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權律師余文生被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非法秘密判刑四年,提出上訴,強烈要求二審公開開庭。近日,辯護律師會見時,余文生稱警察用其家庭成員安全威脅他,逼迫其認罪。

余文生律師於2018年1月19日在北京被非法抓捕,4月19日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2019年5月秘密開庭;2020年6月17日,非法羈押900多天後,被徐州中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直至8月14日,二審辯護律師才得以首次會見,得知余文生右手顫抖不能寫字,喪失部份功能,上訴狀全部用左手寫完;9月14日第二次會見時,其右手顫抖的問題仍無法解決。余文生自述,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期間,長時間挨餓;在審訊期間,警察還以家庭成員的安全進行威脅,逼迫他認罪。徐州警方還誘導他舉報中國人權律師團的其他律師,被拒絕。余文生表示,堅定支持二審律師的辯護策略,會堅持下去。

余文生律師的右手,現在已經喪失部份功能,不可以寫字。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在其推特公佈了一審判決書,她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至今,她和律師也沒有拿到徐州中院的判決書,他們的目的就是拖時間,這是嚴重違法的。目前她公開的判決書還是在閱卷時看到的。

許豔認為余文生無罪,判決書中所謂的「證據」,都是余文生作為一名律師應有的權利。「他為了代理人權類案件,為促進中國的人權法制做出了一些努力。第一為法輪功辯護,第二為709案律師辯護,這都是他的職業權利,不管是甚麼類型的案件。而信仰、維權等敏感類案件,也都有獲得律師辯護和幫助的法律權利,還有言論自由(接受外媒採訪等),這是公民的權利。」

「余文生做了這方面的努力,而遭到這麼嚴酷的打壓和迫害,我想請求大家對於這部份以及他所面臨的困境給予營救幫助。」許豔表示,目前,余文生及兩位辯護律師和她都要求江蘇省高級法院進行二審公開開庭審理。「還余文生案件公平、正義,這是我們強烈要求的。」

余文生律師案一審判決書。

許豔非常擔心余文生的身體狀況,提及在看守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她透露,看守所讓他長期處於飢餓狀態,數日坐在鐵椅子上,出現中署、暈倒、右手失去功能不能寫字等。她認為多關押一天,就得不到有效的治療,病情會繼續惡化,「我要求立即給他治療,但(當局)沒有回覆。」

「他在徐州市看守所裏1000天了,遭遇了甚麼,是否有遭到酷刑虐待,我要求當局公開調查結果。」許豔說,「此次會見,余文生希望律師有時間的話能經常去看他,1000多天,快3年了,一直沒有見面律師和家人,(當局)把他孤立起來,他肯定也希望見到我。我也要求中共當局和司法部讓我和孩子能見到余文生。」

許豔還通過大紀元向一直給予陪伴和幫助的所有朋友,表示由衷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