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暴雨以及長江洩洪,安徽巢湖、長江一級支流滁河持續超歷史最高水位,滁河堤壩爆破洩洪淹沒大量農田。巢湖流域多處開閘洩洪,致附近多鎮被淹,很多店家來不及收拾,損失慘重。

21日上午10時24分,巢湖中廟站水位已經達到13.36米,超歷史水位。巢湖流域多處開閘洩洪,導致環湖柘皋鎮、槐林鎮、高林鎮等災情嚴重,洪水淹沒一層樓,很多商家物資和店舖被洪水浸泡,損失慘重。

「店裏最深達2米」

柘皋鎮一家賣凍貨、糧油、調味品的店主劉先生對大紀元透露,當局洩洪是19日凌晨,他們都沒有得到通知,否則也不會受災這麼嚴重。

「我們現在整個鎮上受淹的(地方),基本上東西都沒有撤離出來。都是水已經開始漲了然後才開始撤離東西,根本都來不及。」

劉先生說,他的店裏水最深的時候曾達到2米深,店裏根本進不去。23日白天水位是退了不少,水位退到他胸部的位置。他們才划著船進去了,救一些貨出來。

「損失目前預估的是最少十萬元,我這是算少的,有一個搞裝修的老闆,損失將近五百萬,家裏的板材全都泡了。」

洩洪不通知 店家來不及撤離

劉先生說,開始根本就沒人通知居民是洩洪,「我以為就是一般性發水,我把東西全部架起來,架了家裏椅子那麼高。等我架空完了的時候,水已經到我們店的門檻了,我跑到河邊去看,河裏的水位比我們的水位高出五十厘米。我回到店裏立馬把該撤的撤,根本來不及了」。

劉先生說,他有個朋友,家裏地勢更低些,半夜睡得好好的(就發生了洩洪),穿上衣服,穿著拖鞋就跑出來了,甚麼都沒有帶出來,「他們那水深最多的時候淹到平房屋簷」。

村民初步預估這個水半個月才能退得掉,就算半個月退完之後,店裏(需要)裝修,亂七八糟(的善後),估計一兩個月下來不可能恢復。

劉先生表示,現在不少老百姓都是自己找地方住,政府不管。還有村民在水裏面的樓上住著,但樓上停電停水,吃的話就自己租船,或者找人送。

「我家裏兄弟姐妹多,自己這住不了去別的地方住。大多數現在都自救,沒有能力自救的才打政府電話。」

村民問責政府

劉先生認為,村民的要求其實很簡單,「洩洪之前可以通知我們村民一聲吧。我們可以來得急處理啊,現在我們這邊沒有政府通知撤離,如果提前三個小時通知,我們都有車,有些東西直接上車裝走了。如果水上來了,在水裏面三個小時和不在水裏面三個小時,那不是一個概念,如果沒有水,三個小時你的貨最起碼能搶到百分之八九十。」

劉先生說,他們鎮被淹的面積達到百分之六七十。鎮中心最繁華地帶的三個大超市都淹了,全淹了。他有一位朋友,一家五口人,從武漢來這裏打拚了許多年,現在一下子全沒了,冷庫裏面肉全部被泡了。

但現在他們因為搞得精疲力盡,還沒有精力去問責政府。

「這件事結束以後,這些個體商戶肯定要聯名去找政府要說法,要政府給個說法。甚麼保大家,捨小家,無所謂,關鍵是你得通知我們一聲,這個說法你得給我。」

22日水位快三米 直逼二樓

柘皋鎮另一位女村民張玉(化名)對大紀元表示:18日晚當局開閘洩洪,當局完全沒有人通知,19號就淹水了,20號水已經達到最深兩米。22日水位基本上快三米了,直逼二樓,一樓已經是全沒有了。

「19日早上水深到腿,到上午到腰,等到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水就已經到人頭了。」張玉說。

「我家裏一樓基本沒有了,鎮上很多商店,因為沒有提前通知,突然就被淹了,很多全部都沒了,現在就是保人,先人撤離。我們鎮都沒有通知撤離。」

22日已經沒怎麼下雨,但上游一直在放水,水一直在漲。

張玉說,巢湖市很多地方被淹,水廠也淹了,現在大家都在搶礦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