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名香港青年上月底於香港東南方水域遭廣東省海警截獲拘捕,事後被指涉嫌潛逃台灣,遭拘留於深圳市鹽田看守所至今已逾廿天仍然音訊全無。多名被拘留者家屬周六(12日)在鄒家成、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及涂謹申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提出「四大訴求」,包括拒絕「官派律師」、提供合適藥物予有需要被拘留者、批准被拘留者致電家屬,以及港府確保港人權利受到保障,立即將他們由中國接回香港。多名家屬在發言時擔心被拘留者安危不禁淚灑當場,有家屬更提到胞兄患有哮喘,倘不依時服藥或有生命威脅。

朱凱廸指,出席記者會的10多名被拘留者家屬來自6個家庭,其餘涉事家庭亦已進行有關程序,惟礙於心理因素壓力下,最終選擇不出席記者會。

李太:兒子一定不會接受「官派律師」

中國律師紀中久日前受其中一名被拘留港人李子賢家屬委託,手持公證書到深圳市鹽田看守所要求與當事人會面,卻遭當局拒絕。一名自稱鹽田區看守所工作人員其後更稱,李子賢已私下委託兩名「指派律師」代表,不過拒絕透露律師姓名。紀中久質疑當事人在沒有親屬委託下如何聘請律師。

李子賢母親發言時強調,她與現年29歲的兒子從未到訪中國大陸,也沒親戚居於當地。在當地更不認識任何人,兒子一定不會私下委派律師代表,不明白為何事情發展至如此局面,「就連自己聘請律師也不可以」。

李太指出事發後至今已經逾20天,從未有人能與兒子會面,不知兒子現況。當被問及事發後的感受,李太已忍不住哽咽,表示絕不好受。「全家人都非常擔心,不知兒子是否平安,(甚至)是否仍在世上...」她只希望當局儘快作出交代,並且安排兒子早日返港,「讓我們見見他」。

李太強調「每個(被捕)人都是寶」,又指他們是12條人命,感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不當他們是人」。她更直言不敢想像他們待遇,「資訊看得閱多,就越害怕」。認為被拘留者是香港人,無論如何也要回來香港。

黃太:打遍所有電話只獲官腔回覆

至於黃偉然妻子亦形容現時心情仍然激動,「老公失去聯絡已大半個月了,可以說是音訊全無,在萬般無奈下才召開記者會,希望尋求大家幫助,得到當局一些積極回應。」

她直言得知丈夫失蹤後,已經打遍所有電話,如駐粵辦、香港警方、大陸部門等等,然而最終只獲官腔回覆,「要求我透過『合法渠道』去了解事情,打遍了電話也沒有辦法。」

她致電過內地警方,亦只著她通過香港警方,以及鹽田公安分局管理執法中心對外窗口了解事件進展。她形容所有部門「都像踢皮球一樣」,不給家屬任何回應,缺乏實質幫助。她亦慨嘆自己只是「普通人家」,希望當局能夠積極一點,「不要讓我們空等啊」。

她早前亦曾經委託中國律師幫助,「只為了見老公一面,或託律師帶個口訊報告一下家裏情況,並從律師了解老公現在是否安全。」她強調這只是基本合理要求,然而當局也達不到。「最先答應可找律師,然而最終也沒安排律師與我老公見面,並以各種理由推搪。例如,缺乏公證。」她更透露,當局不斷勸退律師。聲言「這宗案件麻煩」,並著律師不要接手,「非常擔心不能見面。」

為此,黃太希望兩地政府積極回應,提供實質性的幫助,讓被拘留者及家屬的合法知情權得到充分保障,「讓我感受一下,他們所謂能在『陽光下執政』的那種魅力。」

鄧生:胞兄罹患哮喘及皮膚病急需藥物

12名港人中,亦有至少2至3人因為罹患各種疾病需要特別藥物,其中一人為鄧棨然。其胞弟指胞兄自小患有哮喘,至今仍要至少每天一次「聞氣」(吸入霧化藥物),在空氣污染指數較差時,或做完激烈運動後尤其嚴重,會出現氣喘等情況,「過往最嚴重時曾經出現氣喘情況,需要召救護車並送往醫院急症室,由醫生治療及檢查。」

