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烏魯木齊及更多地區,封城一個多月,很多人仍然不讓外出,日日在家。(視頻截圖)
新疆烏魯木齊及更多地區,封城一個多月,很多人仍然不讓外出,日日在家。(視頻截圖)

封城月餘 新疆人夜間窗口吼叫抒壓

8月24日,中國大陸微博上的「#北京超話」和「#烏魯木齊超話」,被人們刷爆。在這兩個標籤之下,很多人在議論新疆防疫中,目睹了很多怪現象,接下來舉幾個例子。

新疆烏魯木齊及更多地區,因為爆發疫情,封城一個多月了,烏魯木齊現今只有部份小區允許人們有條件地下樓活動,更多地方的人仍然不能出門,日日在家。

一段影片在網上流傳,顯示出8月23日夜幕下的烏魯木齊,居民們趴在各自的窗口,朝外大聲吼叫、發洩。

這個場面,不禁讓人想起武漢市民,也因為封城1個月不得出門,憋得在窗口大聲喊叫發洩,有的人喊得很淒厲,那場人聲「交喊曲」,當時被比喻成「來自地獄的聲音」。如今烏魯木齊也出現了相同的狀況。

也不知道在中共治下是怎麼回事,不止一個地方的人,已經被逼到在自己家窗口吼叫,選擇這種低成本高效能的宣洩或抗議的模式。

至少從去年8月份開始,香港人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就啟動了每晚十點在各自家的窗口,大聲喊叫反送中口號,比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以示抗議。不知道這種活動現在還有沒有。但是在香港反送中期間,這種默契相約,一起在窗口喊口號的活動,持續了比較長的時間。

雖然武漢和烏魯木齊與香港喊叫的內容不同,香港是直接抗議,武漢和烏魯木齊只是吼叫發洩,但是即便如此,這種人們在高壓統治下,由內心憋悶的怨憤,漫溢到口上而產生的共鳴,依然讓獨裁統治者害怕。任何形式的集體行動,都會讓它緊張。

所以,中共當局開始對人們漫無目的的大喊,祭出了管制措施。

烏魯木齊市民因走出家門或拒絕喝藥,被拷在燈柱下、樓梯扶手上或街邊圍欄上,以示懲罰。(視頻截圖)
烏魯木齊市民因走出家門或拒絕喝藥,被拷在燈柱下、樓梯扶手上或街邊圍欄上,以示懲罰。(視頻截圖)

新疆人被禁足禁吼禁微博 只剩餵藥

一張不起眼的小紙條,在網上傳了出來。那是一個烏魯木齊小區發給居民的所謂「入戶指引」,專門提到晚上大喊的問題。上面問到,你是否8月23日晚參與吼叫,如果沒參與,那就繼續保持,不要參與「煽動性」活動,「安靜」等待解封,如果參與了,那這類行為是違法行為。還特別提到,公安已經經過「技術偵查」,對煽動人員進行約談,「入戶指引」還威脅說,小區混亂必定影響防疫工作,直接影響解封時間,言外之意就是說,你越喊,封鎖時間越長。

有人在替烏魯木齊人抱不平,說在自己家窗口,喊兩句也不行嗎?事實告訴人們,這不但不行,而且要被嚴管。

烏魯木齊市民因走出家門或拒絕喝藥,被拷在燈柱下、樓梯扶手上或街邊圍欄上,以示懲罰。(視頻截圖)
烏魯木齊市民因走出家門或拒絕喝藥,被拷在燈柱下、樓梯扶手上或街邊圍欄上,以示懲罰。(視頻截圖)

烏魯木齊晚上人們大喊的事,驚動了當局,當地下發通知給基層公安,如發現當地人的聊天群裏,有好幾個人約好幾點一塊兒喊的,一定要先行制止並匯報,因為有小區大喊的影片已經傳到國外的推特上。從字裏行間的語氣中可以看出,當局對這些醜事傳到海外,是很害怕的。

