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號召港人參加免費的全民健康檢測,一周已有百萬人被採樣化驗。流亡英國的新疆醫生安華托帝認為,這是中共在作秀,目的不是為民服務,而是企圖隱瞞通過控制大數據來記錄器官供體的黑幕。

安華托帝接受《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共的邪惡毫無底線,用洗腦教育控制大陸醫生進行活摘器官的罪惡。他還透露中共將器官供體分為三等,第一等器官來自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其次是不吃豬肉不喝酒的清真器官,再者是普通人的器官。這些不同質量的器官有不同的標價,並有可能把活人送到國外做活摘手術。

中共全民體檢 器官移植氾濫

全民健康檢測被很多人質疑是否值得。安華托帝表示,至少香港還能查出19個病人出來。中共2016年開始在新疆做的全民體檢,給維族人做「體檢」,至今沒有公佈過誰有病。他認為中國人已經被中共騙慣了,還以為中共的體檢是真的。「他們會真的會認為我們的共產黨是這麼的偉大,你看它給我們免費做體檢。他就不想問一下,為甚麼它要給你做體檢?在新疆,那麼多人體檢完,它說誰有病了嗎?沒有。」

那麼體檢是幹甚麼用的呢?安華托帝說,在正常情況下,如果在某一個地區有一種不明原因的一種疾病在流行,的確有理由做全民體檢,而這種體檢是針對所有當地居民的。但在新疆,體檢只是針對維族人。那麼,有沒有可能是有病只傳給維族人而不傳染給當地的其他民族?這不可能,因為人類都是一個物種。所以這種只針對維族人的體檢令人生疑。

安華托帝說,在當前的這個情況下,中國大陸存在著氾濫的器官移植現象,可以隨便地浪費一個器官,甚至可以為了做一個肝移植,用兩個以上的肝來做備份。如果移植沒有成功,它可以再換一個肝;如果成功了,另外兩個備用的就報廢了。中共是怎麼做得到有充足的器官儲備?唯一的解釋就是在某一個大家不知道的一個地方,藏著很多很多的器官。

他解釋,人體器官和普通的肉不一樣,可以買回來凍在雪櫃,10年以後吃都可以。這個器官,它的功能是沒有辦法長時間的維持。「所以它怎麼辦呢?它必須把這個器官留在人體內,等需要的時候再拿出來。那麼,它能在幾個小時之內就找到一個合適的器官,它是怎麼做到的呢?這就是全民體檢。香港的體檢,還有甚麼它的那個大數據,直接的一個結果。」

洗腦控制靈魂 以保江山

他認為,中共要掌握整個大數據不全是為了器官移殖,它更大的陰謀是控制靈魂來保住江山。「就是它想控制所有的人的靈魂。因為它想它能控制你,通過你日常的舉動,它能猜到你想幹甚麼。那麼慢慢的,科技再發達一點,那麼它就可以控制你的靈魂。那麼,共產黨就會永遠坐在台上。」

那麼,中共怎麼樣控制人的靈魂呢?安華托帝說,中共整套洗腦教育是從娃娃抓起的,從小就控制人的思想。他舉例說,「毛主席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這是我們天天要喊的。到了學校以後,在上課之前,要向毛澤東的畫像敬禮的,要向它鞠躬的,有甚麼事要向它請示的。而這個對我來講,對那個時候的我來講,這都是真的。」

到了70年代,中共號召人們要跟父母劃清界線,「中共對我們的灌輸,就是爹親娘親不如共產黨親」,作為接受這種洗腦方式長大的一代人,他曾經對此堅信不疑,「我回去就給我父母講,我要跟你們劃清界線,結果我爸爸就給了我一耳光。」

這次香港的全民檢測,有些中資企業要求員工一定要參加,否則會丟了工作。

安華托帝說,中共想掩蓋真實目的,會用一個假的號召,假戲真做。「讓你真的認為它是在為你服務。而它的真正的目的呢,它是不會告訴你的」,特首也去檢測,建制派議員排隊等等,都是戲的一部份。

「它就是利用了人性的弱點,給你免費檢查,檢查完了,它拿走你的生物樣本。」

這次參與香港的全民檢測的華大基因公司,曾經因為在新疆給維吾爾人取DNA而被美國制裁。還曾經參與活摘器官,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人權組織點名批評。

