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平遙是國家5A級旅遊景區。這座有著2700多年歷史的古城,現在卻因為當局的一紙公文,二百多戶祖屋被強行收歸國有而引發人們關注。學者驚呼:共產風又回來了!

當局強搶私房

去年底,根據山西省委6號文件,平遙縣政府陸續下發通知,將收回此前退還給城內諸多房主的祖屋。

山西當局在文件中規定,太原、大同、陽泉、長治、榆次五個市的出租房屋一百平米以上的、城鎮房出租房屋60平米以上的,可以作為改造對象進行改造。已經納入改造的私有出租房屋,一律屬於國家所有。根據這份文件,平遙縣政府限定戶主在半個月內騰退房屋,如不主動騰退,將強制收回。

我們得到這樣一段視頻,男屋主對著大街上的民眾說:「來,讓全國的老百姓看一看,平遙縣人民政府、人民公安、人民城管。我們在訴訟期間就來搶我們的房啊,這就是法治社會啊,這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平遙縣人民政府啊!」

有位女士的畫外音:「土匪流氓的世道了,成了啊,…… 我們的私產,派這麼多人過來鎖房封封條,說是他們的。…… 搶奪私產啊,平遙縣政府成了土匪流氓了啊!」

其實早在7月中旬,大陸財經記者就已經看到,平遙古城內的多家門店已經關門停業了,有的被貼了封條,更多的是用鐵鎖鎖上了大門。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平遙古城收歸國有,200戶遭貼封條趕走,違抗者被警察抓捕。(視頻截圖)
平遙古城收歸國有,200戶遭貼封條趕走,違抗者被警察抓捕。(視頻截圖)

1958年「社會主義改造」房主失去祖屋

這些被強制收歸國有的祖屋,都是1958年「社會主義改造」時期,被中共當局強制「代管」的。也就是所謂的「經租代管」,把房主手中的房屋「代管」,出租給住房困難的群眾。

平遙目前基本保存了明清時期的縣城原型,保留著明朝時期修建的古城牆,還有納入世界文化遺產的鎮國寺、雙林寺和平遙文廟等,所以旅遊業成了平遙的支柱性產業。

有句俗語:平遙古城三件寶,漆器、牛肉、長山藥。平遙的漆器很有名,而平遙最早的加工廠房,是林震(化名)家被經租出去的部份祖屋,建築面積大約350平米。

1953年,林震的爺爺拿出辛苦積攢的400元錢,加上借的700元,買下了這個院子。當時只有7間南房,連同院子在內總體面積差不多有1000平米。

但一家人只安心住了5年,到1958年,中共對城市私有房屋要進行「社會主義改造」。說是要「統一租賃、統一分配使用和修繕維護」,然後給房主合理回報。但1966年文革開始,給私房主的定租就停了,隨後所有經租房都被中共接管。

其實中共當局對私有房屋進行「社會主義改造」這個政令是違憲的,因為在1954年的憲法中已經明文規定「保護公民私有財產」。

林震的奶奶曾提出收回房屋,但很快被人貼了大字報,說是「右傾」要去批鬥。這一折騰,沒人再敢提收房子的事了。林震的爺爺為此大病一場,第二年含恨離世。林震說「爺爺到去世的時候都還記著房子的事,老人家折騰一輩子買下的院子,到死,甚至不算自己的」。

討回祖屋的辛酸經歷

大陸財新網文章表示,上世紀80年代,中共當局開始落實私房政策。中共承認,在私房經租過程中,「遺留下一些問題」要進行糾正,不符合規定「錯改的房屋」,應「給予糾正」。

1985年之後,很多城市陸續把經租房還給了原房主。不過平遙百姓始終沒有看到當局的相關文件。1994年,城裏有人聽說了當局文件的事,才得知經租房也許可以返還,於是要去政府討個說法,當時平遙縣政府還專門成立了「私房辦公室」。

直到1998年,一個在外地工作的人,看到了1986年的這份文件,於是回到平遙,團結其他房主向當局申請返還。「私房辦公室」的人說,林震家符合文件第八條的內容,可以申請房屋返還,但之後,一直沒有回音。