也有人在聊天群裏威脅,堅決不允許喊叫,發現嚴肅追責所有人。同時威脅不要私自開門,不然在門上加裝電子鎖。

有推友評論說:從「造謠的」要被抓去警局,再到看見新疆車牌就舉報,再到吶喊,完全就是武漢的事再演一遍。

一場疫情,就能讓當局名正言順地畫地為牢,把你家變成監獄,這也是「社會主義優越性」的體現之一。

在新疆還發生一件事,就是政府強制當地人喝一種藥湯,不僅小區住戶們要喝,在酒店隔離的也要喝。

但是從當地反映出的信息看,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喝的是甚麼藥,有甚麼用。

有新疆當地人發微博說:半夜三點敲門把人叫起來,拿了兩瓶中藥,必須當場喝,留到明天喝不行,因為送藥的人要拍照記錄。結果這個抱怨的內容,被相關管理人員發現,反駁說:上面怎麼安排我們就怎麼落實,為了幹這個事,一天都不怎麼吃飯,云云。反而是強迫別人喝藥的人成了最委屈的人,但人家有一句話說得對,執行的是「上面的」安排。

還有一張照片,還未能核實,顯示有拒絕喝藥的人被銬在路邊鐵欄杆上,站在傍邊的防疫管理人員手裏拿著藥,說是準備硬灌。不過也有說,是因為私自出門被銬在路邊。但無論哪一種,這種做法是無法讓人接受的。

也有住在酒店隔離的烏魯木齊人,兩天左右已經發了第二輪藥,要大家喝的時候錄影片,然後發到群裏,後來是直接一天三次,登門「拜訪」,親眼看人喝藥。

為人民服務的口號,已經在新疆活生生變成「餵人民服藥」,大家當然心有不滿,不少人就在社交媒體、網站上去傾訴、抱怨。

有人就說:一天兩大瓶,一盒「蓮花清瘟」,沒病都要吃死了,並哀求說,放過孩子吧,我真的不想喝藥了。

但是,這種抱怨,在新疆也不行了!

有人在網上「聊天室」被警告,要求把關於發藥的事刪除,因為現在不喝藥是違法的。

還有一個管治辦法更為徹底。有人收到通知,竟然被要求刪除自己的微博帳號,而且所有的都要停用。並且威脅說,使用微博發不良信息的,團場、社區都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怎麼追究呢?會影響相關人員的就業、影響子女考學,等等。

還有新疆當地人在8月23日發消息說,他所在的社區,挨家挨戶敲門,讓人們簽署承諾書,不在各個社交媒體發佈真實影片。

「買不起房」、「吃不飽」也成敏感詞

新疆防疫期間,其實發生了好多事。但是通過社交媒體和網絡傳出的影片、影像明顯變少了,連文字都少了,可能與當局對當地人在網上發言加重管治有關。

我看到一個在封城期間,烏魯木齊發生的悲劇。一個53歲的女士最近去世了,她有其他疾病在身,行動也不便,需要人照顧,但是小區因為封城政策不敢放人,她要去投奔的親戚家的小區,也因為封城政策,不敢收人。

就這樣,這位女士想想,那就再等等吧,自己在家熬著,結果就在烏魯木齊封城的第35天,她在家中撒手人寰。社區的人後來推開她家門,發現女士跪在便池前,身上都長了屍斑。根據分析,她當天是因病去家裏的衛生間便池嘔吐,結果當場休克、死亡。

這些在封城中發生的悲劇、醜劇、鬧劇,不斷出現,還不知道有多少事,因為信息封鎖,被掩蓋著。

而大陸當局對信息的封鎖越來越嚴厲。在「抖音段視頻」上的一個影片播主,就因為說了幾句自己「買不起房」,就被抖音社區扣上「破壞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的大帽子,禁止直播10分鐘。

往往,中共要做甚麼事,都會打著「國家、民族」的名義,然後把自己的真實意圖,藏在「國家」兩個字之下。

也有一名大陸網友在近日說,自己的暱稱裏有「吃不飽」三個字,結果成了敏感的稱呼,被大陸各個社交媒體網站通知修改。

老百姓說「吃不飽」被警告,但是習大大號召「不浪費糧食」就可以在各地暢通無阻、大行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