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權日(每年的12月10日)之際,人權律師及家屬遭中共當局派出的大量警察和國安人員上門把守,被禁止出門。

12月9日,王全璋律師的太太李文足、余文生律師的太太許豔及李和平太太王峭嶺發布消息說,居住地所在的國保警察、社區人員一大早就堵門,態度橫蠻粗暴,禁止她們送孩子上學。

國保粗暴封門 許豔受傷

9日下午,許豔對大紀元記者說,早上6點半左右,她送兒子上學,發現門打不開,門外守著九名包括北京石景山國保在內的男子。

「我使出全身的力氣想把門衝開,但兩個彪形大漢用力頂著門,門反彈回來將我的左側勒骨撞傷。」許豔躺在床上用微弱的聲音說。

她擔心自己肋骨骨折,「從早上到下午,肋骨一直在痛,不敢大喘氣、大聲說話」。

每年的世界人權日及中共認為敏感的日子,許豔都遭到如此對待,今年已被軟禁三次。「次數越來越多,我們的處境變得越來越不好。」許豔說,她非常擔心余文生出獄後,是否能順利回到北京的家。

余文生律師早年加入「中國人權律師團」,代理過多起法輪功案件。2018年1月,他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時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政治改革建議,之後被非法逮捕。2020年6月17日,中共徐州中院秘密非法開庭審判,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對他判刑四年。余文生在入獄期間遭受酷刑,身體受到嚴重傷害。

余文生曾為被打壓入獄遭受嚴重迫害的王全璋律師辯護而受到當局報復,律師證被吊銷。如今,王全璋律師已出獄,余文生律師仍在獄中。

許豔表示,還有不到100天,余文生就要刑滿出獄,她要求當局將余文生順利送回北京家裏。「如果不這樣做,我會繼續維權。」她希望「國際社會和朋友們繼續關注我和余文生律師」。

王全璋被禁出門

12月9日早上,剛出獄一年多的王全璋律師準備送兒子上學時,也被街道及國保人員堵在家裏並談話。

李文足發出的影片記錄,王全璋開門看到兩女一男堵在門口,就問他們:「你們幹甚麼的?我要送孩子上學!」其中一名女子回說:「我們替你送孩子。」

李文足大聲質問:「你有毛病吧!你是誰呀?我都不認識你!把孩子交給你,我放心嗎?」

王全璋繼續追問對方身份,要求其出示證件。男子說,「你別管,等會兒有人跟你談談。」

王全璋對記者表示,原因是因為美國召開民主峰會(Summit for Democracy)。

美國總統拜登12月9日至10日在線上舉行並主持民主峰會,聚焦三大主題,包括「對抗威權」「打擊貪腐」及「促進對人權尊重」。

全球共有110個國家、公民團體與個人參加。台灣、印度獲邀參加,中國大陸、俄羅斯、新加坡、泰國等都被排除在外。

李和平律師的太太王峭嶺也發推文說,12月9日晚9時12分許,她在自家小區南門看到兩輛大麵包車,裏面坐滿了便衣。她看到了一名認識的朝陽區警察,此人正是去年秋天在東風北橋地鐵口拽傷王峭嶺胳膊的康健。「我的怒火噌地竄了上來……」

10日,王峭嶺對記者表示:「每年人權日,都是如此興師動眾、如臨大敵般限制公民出行自由。」「嘴上說注重人權,實際做的是踐踏人權。」

謝燕益律師9日也發出消息,「(警察)不知今天從甚麼時候開始(對)家裏、小區門口又開始上崗。」

不知今天從甚麼時候開始家裏、小區門口又開始上崗: pic.twitter.com/cyjzozTnVx

— 謝燕益 (@lawyerxieyanyi) December 9, 2021

北京資深傳媒人高瑜發推文說,自家也被警察上崗。

「年年如此,懷疑決策者是不是『兩面人』,有意要毀壞中共形象。」高瑜說,「我不得不問『你們給世界人權日上崗,這和當街搶老農甘蔗的保安公司的行為,哪個好看?』」

高瑜說,自己半個月前才做完左肩換人工軸的手術,左臂還戴著護具。「(如此對待)我這樣的老太太,你們的四個自信又在哪裏?」

網民留言批評中共「無恥」,「中共的民主就是不讓人民出門嗎?」

有網民說:「全過程民主?這是一群多麼恬不知恥的人編出來的笑話。堵人家門,限制送小孩上學,還拒絕亮明身份。這又是一個多麼無法無天的社會。」#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