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你更反中(中共)!」這是總統大選的一個新的主題。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說:「我們將再也不受中國(中共)的擺佈了!」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回答說:「如果喬‧拜登當選,中國(中共)將佔有我們的國家。」

聽到這樣的競選言論很奇怪,因為就在幾屆政府之前,總統們還熱心於讚美中國。喬治‧布殊(George W. Bush)說:「一個更大的貿易和增長以及人類尊嚴的未來是可能的!」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讚揚了中國的「積極變化」和「巨大進步。」

到底發生了甚麼改變?這是我新影片的主題。

克林頓和布殊總統對中國的變化感到興奮,因為中國的獨裁者們終於開放了中國的經濟。他們取消了價格管制、解散了集體公社、允許外國投資,並將國營企業私有化。中國突然繁榮起來了。

為英國周刊雜誌《旁觀者》(the Spectator)做中國報道的梅麗莎‧陳(Melissa Chen)說:「人們很高興終於看到中國走上了這條道路。改革使數億人首次擺脫了貧困。」

三年前,習近平將自己任命為終身主席。他嚴厲打擊言論自由,甚至笑話也不行。在有人指出他與卡通角色小熊維尼相似後,中國互聯網將包含關鍵詞「小熊維尼」甚至「小熊」等字樣的所有網頁都刪除了。

比爾‧克林頓曾經說:「就像你不可能將果凍釘在牆上一樣,我以為互聯網不可能被審查。」但是克林頓實際上大大低估了中共的能力,對外,它用防火牆將自己不想讓中國民眾看到的世界用互聯網隔離在外,對內,利用關鍵詞、人工智能技術將任何不利於政府的內容過濾刪除。

陳說:「中國人想出了將果凍釘在牆上的辦法。他們建立了一個幾乎完美的封閉式互聯網。」中共通過僱用上百萬的網絡審查員做到這一點。他們封鎖谷歌、面書、推特和大多數西方新聞媒體。

「少數精通電腦的中國公民使用禁止的翻牆軟件來避開審查,但大多數人看不到我們所看到的互聯網。而且,如果翻牆被抓,將受到懲罰。警察可能會闖入你的家,威脅你的家人,或者只是限制你的選擇。」

陳解釋說,「一旦被上黑名單,那麼你不能預約醫生、不能旅行。他們會阻止你購買火車票或飛機票。」對於穆斯林維吾爾人等宗教少數群體來說,生活更糟糕。政府正在對他們進行文化種族滅絕。

陳說,大約100萬維吾爾人被關在「再教育」營,有時長達數年。「他們的家人從未收到他們的音信。」中共不允許記者靠近營地,但一些無人機畫面顯示,一排排蒙著眼睛的人被剃了光頭,雙手被綁在背後。

根據自由亞洲電台的報道,中共的「再教育」方法甚至包括讓中國(漢族)男子取代被關進「再教育營」的維族男子,進入維族男主人的家庭,(並)和維族人的妻子同床共寢。

「簡而言之,今天的中國再次成為一個邪惡的共產主義獨裁政權。所以,我很吃驚地聽到美國的抗議者在說,美國是世界最大的問題。」就連最近《紐約時報》的一位編輯部成員也寫道,很難知道美國到底是「比中國好,還是比中國差,或是和中國一樣」。

陳回答說,這種相提並論是「愚蠢透頂的」,如果用相同的道德標準來看的話。「首先,我們美國人可以自由地批評我們的政府」。你可以在抗議活動中舉起標語牌,寫著罵總統的話或說「美國真爛!」陳解釋道,「但在中國,你不能做任何類似的事情。」

香港人嘗試了。數百萬人參加了抗議活動,他們揮舞著美國國旗。陳說,這表明他們「渴望美國的價值觀。他們渴望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自由。」現在他們也被中共禁聲了。

那些舉著「民主社會主義」橫幅、揮舞著共產主義旗幟的美國抗議者(蘇聯共產黨人曾經稱他們這樣的人為「有用的白癡」)應該知道香港人知道的事情:社會主義會導致真正的政府壓迫。

「美國人為甚麼要這樣做?他們為甚麼要揮舞這些共產主義的旗幟,要搞社會主義嗎?」陳問。

原文China’s Dark Tur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約翰‧斯托瑟(John Stossel)是一位獲獎的新聞記者和暢銷書作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不,他們不能:為甚麼政府失敗,但個人成功。》(No, They Can’t: Why Government Fails—But Individuals Succeed.)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