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投資額高達1,200多億元人民幣的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項目停擺內幕重重。武漢弘芯的最大股東——北京光量藍圖科技有限公司認繳資本與實際出資不符,出現零出資的情況,而光量藍圖的2個最大股東則更為神秘。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在實地走訪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簡稱「弘芯」)的最大股東——北京光量藍圖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光量藍圖」)辦公所在地時發現,該公司並不存在,而在該處實際掛牌的是另一家企業。光量藍圖在工商信息中也未提供聯繫電話。

弘芯成立於2017年11月,總部位於武漢臨空港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額1,280億元,並曾在2018年和2019年連續入選過湖北省級重點建設項目名錄。

2019年,弘芯還請來了曾在台積電任職多年、被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極為倚重的蔣尚義博士出任CEO。同年底,弘芯又購入價值近6億元的ASML光刻機並高調舉行入廠儀式。

但這家被國內業界寄予厚望的半導體企業在成立不到兩年內即爆出欠款醜聞。

據財新網報道,7月30日,武漢市東西湖區政府在官網上發佈了一份名為「上半年東西湖區投資建設領域經濟運行分析」的文件證實,該區的弘芯項目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隨時面臨資金鏈斷裂導致項目停滯的風險。

據「天眼查」的公開信息,弘芯的註冊資本為20億元,其中光量藍圖認繳18億元,佔股90%,武漢臨空港經開區投資集團認繳2億元,佔股10%。但在弘芯實繳資本一欄中,金額只有2億元。

另外,光量藍圖的實繳出資信息未公佈,但信息顯示,武漢臨空港經開區投資集團的股東為武漢市東西湖區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局。這也意味著弘芯的實繳資本2億元全部來自國有資本,而佔股90%、需提供18億元的最大股東光量藍圖則分毫未出。

武漢弘芯企業年報顯示,光量藍圖曾在2017年12月14日實繳100萬元,但在2019年年報中,這一欄又重新變成了0元。

「晶片大亨」曹山

比光量藍圖更為神秘的,是其背後的創立者。「天眼查」信息顯示,光量藍圖的股東包括兩人。一個叫莫森,擔任公司經理與執行董事,持股45.56%;另一個叫李雪豔,擔任公司監事,持股54.44%。而後者正是弘芯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持有弘芯49%的股份,同時也是弘芯的第一大股東與最終受益人。

不過,莫森並非光量藍圖的初始股東。「天眼查」信息顯示,2019年1月16日,光量藍圖曾發生過一次股東變更,由莫森替換一個名叫曹山的股東擔任公司法人,後者也自此徹底退出光量藍圖。

而曹山與李雪豔正是光量藍圖的2個最初發起人,兩人不僅共同運作了弘芯項目的誕生,並且成為了弘芯的大實際控股人。但幾乎與退出光量藍圖的方式如出一轍,曹山在離開光量藍圖4個月後,也是2019年5月13日,他退出了弘芯的投資者與董事名單,接任者為莫森,李雪豔則繼續留在弘芯。

曹山退出光量藍圖的緣由不清楚,但其隨後又成為逸芯、雲芯、泉芯、海佑集成電路(山東)有限公司與泉能先進集成電路產業研究院(濟南)公司這五家半導體企業的實控人,被稱為掌持龐大半導體產業生意的「晶片大亨」。

在曹山掌控的晶片企業中,又以總投資額為590億元、位於濟南的泉芯最受關注,泉芯在人才引入、分期建設、投資路徑方面與弘芯十分相似,不僅拉來了台積電元老夏勁松擔任總經理,也計劃分三期逐次建設生產線。

作為與弘芯同宗的造芯公司,近年來國內多地政府都對此類項目重視有加,不僅給出了極為優惠的落地政策,也熱衷於親自參與投資,既出力又出錢。

而在泉芯項目現場,位於濟南章丘區區郊一處荒野,四周圍起高牆,且由密林擋住施工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