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團結基金」近日發表有關公眾通識科的研究報告,建議改革考評制度「純粹以及格與否為評分」,並提議通識課的補充教材如工作簿等需要送審。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譴責,此舉是在進行政治干預,明顯是要矮化通識科,及為政府長遠「殺科(廢除學科)」鋪路,並認為,香港教育或將淪為洗腦式教育。

今日(9月22日),黃碧雲及深水埗區議員鄒穎恆等三位區議員在政府總部外請願,抗議某些建制派人士及組織,包括「智囊團結基金」建議改革現時的考評機制,純以及格或不及格作為評分等級。黃碧雲指,這種做法「明顯是要矮化通識科」。

建制派及政府將香港反送中運動產生的後效應,推卸到通識科和通識老師身上。

儘管過往有學者研究顯示,通識科對香港學生的政治取態及行為並無顯著影響,學生對通識科的興趣對他們的公民及政治意識影響亦不大,但「保皇黨(建制派)仍對通識科窮追猛打,指控『教材及教師偏頗,煽動仇恨』,並一直企圖取消通識科為高中必修科的地位,及改變現時的評分方法等倡議。」黃碧雲說。

黃碧雲還指,「通識科必須繼續保留為必修必考科目,現時的評分方法亦見不到有需要作出重大變動」。

鄒穎恆則指,「通識科的教材必須因應時事而製訂,不可能做到事前送審,也不應進行政治干預。」

多本通識教科書在參考當局意見後,已對法治人權、中國國情、八九六四民運、文革等題材作出刪減,包括李波失蹤事件、文化大革命的歷程及影響、大陸烏坎村及茂名市的維權示威事件等。

黃碧雲對此表示遺憾,「這根本是篩選史料,刻意刪去敏感及有爭議事件」。

對於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稱,未有定論的政治議題不應放進通識科課程。黃碧雲反駁,「教師不應逃避向學生教授具爭議性的課題,教師的專業訓練令他們有能力協助學生從多角度掌握爭議所在,及客觀分析正反論據。」

鄒穎恆則認為,通識科刪減內容「無助學生了解重要事件始末,及對議題作多角度思考」,並認為「此舉只是為了建立同學對中國(中共)的正面價值觀。」

對於「智囊團結基金」建議通識科的補充教材,例如工作簿須送審,鄒穎恆表示強烈反對,認為「因通識科的教材要緊貼時事,若要不斷送審在技術上是不可行兼浪費人力物力,以及有政治干預教育專業和損害學術自由之嫌。」

9月22日,港府派出代表(中)接受民主黨請願信。(宋碧龍/大紀元)
9月22日,港府派出代表(中)接受民主黨請願信。(宋碧龍/大紀元)

黃碧雲還表示,教育不應倒退為政治灌輸,或只傳播官方認可的論述,否則「香港的教育將淪為洗腦式教育,扼殺學生的思考和創意。」

黃碧雲承認,通識科已推行10年,並非無改進空間,但她呼籲政府勿忘教改的初衷,「切勿扼殺通識科的發展,切勿以政治干預課程改革。」

黃碧雲建議,通識科課程應如何微調及適量縮減範圍,「政府應充份諮詢教育工作者的專業意見,令通識科更臻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