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日)下午,早前被「送中」的12名港人的部份家屬前往灣仔警察總部報案。家屬要求警方與海事處公佈當日船隻的行蹤,公佈當日雷達紀錄,查明事件真相。一直協助家屬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以及民主派初選出線人鄒家成、支聯會副主席大律師鄒幸彤陪同他們報案。

家屬對被捕者情況一無所知 要求政府交代

鄒家成表示,12名港人的家屬早前召開記者會提出的要求,中港兩地官方至今未正式回應。家屬委託的律師也始終無法見到當事人,他們的情況只有中共官方知曉。他強調,整個事件疑點重重,包括被捕港人身處何地,拒絕律師探訪的原因,以及大陸海警是否進入香港水域,只有中共當局一面之辭。因此,家屬決定集體報警,要求查明真相。

他又提出家屬對政府的3點要求:要求警察交代12人被中共海警拘捕的日期、時間、地點、過程,並交代過程中是否造成傷亡;要求海事處提供事發當日雷達紀錄,以及當日水警的巡邏路線、位置;要求香港政府派員或通話確認12人情況,並確保家屬委託的律師可以與12人會面。

鄒家成表示,家屬向政府提出3項訴求。(宋碧龍/大紀元)
鄒家成表示,家屬向政府提出3項訴求。(宋碧龍/大紀元)

家屬:警方有Whatsapp紀錄 疑向大陸「賣豬仔」

被捕人士之一鄭子豪的父親表示,26日曾前往荃灣警署報警時,警察用手機登入鄭子豪的Whatsapp,上面顯示出自己22日發給兒子的信息。鄭父質疑,是否警察監控12人的手機知道他們行蹤,再通報大陸,「賣豬仔給中國政府」。

在回答傳媒提問時,鄭父又說:「我們絕對不會接受官派律師。」他表示,之前委託的大陸律師已經退出,又重新請了另外一名律師,正在做親屬公證,不過進度拖延。他又說,兒子身體健康、性格開朗堅強,相信他會挨得住。

被捕者鄭子豪父親表示,在警署看到警員登入了兒子的Whatsapp,懷疑警方監視12港人通話紀錄,將信息通報大陸。(宋碧龍/大紀元)
被捕者鄭子豪父親表示,在警署看到警員登入了兒子的Whatsapp,懷疑警方監視12港人通話紀錄,將信息通報大陸。(宋碧龍/大紀元)

家屬希望至少收到親人信件

12人被捕至今,家屬對於親人在大陸的情況一無所知。被捕人士李子賢的父親說:「我的兒子是不是真真正正在鹽田看守所?最低限度,不可以探望的話,我都希望他可以寄相片、寄信給我們,讓我們知道他真實在哪裏?」

被捕者李子賢的父親希望,至少可以收到兒子的信件或照片,以確定兒子身處何處。(宋碧龍/大紀元)
被捕者李子賢的父親希望,至少可以收到兒子的信件或照片,以確定兒子身處何處。(宋碧龍/大紀元)

朱凱廸:不能聽信中共一面之詞

另一被捕者鄧棨然的弟弟表示,既然政府說不能干涉另一個司法區,希望政府可以盡他們在香港司法管轄區的能力,公佈當日香港海域的資料信息。

朱凱廸表示,現在的資訊是由中共公安單方面提供,不能聽信一面之詞。他表示,12人離開香港的過程怎樣,香港警方與海事處有大量資訊沒有向家屬與公眾交代。他指出,海事處的雷達有船隻航行的紀錄,在發生海難時可以確定船隻的行蹤。

他又指,大陸海警公佈在23日9時在某坐標位置(北緯21°54'00'' ,東經114°53'00'')截獲該12名港人,會尋求其它方法掌握這個座標當時是否發生了這樣的事。

朱凱廸:中共或有長期扣押打算

朱凱廸還表示,大陸當局可能有長期扣押12名港人的打算,呼籲香港市民長期關注,才能令12名港人有較好待遇、儘快返港。

他今日也在Facebook發文指,李家超代表共產黨「講大話」,聲稱12名港人各選擇2名官派律師代表。根據《刑事訴訟法》,被拘留人士可以找1至2名律師。因此中共給他們各派2名律師,是為了「打爆個quota」,阻止家屬律師介入,似乎透露出長期扣押的打算。@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表示,不可聽信中共一面之詞,會用其它方式驗證中共提供的信息。(宋碧龍/大紀元)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表示,不可聽信中共一面之詞,會用其它方式驗證中共提供的信息。(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