去世了,「醫院的規定是,總共只能登記兩人探望,每天只允許一人前往,探望時間不能超過半小時。」他說,「這簡直是不人道。」

「特別是對那些已經不太清醒的老人來說,他們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為甚麼該照顧他們的人都不在身邊。」施奈德說,「這簡直是豈有此理」。

「橫向思維」首要目標:恢復法治、保障基本權利

「橫向思維」是中共病毒在德國爆發後新興的運動,已在全德範圍內多次組織大型活動,如斯圖加特、柏林、漢諾威、威斯巴登等地。該組織在其網頁上表明,「我們的活動沒有右翼極端主義、左翼極端主義、法西斯主義、不人道思想的插足之處。」

「橫向思維」組織認為,目前德國政府對中共病毒採取的措施並不恰當,這些(向中共學來的封城等)措施並不能防止疫情的蔓延,同時嚴重阻礙了社會經濟的發展。

「橫向思維」從5月9日在斯圖加特首次舉辦活動以來,正在德國形成一種民眾性的運動。不僅每個周末,甚至在工作日都會在不同的城市舉辦活動,有時一天內有好幾個大城市同時舉辦活動。

「橫向思維」組織者之一、律師馬庫斯·海因茨(Markus Haintz)在烏爾姆活動結束之後接受了大紀元的採訪。(黃芩/大紀元)
「橫向思維」組織者之一、律師馬庫斯·海因茨(Markus Haintz)在烏爾姆活動結束之後接受了大紀元的採訪。(黃芩/大紀元)

「橫向思維」組織者之一、律師馬庫斯·海因茨(Markus Haintz)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自己(去年)12月在北京待了幾天,然後聽說了武漢的情況。我從未想到德國會如此迅速地採取這種(跟中國一樣的)措施,也從未想到會在沒有任何數據支撐下在德國實行封鎖。」海因茨說,「我最擔心廣大民眾對此順從。政治家們說在沒疫苗之前,將維持現狀。這當然值得商榷。」

近來,「橫向思維」的焦點大多集中在如何遵守德國《基本法》上。特別是經過9月12日在慕尼黑和9月18日在藍斯呼特(Landshut)的活動部份受阻之後,遵守德國《基本法》更成了集會的焦點。

在巴伐利亞首府慕尼黑的活動一直伴隨著司法糾紛。藍斯呼特(Landshut)也位於巴伐利亞州,當天原計劃400人穿城區遊行,2500人參加集會。結果遊行沒批准,理由是城市太小、道路太窄和參加人數太多等,只批准集會。「橫向思維」組織者之一、律師海因茨(Markus Haintz)對大紀元記者說明當時情況,他們提起法律訴訟,在行政法院敗訴,上訴到巴伐利亞法院也得到同樣結果。

「法院給出的理由是,我們是『橫向思維』的一部份,在慕尼黑曾有不好的經歷。但這根本不是事實。」海因茨說,「法院乾脆把媒體的報道搬過來了。在我法律生涯中,從未經歷過這樣的事,同事們也從未讀過這樣的文件。」

記者兼撰稿人:來此為了德國《基本法》

記者兼撰稿人尤利安·艾捨爾(Julian Aicher),他是德國著名的反抗納粹組織白玫瑰成員索菲·紹爾(Sophie Scholl)的外甥。(黃芩/大紀元)
記者兼撰稿人尤利安·艾捨爾(Julian Aicher),他是德國著名的反抗納粹組織白玫瑰成員索菲·紹爾(Sophie Scholl)的外甥。(黃芩/大紀元)

記者兼撰稿人尤利安.艾捨爾(Julian Aicher),手舉德國《基本法》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來此是因為我國《基本法》中的基本權利,這些權利目前已不再全部有效,我希望儘快恢復這些權利。」

艾捨爾先生是索菲.紹爾(Sophie Scholl)的外甥,他的母親英格.艾捨爾-紹爾(Inge Aicher-Scholl)是索菲.紹爾的大姐。索菲.紹爾和漢斯.紹爾又稱紹爾兄妹,是德國著名的反抗納粹組織白玫瑰成員,後被納粹殺害。

艾捨爾表示,他認為德國必須謹慎,不能陷入危機。「我很想知道,德國和瑞典(沒有採取中共對付武漢肺炎的措施),到底誰每年每10萬居民的死亡人數會更多?」他說,「我認為限制基本權利是非常危險的。很多人已不能再繼續工作了,還有很多其它後果,比如自殺和家庭暴力等,必須考慮到所有這些因素。」

前總警督:柏林、慕尼黑警方措施過嚴

卡爾.希爾茨(Karl Hilz)退休前是慕尼黑第一總警督。(黃芩/大紀元)
卡爾.希爾茨(Karl Hilz)退休前是慕尼黑第一總警督。(黃芩/大紀元)

