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官楊潔篪8月受邀訪韓,與南韓安保室室長徐薰會面。然而,自南韓宣佈該消息的當天,南韓原本穩定的疫情出現波動,每日新增確診人數翻倍增加。結合他國經歷,讓人不禁聯想楊潔篪訪韓與疫情之間的關係。

8月21日,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結束對新加坡的訪問後,21日下午抵達南韓釜山,22日上午於釜山威斯汀北韓酒店與青瓦台國家安保室室長徐薰舉行會談。

這是楊潔篪2018年7月以來,時隔兩年再次訪韓,也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全球爆發以來首個訪韓的中共高官,此行被認為是為習近平訪韓鋪路。

據悉,徐薰與楊潔篪當天進行了6個小時的談話,就疫情應對措施、韓半島問題與國際形勢等話題進行了交流,並商定在疫情穩定、條件充足的情況下,將儘快促成習近平訪韓事宜。

南韓進退兩難

青瓦台發言人通過書面簡報表示,楊潔篪介紹了最近中美關係現狀和中方的立場,徐薰強則強調中美兩國的共榮友好關係對東北亞以及世界和平繁榮的重要性。

韓媒分析,楊潔篪可能傳達對美國行動的不滿,要求南韓支持或至少保持中立;徐薰對此持中美共榮和友好合作的原則,沒有當即同意中方的要求,而是積極說明南韓對現狀的立場,並尋求中方理解。

在中美兩國經歷「港版國安法」、台灣問題、南海紛爭和新疆維吾爾族人權鎮壓等事件致矛盾日益深化的情況下,有分析認為,楊潔篪訪韓可能直接或間接請求獲得南韓方面的支持,而這對南韓來說是不小的負擔。

在美國號召西方圍堵中共之時,與美國同盟的南韓卻沒對中共做出任何批評。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2016年「薩德」在南韓落地後,中共對南韓經濟實施制裁。雖然南韓民眾對中共的感觀普遍負面,但中共以經濟影響他國政治,南韓當局因此不願批評中共。

有評論人士認為,南韓本來就是美國的盟友,在軍事上求助於美國,而且與美國保持著「戰略夥伴關係」,與中共方面僅存在經濟上的合作,所以中共欲破除孤立困境的算盤不會有多少收穫。

但也有分析認為,由於本屆南韓政府有著明顯的親共傾向,關鍵時刻,在中美兩個陣營中究竟做出何種選擇、將招致何種結果,還有待關注。

疫情再起 國家和個人面臨第二次選擇

8月以來,南韓境內每日新增確診人數保持在60名以內,且以海外入境者居多。而8月13日,外交界公佈楊潔篪訪韓的消息後,當天新增確診人數突破百名大關,達到103人,此後一直居高不下且呈逐漸增加趨勢:14日~22日分別確診166人、279人、197人、246人、297人、288人、324人、332和397人。

楊潔篪22日離開後,南韓23日新增確診病例共計266人,較幾日前有所下降,24日、25日又小幅升至280人和320人。在痊癒出院者比例持平而確診人數暴增的情況下,南韓醫療體系承受著極大的壓力,首爾學校全面關閉,轉入遠程線上教學,全國陷入緊張局面。

時政評論員楊威在《大紀元》發表的《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中,列舉了美國、香港疫情二次爆發的實況,並指出,「中共病毒繼續沿著共產因素的路線蔓延。凡是仍然沒有認清中共的,或者抱著僥倖心理的,甚至還想投機取巧的國家、地區和個人,二次疫情很可能無法避免。」「還沒有明確遠離中共的,再次面臨第二次的選擇……這一次,可能不只需要選擇遠離中共,可能還需要選擇是否站出來反擊中共。如果能明確地加入美國和中國人民的正義陣營,聯合起來擊潰中共政權的,將能獲得更大的護佑和神助。」

《大紀元》今年3月刊登的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中提到,「為政者,或代表國之民意,或掌舵主政方向,一念間定下的邦交國策不但決定了自己的未來,亦關聯到萬民之福祉;一旦混淆了中國和中共,甚至錯信了中共,就可能將自己以及無數國民都推入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