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國和德國兩家知名出版社宣佈將出版作家方方的《武漢日記》,預計在今夏發行。此舉引發中國大陸眾多五毛和小粉紅的口誅筆伐,更有人貼出討伐大字報,揚言要方方「以死的方式悔錯謝罪」,囂張言論在國際社會引發軒然大波。

從大年初一開始,被困武漢的作家方方用日記的形式記錄武漢封城期間的見聞和個人感想,直到3月25日停筆,共寫成60篇。

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在2020年2月24日發微博說,中共官方派遣了幾百人組成的新聞工作者奔赴疫區,「但他們全部加起來,還不如一個方方」。方方日記成了封城期間外界窺探武漢實情的小窗口。

大字報 大五毛 小粉紅 方方遭圍攻

由於日記記錄不少非「正能量」的事實,且呼籲對瀆職官員問責,方方已經遭受了近兩個月的網絡人身攻擊。方方感嘆:「我很想知道他們的後台到底是甚麼人,是甚麼人支持他們可以如此目無網紀國法,並且為甚麼全中國只有他們可以這樣在網上囂張跋扈。」

在日記的英、德文種出版計劃公佈後,這種攻擊掀起一波高潮,中共喉舌《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就此在微博發文,攻擊方方「歪曲武漢抗疫」,被「國際政治捕捉到(反共機會)」,「在美出版給公眾帶來刺痛」。

甚至文革期間的大字報也重現身影。

4月14日,有人在武漢市街頭貼出一張題為「告方方書」的大字報,稱方方「吃人血饅頭」,甚至要「方方把自己的全部財產毫無保留地拿出來還給國家,然後削髮為尼或者以死的方式向國人悔錯謝罪。」否則,執筆人將對方方進行「文攻武伐」。

甚至所謂的中共武術界也加入,自詡是「雷公太極」創始人的雷雷譴責方方是「賣國賊」,日記使她成為「外國人攻擊中國人的武器」,他要「誠邀武林同道,嚴懲賣國賊」。

更有人在網上暴露方方的住址,翻出她家幾代人的信息,甚至揚言要組隊去武漢殺她。這些言論在管控嚴厲的中國社交媒體上「安然無恙」,中共先進的網絡監測技術選擇性地失靈了。

方方的回應

事實上,對方方的攻擊從她寫日記開始不久就開始了,一直到她罷筆都從未間斷。

方方曾在3月25日寫的最後一篇日記裏說,雖然圍攻她的極左分子水準低劣,但他們就像中共病毒一樣,在中國社會裏逐漸傳開,並以最快速度傳染給眾多官員。那些感染了極左病毒的官員反過來成了極左分子們的庇護人,助他們一天天坐大,大到囂張無比的程度,大到有如黑社會的架構,整個網絡,可任由他們呼風喚雨,隨意凌辱意見不合者。

方方說,她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寫「日記」。但是由於極左勢力的攻擊等原因,她產生了逆反心理,想要像艾芬一樣「老子到處說」,於是就有了「一日一記」。

面對新一輪攻擊,方方覺得這很像她小時候經歷的文革,有人綁架國家利益對她進行要脅。她表示日記中並非只有極左派曲解的負面、賣慘的事,她有寫到下沉幹部、醫護人員、志願者等人的努力,也寫了900萬武漢市民的堅守,她的書和國家之間沒有張力,在國外出書也不等於賣國。

她說,自己只是記錄了疫區生活,如果這樣溫和的記錄引發眾人的仇恨、無法被包容,這樣的社會令人感到害怕。

「一個強大的國家不會因一本書的出版就坍塌掉」

網上也有不少人對方方表示支持。中國政法大學的法學教授何兵認為,「方方日記及其引發的輿情,對於中後期國家採取正確行動,起到正向推動作用。武漢人民應當感謝她,全國人民也應當感謝她。」

一位網友說,「我相信一個強大的國家不會因為一本書的出版就坍塌掉,一個自信的政府也不會因為一本書就無端地指責作家。2020年及以後的人民生活狀態,取決於本國與各國政府對待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又俗稱武漢病毒)的方式,而非一本小小的方方日記。」

另一位網友說,「真正的家醜不是《方方日記》所披露的陰暗面,那點破事老外早就一清二楚了。真醜的家醜是對方方的圍攻和構陷。」

有網友指出,「一個不懂反思、汲取教訓的民族,必將重複同樣的苦難。非典是第一回,新冠(中共病毒)是第二回,不知道,第三回會是何時。我只是替死去不過兩個月的李文亮醫生難過:你的國人太健忘。」

也有人不滿中共潛移默化灌輸給民眾的「粉飾太平」的想法和做法,寫評論道,「一個國家的形象,不是自我粉飾、家醜不外揚就能塑造和維護的。對人民負責、對國際負責,聞過則改,有錯必糾,開放開明,才是負責任國家的形象。請問,古今中外,哪個國家是靠『家醜不外揚』,就把形象塑造得偉光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