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尋找伴侶一直是一件非常普遍,卻又充滿神秘面紗的事。新婚夫妻總會被問:「你們兩個是怎麼認識的?」看到一對夫妻,有時我們心裏難免暗自驚訝:「他們究竟是怎麼在一起的呀?!」

尋找婚姻幸福幾乎已成為一項產業了。反觀珍奧斯汀的顛峰之作《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把它當成小說的核心主題,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故事開頭,奧斯汀就安排了一段女主角伊麗莎白班奈特和好友夏洛特盧卡斯的對話。夏洛特說:「婚姻幸福完全是運氣……最好少知道你未來伴侶的缺點。」

說巧不巧,夏洛特最後共度一生的伴侶就是書中最荒謬、無知又自我中心的角色:柯林斯先生。有時候我們不知道要同情她,還是認為這其實最適合她。

我會說:「對……也不對。」在遇上婚姻對象並互相產生情感連結的過程中,有很大一部份是靠命運的安排。不過一個明智的人卻可以做很多事來減少婚姻衝突的發生。最重要的莫過於選擇一位品格高尚的人。

這正是英國攝政時代(譯註:1811年至1820年間)年輕女性們唯一能做的。《傲慢與偏見》的情節與主題主要集中在嫁給好的婚姻對象上,全書開門見山地闡明了這一點:「一名擁有財產的單身漢一定會想要一位妻子,這是公認的事實。」

眼看五個女兒都成年了,加上自家財產即將過繼給遠房的男性親戚,班奈特太太急著想把女兒嫁出的煩惱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她的期待也很高,因為她的女兒都是公認的美人,而她自己也是靠漂亮的外表嫁入更好的家庭,從而提升了自己的社會地位。她很幸運的是,儘管她沒有考慮個性是否合適,但班奈特先生眼中也一直都只有她那漂亮的臉蛋。

愛情非賣品

奧斯汀在書中透露,外貌、成就、社會地位、身世和社交圈都是情場遊戲中的因素。然而財富,或者缺乏財富,看來才是多數角色最後選擇另一半的關鍵。沒有甚麼經濟能力的年輕女性就只能祈禱自己的其它特質,或者部份好運能夠填補這個缺口。

這也不僅是針對女性。就如書中一位伯爵的小兒子,費茲威廉上校坦白地說道:「次子通常沒辦法選擇自己所愛的對象……在我周遭沒有多少人可以在不考慮經濟情況下結婚的。」

如果要考慮這麼多經濟問題,那麼真正的幸福到底從何而來?在伊麗莎白和夏洛特的一番對話中,夏洛特表達了自己的觀點,認為婚姻純然是運氣,並且堅持「假設雙方都非常熟知彼此的性格,或者個性本來就很像,也不會絲毫增加他們的幸福程度。他們之後總是會有越來越多的差異,然後各自有各自的煩惱。」

另一方面,伊麗莎白卻堅信一定要充份了解一個人的性格,才能做出明智的選擇。

伴侶的性格是婚姻幸福的核心。在整個故事中,伊麗莎白遇上了三位追求者,她的這個信念不斷地受到檢驗。那麼,最後引導她的選擇並決定她未來幸福的,到底是純粹的機運,還是謹慎地檢視每位求婚者的真實品行?

莎士比亞怎麼看?

從機運還是品行的問題中,讓我聯想到莎士比亞的小說《威尼斯商人》中波西亞的故事。波西亞要求婚者在三個箱子中選擇,如果選中對的就嫁給他。

華盛頓奧爾斯頓(Washington Allston)的 1807 年作品《威尼斯商人》中的場景「打開箱子」,波士頓圖書館收藏。(公有領域)
華盛頓奧爾斯頓(Washington Allston)的 1807 年作品《威尼斯商人》中的場景「打開箱子」,波士頓圖書館收藏。(公有領域)

其中一個黃金箱子上寫著:「誰選了我就會得到許多人渴望的。」,吸引了虛榮的人,但裏面卻裝著死者的頭骨並附著一段文字:「非所有閃亮之物皆是黃金 ∕ 此番箴言人人常聽 ∕ 眾人紛紛把人生賣 ∕ 只為瞧我外貌一看。」

第二個銀製的箱子上則寫著:「選擇我的人會得到他所應得的。」然而,失望的求婚者在裏面卻只找到一副小丑的臉,暗示選擇它的人是個傻瓜,這就是他自己應得的。

最後一個是表面無光的鉛製箱子,上面寫著一行警句:「誰選擇了我必須付出他的一切來冒險。」選擇這個不起眼的箱子的人最後發現,他值得成為波西亞的丈夫。

選箱子的試驗看似一場機會遊戲,實際上卻是波西亞的父親用來篩選求婚者品行的精心設計。

機運或品行?

