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會議剛結束,中糧集團總會計師駱家駹涉嫌嚴重違紀被查,此事正值中國糧食危機徵兆雲集之際,引發外界關注。從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到中共社會科學院,從企業到學校,近日都在紛紛強調「糧食問題」,讓人不禁好奇,中國最大的糧食流通企業——中糧集團的總會計師在此時落馬,是否意味著甚麼?

想了解一下中糧集團營運情況,筆者查找該公司2019年年度報告。詫異是,不論是中國貨幣網、還是上海清算所刊登的「中糧集團2019年年報」,都缺失了50多頁。

中國貨幣網是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為銀行間市場提供交易所需信息。在銀行間市場發行短期融資券、中期票據的企業都會在上面披露企業基本的信息,包括年報、債券募集說明書、評級報告等以供投資者審閱分析。

「上海清算所」全稱是銀行間市場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國人民銀行認定的合格中央對手方,是中共國公司信用債券登記托管結算中心。

企業在市場發售債券,定期披露財務信息是最基本要求。而作為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100%擁有的中糧集團,共143頁「2019年年度報告」,少了三分之一,從第55頁到第109頁完全缺失。

這55頁中正好包含財務報告中最重要科目,資產、負債、所有者權益以及主營業務收入、主營業務成本、財務費用等明細。沒有這些重要科目的明細,筆者只好根據財務報告上的數字粗略的提出一些基本的疑問了。

中糧集團2019年末列示5,979億資產,其最大的組成是存貨(佔總資產28%),那麼存貨質量如何?有多少是滯銷存貨?存貨價值有被虛增的可能?

第三大資產科目竟然「其它應收款」,(共613.57億,佔總資產10.2%),這個經常被金融分析師成為「垃圾桶」的科目包含著和哪些對手方的甚麼性質的資金往來?是否包含著不願意告人的甚至違規的資金拆借?作為一個糧食貿易公司,貿易相關的資金往來科目「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一共才183億元,不到「其它應收款」的三分之一。

據聯合資信評估有限公司2020年6月29日出具的中糧集團有限公司2020年跟蹤評級報告,中糧集團2019年末全部債務達2157億元,是息稅折舊前利潤 (EBITDA)的8.15倍,表明財務槓桿已很高了。食品貿易並不是一個資本密集型產業,不需要大量的資本支出,中糧集團2019年的資本開支只佔營業收入的1.65%。那麼是甚麼原因讓中糧集團有這麼高的財務槓桿呢?2,157億元的債務都用去了哪裏?

當一個企業的高管出事的時候,一般會對公司帶來負面影響,分析師常常會問:是否影響企業營運,是否影響企業在銀行和資本市場的聲譽進而影響它的再融資能力?一旦影響再融資能力,企業是否會發生現金流斷裂的情況?

然而,當這個企業是國有企業時,出現上述這些問題就會被以「不了解中國國情」嘲弄了。分析師常常被告知「這是中共中央所有擁有的企業,是國家所支持的企業」,這個理念讓很多企業的傳統分析方法變得毫無用處。相反,「它會收到中共大力支持」成為很多銀行向它們放貸或投資者向它們投資的邏輯。

這個邏輯,讓像中糧這樣的央企很容易可從市場上拿到便宜資金,不論它們營運效率多低、盈利能力多差亦或是債務有多高。「這些央企會收到政府支持」已成為市場上慣性預期。這個預期可讓它們不停再融資,債務也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風險也隨之越來越大。

累積的高額債務如何償還呢?有人說,可以通過「再融資」,也就是借新債還舊債。但是「再融資」不能解決風險,只是將風險又向後推了一推罷了,而風險的延遲是以增加風險為代價的。別等到企業崩塌之時,才回頭發現,我們當時是多麼的天真的相信「中共會支持它」。

像中糧這樣的央企,很多都有政府所給予的壟斷資源,為何會把債務累積到如此之高?他們借到的這些錢真的用於企業的正常營運了嗎?還是被裝入了高管的腰包?或改做其他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