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朋友說:「我決定結束香港的生意,移民走人。你還不走?」我問:「你的生意年年賺大錢,賺了三十幾年,英美中港都有物業,真的不能等等嗎?咁快走,不覺得可惜?」他說:「絕對心灰意冷,不是無信心把生意重新做好,而是死心這裏的法律與政經環境的變化。這班人,有能力維護既有的法制丶教育、文化,甚至我和你現在講緊的廣東話嗎?」

我笑說:「普通話聽講的能力,因為天天看中港台美各地的資訊,我進步了一點。但粵語粗口的能力,我真的大大提高,因為每天總有些事,要使用多年傳統的蠻夷用語,才能表達情緒,所以越來越流暢。」朋友回敬:「你這些無文化、無國際視野的草民,淨係掛住講粗口,蠻夷始終係蠻夷,上不得枱面。我們讀聖賢書的,做人要溫良恭儉讓,怎似你這些假大空套廢噏的壞人,怕了你這些污染,找個空氣清新的地方,重新好好讀書,好好做人。」

我問:「讀書?唔係掛?大學都不必讀,亂做生意就已有錢有樓,又可投資移民,幾十歲,再讀書,搏乜?」朋友說:「所以蠻夷的思維始終處於低層次水平,難怪有夏蟲不可以語冰這句說話。缺乏視野高度,只看眼前,只知金錢,就只能處於夏蟲的階段,不能進化。我們那一代,讀完中7,水平真的高過現在很多大學生,無論中英文運用的水平,邏輯思維,人際關係,分析及解決困難的能力都較強,無法,環境迫人,必須要自強。」

我笑說:「你這些有錢人欺壓我們這些窮人,還說我們是蟲,是否怕資產要報國,所以要先走人?」朋友說:「嗱!又邏輯錯誤,有錢人未必會欺壓窮人,何況我這點小錢,和那些上百億的貴人相比,是個屁。另外我說你是夏蟲,你卻回應加了個我們,你是你,其他人是其他人,我串你,沒有串其他人,別硬生生把他們和你拉在一起,你條蟲衰好啦,別拉其他善良的生物落水。」

我回應:「溫良恭儉讓是這樣說話的嗎?有了錢,要洗底讀書買學位扮紳士?」朋友說:「好人就蝕底在這些地方,講遊戲規則,公平交易,依法守法,又要有底線,又要講道德良知,很多事都不能做,很多話都不能講,你條友就噏得就噏,斷估冇痛苦,和你講溫良恭儉讓,不是嘥氣嗎?你看,和你接觸得多,受了污染,所以說話都粗鄙了很多。」

被人評擊唯有笑說:「你這樣也太不負責任啦,你變壞做得不好,怎能歸咎於我,或者其他同胞?更別要拖我落水。你還你,我還我,要分清楚。我絕對不答應被捆綁在一起。不和你講笑啦,你決定結束生意,員工怎樣?」朋友說:「這就是我唯一可惜的地方,他們幫了我這麼多年,現在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你說我的心情怎樣?」我說:「無話可說,你和員工有感情,但其他人並不能產生共鳴或任何切膚之痛。我可惜又有百多位全職或兼職的市民,因你的移民而加入失業大軍。對某些人他們只是些統計數字,但對這些家庭,卻是有血有肉的真實寫照。如果可以,也希望你留下看看有沒有轉機。自私講句,也不想少了一個有錢而又溫良恭儉讓的朋友,太多財大氣粗的,已受夠!」◇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