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中共對澳洲紅酒發動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之際,澳洲智囊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發佈題為「中共的脅迫外交」調查報告,揭示中共在過去十年中不斷升級「脅迫外交」手段,迫使民主國家和跨國公司屈服於中共意願,並呼籲國際聯手,共同反擊中共的「脅迫外交」(Coercive Diplomacy)。

中共慣用的八類 「脅迫外交」手段

報告揭示,在過去的三年中,中共在政治和戰略手段上採取不斷升級脅迫性措施,構建其定義的核心國家利益,即維護中國(中共國)的穩定、刺激經濟發展、維護領土完整和確保大國地位。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洲項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表示,習近平希望「利用中國(中共國)的力量,影響它國並建立全球遊戲的規則」,以保護和促進中國(中共)的國家利益。

報告稱自2018年以來,中共的威脅行動或使用數量有限的戰術「急劇升級」。報告將中共脅迫性的外交手段分為八類:任意拘留或處決、對公務旅行的限制、投資限制、貿易限制、旅遊限制、民眾抵制、對特定公司施加壓力及對其它國家發出威脅。

從該報告收集的數據來看,中共用來針對外國政府的最常見的「脅迫外交」手段是對它國發出威脅, 其次是貿易和旅遊業限制、公務旅行限制以及任意拘留或處決。

報告披露了2010年至2020年之間,中共脅迫外交的152個案例。其中,有100個案例是針對外國政府,其它52個案例則針對外國公司。

在2010至2020十年間, 中共向27個國家發出威脅。歐洲、北美、澳洲、紐西蘭和東亞一直是中共脅迫外交的目標。

其中,澳洲是遭到中共脅迫次數最多的國家,共被威脅17次;其次是加拿大,被威脅10次;再次是美國,共被威脅9次。

報告指出中共的「脅迫外交」旨在懲罰對中共的批評聲音,並將重點放在包括部署華為的5G技術、壓制新疆少數民族、阻止接待達賴喇嘛以及掩蓋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處理等問題上。

企業在中共國開展業務存在高風險

報告說「中國是世界近三分之二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其全球經濟重要性為其提供了重要的槓桿作用。」

報告警示澳洲企業要考慮在中共國開展業務的「高風險」。中共越來越多地、更公開地使用經濟報復,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外國公司需要考慮貿易流量、供應鏈和市場份額等方面日益增加的風險。

報告指出,今年4月,莫里森政府認為對病毒爆發的原因和處理進行獨立調查,引發中共針對澳洲採取了一系列報復行動。

其中包括中國大使成敬業對澳洲發出的經濟報復威脅;其次,對澳洲大麥和牛肉進行貿易限制;再次,中共發出對澳旅行和留學警告及判處澳洲毒販吉爾斯皮(Karm Gillespie)死刑。

去年1月,澳籍華人作家,前中共政府官員楊恆均被捕。8月中旬,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英語頻道澳洲籍女主播成蕾在北京被拘留。

如何反擊中共的「脅迫外交」

針對中共的脅迫外交,報告敦促五眼聯盟國家(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和美國)採取類似於北約條約第5條的集體經濟安全措施,採取更協調的國際反擊戰略,這樣 「更有可能成功地反擊」 中共的經濟脅迫。

報告提出的具體建議如下:

1. 提高全球對中共「脅迫外交」的意識;

2. 尋求多邊協調和聯合,共同反擊中共的「脅迫外交」;

3. 建立五眼集體經濟安全條約;

4. 政府與商業團體更緊密地合作,制定應對中共經濟報復的協議;

5. 企業需警惕與中共國做生意和建立經濟關係的風險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