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2日,為了保其它地區,安徽廬江縣石大圩連河段被扒開,洪水咆哮著衝向周圍的村莊,水位迅速漲到8米高。40天過去,當地人表示,現在家裏的水位還有2米多深,他們躲在外面無法回家,衣食無著,苦不堪言,「對共產黨是死心了」。

廬江縣同大鎮台創園的男子陳亮(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說,「(迄今)水還沒有退,我們家的水大概還有2米多深,1樓還在水裏面。還早著呢,政府說是在排呢,甚麼時候能退去哪知道呢?」

陳亮介紹,當地石大圩和牛廣圩兩個圩全部都泡在水裏,2個鄉鎮直線距離大約有30公里。石大圩有好幾萬人口有家難歸,都被迫在外面租房。

他在外租房住已經四十多天,政府就發了一袋米一桶油,其它甚麼都沒管,「租房費用啊,甚麼都沒有。」他說。

「我們一開始投親靠友,但只能住個三五天就搬走了,時間長了,誰家也不行。現在大家都是租房子,再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馬上飯都沒得吃了。」陳亮說。

陳亮回憶發洪水的頭一天晚上,當局讓撤離,並沒有說要洩洪,甚麼東西都不讓他們搬,臨走的時候甚麼都沒有帶。

「7月22日早上8點半撲(水)的,我們想把東西搬到門口,當兵的來了說不讓搬,直接把人就帶走了,甚麼東西都沒有帶出來,只帶了一身的衣服,連洗換的衣服都沒有,出來後,全部都是自己買的。」

陳亮介紹,現在他們租房住的20多平方米的房子,租金每月500多元人民幣,並且不斷漲價。

「我家裏有2個小孩,四個人,一個月所有的費用(包括房租)得二三千元,還得撫養父母、爺爺,老人都搬出來了。」

「你最起碼得讓老百姓吃飯吧,得給我們個溫飽吧。」陳亮說,民眾到同大鎮政府去反映,鎮裏都給打發回來了;到縣裏反映,縣裏也給推回來了;他們找不到地方為他們說話。

他還表示:「以前哪裏有災有難我們都捐,現在我們有災,就是有捐款也輪不到我們的,我們老百姓也得不到,都被各級政府和官員貪了。」

石大圩是被扒開洩洪 當局不承認

尤其讓陳亮感覺嚥不下這口氣的是,當初石大圩並非「潰壩」,而是為了保其它地區被人為扒開洩洪的,但當地政府一直不承認,說成是「潰壩」。

陳亮說,當時有說法是上保江蘇,下保合肥,如果他們這裏不洩洪的話,合肥就要淹掉。但政府應該把老百姓安頓好啊,但現在政府不管不問。

「這口氣嚥不下去。明明是挖開的,是放的,為甚麼政府不承認是放的呢,而是講潰壩呢?為甚麼?我們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難道一個交代都沒有嗎?」

陳亮表示,他們當地人口幾萬人,2個鄉鎮,良田大約有十萬畝,主要是種植水稻和養殖業,還有工廠,全完了。

半生積蓄泡湯

除了現時的生存困境,他們的另一個擔心是,水退後,房子到底能不能住人?

「我們最擔心就是房子,到底能不能住人,因為泡的時間太長了,40多天了。」陳亮說,這是他們大半輩子辛辛苦苦才建的,現在全部泡湯了。但政府連個慰問都沒有。

陳亮說,自己住在新渡街道,前幾天想辦法回家取點兒東西用,可以省點錢不用買,但回家一看慘不忍睹:「甚麼東西都不能用了,家裏面臭得不得了,都不能進去。衣服全部給水淹掉了,甚麼都不能用了。」

陳亮還有兩個實體店,其中一個是建材店,店裏的所有東西也全部淹掉了,損失大約四五百萬。

「一個月瘦了十幾斤,上火,大半輩子都砸在了店裏,還有外債、貸款在身上。」陳亮說,「現在老百姓有苦說不出,心都涼的了,真沒辦法,對共產黨是死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