卡爾·希爾茨(Karl Hilz)退休前是慕尼黑第一總警督,常在「橫向思維」活動中發言,他對本報記者表示,「我擔心基本權利越來越受到限制。我痛苦地意識到,民主正在轉變為極權。國家正大規模限制人的尊嚴、健康、平等原則、集會自由和意見自由等基本權利,警察對和平集會者採取了過份嚴厲措施。」

「默克爾口口聲聲說『我們仍生活在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中』,說法院在正常運作,集會權可保障,這簡直是大錯特錯。」希爾茨說,「在柏林和慕尼黑,我的體驗完全不同。」

「我們都是和平的人,沒有任何暴力行為。在柏林和慕尼黑,警察對和平參加集會的人使用了暴力。這讓我不能容忍,甚至有損我個人榮譽。」這位前慕尼黑第一總警督說,「我有三個成年子女和三個孫輩,我希望他們能自由自在地生活。這就是為甚麼我要來參加這個活動的原因。」

業餘大學校長:政府到目前為止的措施都非常好

烏爾姆業餘大學校長漢特爾博士(Dr.Christoph Hantel,右邊舉牌者)反對「橫向思維」。(黃芩/大紀元)
烏爾姆業餘大學校長漢特爾博士(Dr.Christoph Hantel,右邊舉牌者)反對「橫向思維」。(黃芩/大紀元)

「橫向思維」在其它城市舉辦活動時,常伴隨著反示威活動,烏爾姆沒有。但並非沒反對聲音,烏爾姆業餘大學校長漢特爾博士(Dr.Christoph Hantel)就是其中一位。和不戴口罩的與會者不同,他和另一位女士戴著口罩,舉著「更多思考代替橫向思維」的牌子,站在場外。

漢特爾博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不認同用口罩保護自己是無稽之談的說法。對於中共病毒甚麼措施都不採取,也不是辦法。」他認為到目前為止,聯邦政府對付中共病毒採取的措施都非常好。「我一點也不喜歡長期以來的艱難處境,但也沒其它辦法。戴口罩不僅是保護措施,同時也是尊重他人的標誌。」

「『橫向思維』是為了誰?」漢特爾博士說他感覺到,「創辦這場「橫向思維」運動的人,大多是有自己的動機。斯圖加特的巴維克先生(Michael Ballweg)想當市長,海因茨先生(Markus Haintz)是個律師,他只想擁有客戶。」

警察:人們有反對意見就會受侮辱

警察米歇爾(Michael)不方便透露姓氏,他利用假期來觀看集會。他告訴本報記者,「今天的活動氣氛非常好,非常和平。各種各樣的人反映了大眾的側面。很多孩子和家長也上台講演。」

米歇爾不屬於「橫向思維」成員,說自己也希望取消過份的防範措施,「我還注意到,當人們對德國民主在某些地方開始崩潰而擔憂,提出反對意見或提出警告時,他們就被嘲諷為白癡、迫害妄想症或其它甚麼。」

「從我記事起,一生都面臨『第三帝國』(納粹)、『這樣的事情絕不能再發生了』這個問題。可現在,當你察覺到社會上某些事不對勁了,就會受到侮辱,被描繪成『新納粹』,我感到很詭異。」

米歇爾覺得,「媒體把一切都改變了。現在已沒自由交流意見和討論文化了,看看媒體總給同樣的人發聲,如果你有不同的意見,就會被誹謗。人們上街遊行,就變成了『右翼極端份子』和『新納粹』。」

「我覺得現在媒體就是現任政客的法庭記者,不再履行其實際職責;而政客,無論是否與民眾拉開了遙遠的距離,儘管是民選代表,實際上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米歇爾說這背後到底有甚麼背景,他也不清楚。「或者說,他們實際上是被『外來勢力』操控,或為其他勢力服務。」

「無論如何,人們用邏輯思維根本無法理解當今德國事態的發展。」米歇爾說。

德國民眾:撒旦越來越主宰我們

來自施瓦本地區的艾爾弗利德、施奈德(Elfriede Schneider)在活動結束後接受採訪,她認為現在撒旦越來越主宰世界。(黃芩/大紀元)
來自施瓦本地區的艾爾弗利德、施奈德(Elfriede Schneider)在活動結束後接受採訪,她認為現在撒旦越來越主宰世界。(黃芩/大紀元)

集會結束後,托馬斯.施奈德和母親正準備離開,遇見了大紀元記者。交談中,母親艾爾弗利德告訴記者,德國的發展苗頭不對。「我觀察這種現象已有20年了,人們被越來越多的邪惡壓制了。『小人物』越來越窮,甚麼都被壓迫。『超級富豪』背後的勢力是魔鬼,是撒旦。」

「撒旦越來越主宰我們,民主只是一場『鬧劇』,我們現在幾乎沒民主了,它正越來越多的被權力收購,將會越來越壓制『小人物』。」母親艾爾弗利德.施奈德晃了晃手中「橫向思維」的一份報紙,表示要繼續參加「橫向思維」的活動,『小人物』也要努力擺脫撒旦的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