林震的父親一個月要跑去五、六次,但每次對方都說在研究、要等。父親去世後,林震兄弟倆隔三差五跑去問,終於在2012年得到通知,他家的經租房可以返還了。但是曾經在經租房內居住的6戶人家,拖欠了近2萬元房租。當局說如果不能補上,房子就不能返還。沒辦法,林震兄弟替那些租戶補繳了房租。

但這還不算完,當局對經租房採取了「貨幣置換」的方式,按照返還面積,對應不同價格,繳納一筆置換款。就是說,林震家的房子被經租很多年,欠的房租不但不給,反而還要付錢才能拿回自己的房子。財新記者從多位房主口中,證實了林震的說法真實不虛。在財新記者看到的「貨幣置換產權價格一覽表」中,按照房屋的不同類型,每平米的置換價格從130元到400元不等。林震按照每平米280元、共計9萬8千多元換回了祖宅。當局稱這筆錢是「自願支持古城建設」,不給開任何收據。致此林震一家已經花了近12萬。

但想要回祖屋,還有一關,就是那些不願意騰房的租戶。為了讓租戶搬走,林震又拿出18萬,才算打發走6家住戶。

2013年5月,共計花費了近30萬之後,林震兄弟才真正收回了爺爺留下的祖產。

祖屋得而復失「我的房子為何不是我的?」

林震兄弟用別處的房子做抵押,貸款400多萬,對這所祖宅進行了裝修。2016年,兄弟倆開起了客棧。

但是沒想到,今年6月,他們收到了平遙縣政府發來的《撤銷「落實私房產權通知書」的告知書》。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告知書,要收回他們的房子。

林震趕緊去申辯,回覆稱「政府此前把房子返還給你們是錯誤的,現在是糾錯。先把房子收回,補償方案暫時沒有出台,以後再說」。隨後又發來決定書,15天內必須騰退房,否則強制收回。

另一位客棧業主趙斌與林震的遭遇一樣,被鎖門的當天,他並不在家,家人說,前來鎖門的是當地公安和城管。

與其他房主不同的是,周立紅的祖上曾被定性為「地主」。她在今年1月12日收到了當局的告知書,其中第九條規定:地主、富農、資本家出租房屋已經實行無起點改造的,不再變動。

周立紅不服當局的這個決定,所以目前還沒有騰退房屋。但是她上網查詢發現,自家的房產證已經被註銷了。

走訪中,財新記者發現,這些此前被中共經租的房屋,大多屬於當時城內經濟狀況比較好的,或者有一些社會地位的家庭。

也就是說,這些房屋的價值可能會更高。有房主介紹,城內有一處小院,之前賣出了近2000萬元的價格。

手裏還拿著早年房契和政府退還文件的民眾質問:我自己的房子為甚麼又不是我的了?

共產風再次颳起

一位叫張順蓉的晉中居民對美國之音表示,平遙的事並不意外,地方政府除了搶房,還搶地,甚麼手續也沒有。她抱怨「這就是制度的問題」。另一位當地居民吳冰認為,平遙是旅遊大縣,當局盯上了百姓最後一塊蛋糕。把它們收回來,割最後一茬韭菜。

對華援助協會在新聞稿中表示,平遙祖屋納入改造,變為國有的模式表明,中共近40年在產權與經營權上改革探索的「遺存」正在被「剿滅」,中共正在「復歸徹底的產權與經營權國有」的極權統治模式。

說白了,大規模將私產收為國有,就是中共颳起的一股「共產風」。如果說平遙的祖宅都可以被隨意拿走,那麼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包括香港的那些私人財產,會不會也被中共「共產」呢?

中共從來不講法治,它對社會財富從來都是虎視眈眈的。甚麼時候放手、甚麼時候掠奪,中共有著精準的政治算計和全盤計劃。

其實平遙的事件並不孤立,全國各地都有強占民眾房屋、土地的事情發生。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中共當初以「打土豪、分田地」的名義,欺騙了許多純樸的百姓,跟著它們搶奪地主、資本家的資產。而那些所謂的地主、資本家,大多是勤勞的普通人,他們靠著辛勤勞動累積下產業,結果被中共無償霸占了。

藍述指出,經濟緊張,已經危及到了中共政權,中共一定會想盡辦法盤剝老百姓的資產,以達到續命的目的。可能用不了多久,人們就會看到一股更強烈的「共產風」在中國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