伊麗莎白有三位追求者。帥氣的韋克翰頻頻向伊麗莎白獻殷勤,讓她陷入他塑造出的一個虛假形象中。慢慢地,她見識到了他的真實品行並對他產生反感。但是她最小膚淺的妹妹麗迪亞,成天夢想和穿著紅色制服的軍官共舞,卻愛上了光鮮亮麗的韋克翰並幾乎毀了整個家庭的聲譽。

柯林斯先生虛情假意地向伊麗莎白求婚,但他只專注在自己對於婚姻的渴望和自己選擇她的原因。對他來說,這僅僅是他想要甚麼的問題,沒有考慮到她值得和想要的是甚麼。因此,伊麗莎白斷然拒絕了他。

但是夏洛特堅持著自己的婚姻觀,最後讓自己成為了那個小丑求婚者,就像銀製箱子上寫的一樣,她得到了自己應得的部份。

夏洛特對自己處境的反思,成了她逃脫這場自我折磨無期徒刑的藉口。「雖然她對於結婚和婚姻生活都沒有太高的期待,但是結婚畢竟是她一直以來的目標;是凡家境不好而又受過相當教育的年輕女子,總是把結婚當作唯一一條體面的退路。儘管結婚並不一定會叫人幸福,但也算是為自己上了最可靠的保險,她現在就獲得這樣的保險了。她今年二十七歲,人長得又不標緻,這條退路當然使她覺得無比幸運。」

伊麗莎白的第三位追求者是被誤解又沉悶的達西先生。只有在逐步了解他真實的性格之後,伊麗莎白才知道原本看似乏味的他,才是願意為了她的愛「付出一切冒險」的人,因此最後贏得了她的好感並終成眷屬。

1895年布羅克(C. E. Brock)的珍奧斯汀的小說《傲慢與偏見》插圖,第31章,伊麗莎白和達西先生。(公有領域)
1895年布羅克(C. E. Brock)的珍奧斯汀的小說《傲慢與偏見》插圖,第31章,伊麗莎白和達西先生。(公有領域)

能夠有幸成為達西先生堅貞愛情的對象,並且又有他出色品格的保證,伊麗莎白獲得婚姻幸福的機會很可能遠遠超過夏洛特。在種種考驗中觀察他的性格,她很確定他是個好人,並有著高尚的內在。

另一半的外貌會隨著年華老去,但是最重要的本質卻不會變。一個品格高尚的人通常都是這樣。儘管我們會希望一個混蛋或傻瓜能夠有所改變,但這卻不值得依靠。

超過兩世紀以來,《傲慢與偏見》一直受到大眾喜愛。它不僅提供了一個幸福美滿的結局,還有更多、更多。儘管並非所有人都非常快樂,但最令人滿意的結局便是,所有人都達到了自己對婚姻的期待。

伊麗莎白和姐姐珍都嫁給了風度翩翩又英俊——而且又有錢的男人。班奈特太太看到三個女兒都出嫁了,喜出望外。而她也非常有可能如願以償地將剩下兩位女兒「拋到其他黃金單身漢面前」。

麗迪亞和夏洛特也獲得了自己尋求的婚姻生活,而且雙方似乎都非常滿意。

1895年布羅克(C. E. Brock)《傲慢与偏見》插圖中的凱瑟琳夫人和伊麗莎白。(公有領域)
1895年布羅克(C. E. Brock)《傲慢与偏見》插圖中的凱瑟琳夫人和伊麗莎白。(公有領域)

最後奧斯汀再加了一筆,讓整個故事更加完美,安排了兩位「高尚的」角色對自己的處境感到極度不滿。脾氣暴躁又勢利的凱薩琳德波夫人和傲慢壞心眼的卡洛琳賓利,兩人曾為了各自目的,處心積慮地阻止伊麗莎白獲得達西先生的愛,卻終究徒勞無功而暗自不滿。這真令人窩心。

1907布羅克(C. E. Brock)的《傲慢與偏見 》封面。(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07布羅克(C. E. Brock)的《傲慢與偏見 》封面。(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原文Is Marital Happiness in 《Pride and Prejudice》a Matter of Chance or Charact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作者簡介

蘇珊娜皮爾斯(Susannah Pearce)擁有神學碩士學位,目前居住在南卡羅萊納,並在家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