安華托帝認為,不管這家公司的技術是否精良,關鍵是它是不是對它的主子忠誠。「因為不管你是哪個公司,你只要是在這共產黨領導下,在共產黨手下的這個所有的公司,你都是有義務向黨靠攏,向黨提供情報的,那麼這些公司正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呢,他們已經做得很嫻熟了,就是騙你。」

他表示,這些公司掌握了大數據的生物樣本後,就不難解釋為甚麼他們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找到一個器官。然後以這個人是極端分子,或者「被自殺」的方式,奪走其器官。

思維扭曲 大陸醫生殺人不認為是犯罪

那麼,為甚麼大陸的醫生不站出來說話呢?安華托帝認為,大陸的醫生從出生開始就被中共洗腦,長大的過程就是被完全的那個洗腦過程。「他的整個的這個思維,都被這共產黨的這種思維所代替。所以,他並不覺得他在犯罪。這是他的主要的一個,一個問題關鍵所在,他並沒有覺得他在犯罪。」

「共產黨灌輸就說,凡是國家的敵人,我們一定要把他/她消滅。那麼除了共產黨員,同情共產黨的這些人以外,其他的所有的人,都可能是國家的敵人。而且你不用向他們證明說,我今天拉來槍斃的這個犯人是國家的敵人,你根本不用證明。你只要說他是國家的敵人,那麼這個醫生呢,立刻就面露凶相來對待這個犯人。因為醫生他認為,他自己是站在國家這一方面的。那麼消滅這些國家的敵人,也是他的職責。」

這些醫生在做活摘器官的時候,良心會不會被觸動?安華托帝說:「良心被觸動,首先前提是他們要有良心才行!他們有良心嗎?沒有!」

甚至有人接觸了西方文明之後,都不願意醒悟。「就是這些人被洗腦的程度,遠遠是你們生活在其它地方的人無法想像的,這是一個人、一個成年人,他的腦子可以被洗到那種程度,你是真的無法想像的。你根本沒有辦法想像,就是人的人性會被扭曲到那個地步。」

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歸為一等器官

安華托帝在一年前開始披露新疆違反人權的案例,集中營裏的人的器官、孩子的器官突然失蹤了,甚至稱之為「清真器官」,最大的買主是穆斯林。

他表示親眼看到了相關的文件紀錄,「有一個人給我看了一份,就是一拿一份那個檔案,裏面有這個錢的表,裏面還有那個交錢的那個收費的單據。然後他給我看了這是甚麼地方,錢在甚麼地方,教我手術在甚麼地方做。他都有一份一份的。那個不只是阿拉伯人,我從來沒有說阿拉伯人,我一直是說穆斯林的。你看那個天津東方第一,那叫甚麼器官移植中心,那是最大的一個,應該是。它2009年的時候,這個移植中心,它的網站把它改成阿拉伯語。」

「而且前些日子我還看到過一個短片,是介紹北京的一所中醫院的一個設施的。它那個也是面向阿拉伯世界的,它裏面的擺設用品全都是伊斯蘭化的。那麼有這些東西,那麼你首先想到的就是它的客戶來源是誰?那麼它搞成這種清真的,那麼它的客戶來源一定是那個清真的穆斯林國家的多,所以它才會這麼做,否則它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器官移植利益豐厚,清真國家的人願意付兩到三倍的高價,買一個清真器官。

「清真器官他不光是不吃豬肉的,他還不喝酒的,那麼你沒有喝酒的那個肝臟,那一定是很好的肝臟。」

而法輪功學員被當局當作器官的主要來源,是他們煉氣功,他們的身體都很好,那麼器官的狀態就很優良,是一等器官。

穆斯林不吃豬肉,不喝酒,器官相對的好,至少肝膽系統是好的,是二等器官;而甚麼都做,甚麼都吃的人,他們的器官會被歸列為三等器官,這個價錢都是不一樣的。

人們起來反抗時 共產黨員跑不掉

安華托帝說,在新疆有一個沒有被人重視的一個問題,就是失蹤人口問題。

「失蹤人口問題是一個大問題,但是一個到現在為止被掩蓋的問題。太多的人失蹤,那麼這些失蹤的人去哪裏了?而且當一個人的器官被摘除以後,如果他還活著,他很可能會說出去。而在中國大陸,最不缺的就是人。」

