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國立大學(ANU)最近發佈的研究報告揭示,中共一直在系統地偽造器官移植數據。通過分析中共公佈的數據庫,該報告證實數據庫被「刻意修改」,「近乎完美的符合二次方程式」。

中國移植數據「遵循簡單的數學函數」

該研究報告由國立大學博士生、中國問題專家羅伯森(Matthew Robertson)、坎培拉統計學家辛德(Raymond Hinde)博士和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外科教授拉維(Jacob Lavee)共同完成,並於11月15日在《BMC醫學倫理》(BMC Medical Ethics)期刊上發表。

研究報告分析了中共器官移植改革的負責人黃潔夫公佈的數據,發現移植數據「遵循簡單的數學函數,特別是二次函數」,數量的增加「太整齊一致了,難以置信」。這與其它50個國家的數據都不一致,在一個複雜而且地理位置分散的行業(如器官移植)中,出現如此高的數學精準度令人難以置信。

國立大學研究人員還在中國紅十字會數據組中發現異常,如2016年3月每位捐獻者的器官移植數為21.3次,這在醫學上是不可能的。之後輸入的數據明顯被「校正」,每位捐贈者的移植次數始終為2.75,還有其它的人為篡改情況。

COTRS 數據「被自上而下的偽造了」

羅伯森得出結論,中共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電腦系統(簡稱COTRS)的數據「被自上而下的偽造了」,而紅十字會的數據也被故意篡改來與之匹配。

他說,拙劣的數據偽造暴露出其中的詭計,數據似乎是「作為配額下達的,但這個配額在各級官僚機構和行政機構之間落實得不完善,從而顯得不同尋常」。

COTRS是存儲器官捐獻人和器官移植的數據庫,表面看來「非常成功」,自願捐獻器官的人數從2010年的34人增加到2018年的6316人。

中共系統偽造數據「是為了誤導國際移植界」

英國頂級統計學家斯比格哈爾特(Sir David Spiegelhalter)教授對報告進行了審核,表示支持報告觀點。

斯比格哈爾特說,羅伯森的發現表明移植數據「遵循了系統的、令人驚訝的規律」。「器官供體和器官移植之間的二次函數關係是非常明顯的,這與其它國家形成鮮明對比。」

羅伯森表示,中共系統的偽造數據「是為了誤導國際移植界,使之相信中國的自願捐獻器官改革取得了成功,以此弱化人權關注者對中共在獲取移植用器官過程中犯下反人類罪的批評。」

大量器官移植的供體來源 中共一直無法解釋

中共曾一直否認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直到2005年,才首次承認使用囚犯作為器官捐獻者。2015年1月1日起,中共宣稱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作為供體來源,但中共無法就大量器官移植的供體來源做出合理解釋。

一直以來,中共被指控強摘法輪功學員、維吾爾族人和其他受迫害團體成員的器官。

今年6月17日,調查中共強制活摘器官的「人民法庭」在倫敦宣判:中共反人類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規模存在多年,且仍在進行;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體的最主要來源。

英國御用大律師傑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擔任「人民法庭」的主席。尼斯爵士是國際刑事犯罪領域的知名人士,1998年至2006年期間,他主導了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的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