他表示早前曾向負責呈交文件的聯絡部門查詢如何給予有關藥物,然而對方一開始即聲言未能證實家屬確實身份,截斷通話。他再次致電後,亦只獲對方敷衍地回應,要求家屬透過香港警方,或直接到鹽田公安分局會面。「現在我們就算到訪也要隔離,怎樣做呢?」他又直言就算致電警方,也只會將責任推回給看守所。

鄧先生明白,香港與中國大陸兩地使用藥物或有很大分別,並非要求當局必須跟從家屬指定藥物,以解決鄧棨然哮喘問題,「只是希望當局可以提供最基本的舒緩哮喘藥物,這樣已經足夠,毋須與在香港所使用的藥物一樣。」

鄧先生亦透露,胞兄自小亦患有皮膚病問題,「很易全身有類似牛皮癬、濕疹這樣,皮膚很容易會潰爛、出水。如果環境惡劣,又不能夠好好處理傷口,會出現發炎等問題。」他亦重申,只是希望當局提供可足以舒緩病情的藥物,而非指定藥物,「然而我不知道當局如何處理,我很擔心他在看守所內因為哮喘發作已經死了。現在不准會面,只是隱瞞消息。」鄧先生形容這幾天等待時很辛苦。

當被問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早前發表聲明關注事件有何感受,鄧先生則表示,越多人關注事件就越好,「希望國際社會能夠繼續關注12位香港人以及中國人權律師。」

至於鄧棨然母親則一直在旁嚎哭,久久未能發言。她指,「知道事件之後,每天都睡不到......非常擔心,擔心他的病情,知道沒有藥物給他,令到我們牽腸掛肚,希望香港(政府)協助他們,並帶他們返回香港,可以讓我們見到他,不用牽腸掛肚......現在生死未知,也收不到消息,不知怎辦......做父母最清楚這種痛苦......」最終鄧先生指母親基於情緒,只能回應至此。

據悉,其餘兩位被拘留者,則罹患抑鬱症,須要服食抗抑鬱藥

Derek:感到當局只想家屬親自到場

不便透露被拘留者身份的家屬Derek則表示,上月28日接獲一份《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由鹽田看守所發出,上面寫有被拘留者個人資料、被捕日期、原因等等,而案件聯絡人則為一名莊姓公安。

Derek以電話卡致電無人接聽,再以個人電話致電,則獲對方聲稱未能證實家屬身份,很難作出跟進,並且著他透過聯絡香港警方一個不知名的部門,令他感到部門「非常神秘」。他直言,對方要求「找個正確途徑」,只讓他感到需要直接到看守所會面。倘若最終委派律師無法與當事人會面,他或考慮上訪當局,然而他亦強調,「如果連委託律師都不准接見的話,感覺即使上訪也沒很大幫助。」

涂謹申:港警有義務引渡十二港人回港

涂謹申則強調,12名被拘留者現時正同時接受香港司法程序,部份人更加被警方通緝,警方有義務安排並引渡他們回港受審。

他又直言,港府今次處理態度,對比當年「菲律賓人質事件」時為差,「感覺不到港府想要如何處理事件。」

他更提到,按照中國大陸慣例,「官派律師」只有在家屬缺乏金錢或沒適合律師時才會派上用場,「這次事件家屬已經給予律師費,律師才工作,當局至少讓律師會見當事人,由被拘留者當面拒絕律師也好,至少律師對家屬、對社會都有交代。」

當被問及被拘留者有否持有外國護照,朱凱廸透露其中一人為葡萄牙籍,已聯絡大使館要求協助,亦有被拘留者現時持有 BNO。

深圳市鹽田公安局終證實港人被拘留

及至今日(13日)下午,深圳市公安局鹽田分局終於發佈消息,證實12名港人因涉嫌偷越國家邊境犯罪,現時正被該局「依法採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並表示案件目前正在偵辦中。

不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昨日早上在Twitter發文反駁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塔格斯,已率先一步將12名港人定性為「企圖將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意味或會將事件上升至「國安」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