他透露現在國外的患者不用到中國來換器官,而是將被摘器官的供體活人運到海外。

「等登記的人數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時候,然後他就會通知你,甚麼時候可能會有器官,那麼你就去了。而那個時候,可能就有一架專機,從國內把那些人活著拉過去。因為他應該是活著拉過去,如果把他們在國內弄死了,那麼那個器官,一是不新鮮,第二就有這個失效的危險。那麼很有可能就把人活著拉過去,然後在那邊,手術室緊挨著手術室,這邊把他的那個器官拿出來,然後到下一個手術室給那個人(移植)就完了。這個人他本來就處於深度麻醉,就不要讓他醒過來就完了。或者是把屍體直接送到火葬場一燒,你有證據嗎?沒有。」

安華托帝表示這些可能都是大膽的設想,沒有直接的證據。但為甚麼要做這種大膽的設想呢?因為中共能做出讓人不可想像的事情實在是太多。

他說曾經看到過中國2025或是2050的計劃裏面,提到過要向全世界提供器官。

「那你想一想,如果倫敦需要一個器官,而那個器官是在北京,那麼從北京飛到倫敦需要11、12個小時,那這個器官早就死了。那它怎麼向全世界提供器官?用那個台灣人給的那個機器葉克膜,那機器太大了,一架飛機也裝不了幾個,而對中共來講,最不值錢的就是人命。所以它就,對它來講,最方便的就是直接把人帶上飛機拉過來。這是比較可行的、符合邏輯的一種推測。」

香港去年有很多人因為反送中「被自殺」、或者失蹤了。而據說在一個靠近深圳的山嶺公墓那裏,有很多的無名氏的墳墓。

安華托帝認為中共在大陸想掩蓋任何事都有可能,外面怎麼猜測都不過份。事實真相可能遠遠比這還要黑。

他表示曾經聽過一段電話錄音,提到維族人被抓到軍人的卡車上,把他們拉到新疆軍區跟蘭州軍區的交界,然後開車的人離開,由蘭州軍區的解放軍開著車再繼續走。他們不知道車上裝的是甚麼,一直拉到甘肅。在那裏再次換司機,由青海那邊的人把車開走。最後據說到達一個刑場,在那把他們全部槍斃。

有人說香港人不要怕被中共抓走,因為它沒有地方關這麼多人。安華托帝表示這種想法太天真。因為新疆地方很大,把所有的香港人都關起來都夠。

「我說很簡單,他們直接就把你拉到新疆那個沙漠裏面。有這樣一個農場叫做沙雅監獄農場。我小時候的一個同學曾經在那當過兵,他給我講,他說我們根本不用操心那些囚犯。因為他跑不出去,他周圍都是沙漠,他跑出去必死無疑。所以呢,中共的邪惡之只有你想像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的。沒有他們想不到的。」

他表示,中共的邪惡是沒有底線的,因為它甚麼事情都可能做出來。但是現在形勢在變化,人們在覺醒。如果人們都起來反抗共產黨的時候,共產黨員都跑不掉。

「你看它在新疆,十年前的時候它就在所有的學校停止教維語,但是沒有反抗。沒有像現在今天的蒙古人一樣,上街遊行,沒有。然後中共一看,好!這事估計問題不大。然後呢,它就對蒙古人開始下手。但是沒想到蒙古人開始反抗了。蒙古人反抗他有一個最大的優勢就是:他跟他的那個同胞那個國家是挨著的。那麼你在這裏鎮壓,那麼外蒙古那就有可能說為了我的同胞的利益而出兵。那麼你這會引起局部戰爭,一旦引起局部戰爭,那麼我就覺得大陸的70%至80%的人都會給日本或美國人帶路的。就說,他們會給他們指出共產黨員們都藏在哪裏。」

安華托帝最後表示,他相信善良的神總會來到的。「因為這整個世界不可能一直被這邪惡所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