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Guterres)表示,美國和中國的關係「從未像今天這樣失調」,他警告,中美兩大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升級,可能將世界劃分為「兩個集團」,對全球來說是巨大的風險。

聯合國面臨解體之危,中共倒打一耙

針對聯合國的勸誡,8月19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一口氣數落了美國的一連串不是,他聲稱:當前中美關係遭遇嚴重困難,原因在於一段時間來,美國政府「單方面挑起事端」,「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方利益」。美國「一小撮政客」出於「一己之私利」,「蓄意煽動反華情緒」。

趙立堅還稱:「我們敦促美國個別政客從中美兩國和世界各國人民福祉出發,認真傾聽國際社會的呼聲,摒棄陳舊過時的冷戰思維,客觀看待中國和中美關係,同中方相向而行,推動中美關係回到協調、合作、穩定的軌道,共同維護世界和平、穩定與發展。」

聯合國的中共陣容

聯合國公開資料顯示,聯合國現有會員國193個:亞洲39個,非洲54個,東歐及獨聯體國家28個,西歐23個,拉丁美洲33個,北美、大洋洲16個,包括了所有得到國際承認的主權國家。設有2個觀察員國(梵蒂岡和巴勒斯坦),此外還邀請國際組織、非政府組織、實體參與聯合國事務。目前,聯合國可分為三大陣容:親美國家陣容、親中共國家陣容、中立國家陣容。

6月30日,中共強行通過了港版國安法,為掩蓋其破壞「一國兩制」的罪行,習近平亮出了他的外交底牌,當天公佈了69個(親中國家名單)支持香港港版國安法的國家,這其中有:安提瓜和巴布達、巴林、白俄羅斯、布隆迪、柬埔寨、喀麥隆、中非共和國、科摩羅、剛果(布)、古巴、吉布提、多米尼加、埃及、赤道幾內亞、厄立特里亞、加蓬、岡比亞、幾內亞、幾內亞比紹、伊朗、伊拉克、科威特、老撾、黎巴嫩、萊索托、毛里塔尼亞、摩洛哥、莫桑比克、緬甸、尼泊爾、尼加拉瓜、尼日爾、北韓、阿曼、巴基斯坦、巴勒斯坦、巴布亞新畿內亞、沙特阿拉伯、塞拉利昂、索馬里、南蘇丹、斯里蘭卡、蘇丹、蘇里南、敘利亞、塔吉克斯坦、多哥、阿聯酋、委內瑞拉、也門、贊比亞、津巴布韋、俄羅斯、阿富汗、佛得角、塞爾維亞、亞美尼亞、乍得、吉爾吉斯斯坦、坦桑尼亞、馬爾代夫、埃塞俄比亞、科特迪瓦、馬達加斯加、印度尼西亞、越南、阿爾及利亞、尼日利亞。

有專家認為,聯合國一旦解體,上述69個國家就是未來「一球兩制」的中共陣容。

聯合國大部份機構已被中共掌控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的這份報告顯示,將近三分之一的聯合國機構由中共官員掌舵。其中包括自2015年一直由趙厚麟執掌的國際電信聯盟(ITU)。在聯合國任職前,趙曾在中國郵電部工作,該部現隸屬於工業信息技術部。國際電信聯盟是聯合國系統內一個重要組織。多個政府主張應賦予國際電信聯盟對互聯網的絕對權力。南韓媒體聯合通訊社詢問趙對北京互聯網審查機構的看法時,他對此不屑一顧。

另一個受北京控制的聯合國機構是監管全球航空旅行和航空業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該組織由柳芳掌管。柳芳的職業生涯始於中共政權下的航空部門。因對自治台灣的敵意和對航空旅行徵收國際稅的提議,國際民航組織(ICAO)已變得聲名狼藉。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由北京前財政部副部長李勇執掌。在為古巴和伊朗的獨裁政權提供資金後,多個西方政府退出了這家臭名昭著的聯合國機構。掌管這家機構的李勇經常為華為等中國公司進行辯護和宣傳,經由北京的宣傳機器來誇大宣傳,並聲稱聯合國對此表示支持。

最新落入北京控制的是總部位於羅馬的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去年夏天由屈冬玉接掌。根據媒體報道,北京通過賄賂和威脅來鎖定這一有影響力的職位。聯合國糧農機構制定世界範圍的農業政策並分發糧食援助。中共誇口說在聯合國制定「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中它發揮了「關鍵作用」,聯合國大肆宣揚這個議程為「人類總規劃」。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也加入對中共阿諛奉承的行列,要將「一帶一路與可持續發展議程相結合」。

據媒體統計,目前聯合國15機構大部份已被中共操控。詳細情況請看下表:

其他聯合國職位

掌控聯合國其他重要領導職位的中共國人還包括自2017年起一直擔任聯合國經濟社會事務部副秘書長劉振民。他從另一位中共國官員手裏接棒。劉曾擔任外交部副部長。

另有徐浩良擔任聯合國發展署(UNDP)助理秘書長,該署一直有著為共產政權推波助瀾的歷史。

一個例子是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聯合國發展署就以「發展」為由,幫助北京的平壤盟友建立了一個半導體工廠。北韓政權利用該工廠生產導彈零件。

薛捍勤擔任聯合國法庭副庭長。聯合國法庭是聯合國的主要司法機構。該機構自稱為「世界法院」,旨在解決政府間糾紛。

北京派出的代表也擔任領導副職。例如劉健擔任聯合國環境署(UNEnvironment)的首席科學家和科學部代理主任。聯合國環境署是幫助制定全球環境政策的組織。

中共的官員一直大力提倡削減西方國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而中共國自己的排放量卻持續增長。

中共官員唐虔擔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助理總幹事直至2018年。

2017年北京提名唐虔執掌整個教科文組織,最終失敗。

在此次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中因亦步亦趨跟隨北京論點而飽受批評的世界衛生組織中,中共官員任明輝被任命為「全球健康覆蓋面」項目的助理總幹事。在被北京支持的譚德塞取代成為總幹事之前,世界衛生組織由陳馮富珍執掌。陳是忠於北京的香港官員。因為中共病毒醜聞,特朗普總統最近手撕世界衛生組織,稱其「全心全意為中共服務」。特朗普總統還下令暫停為世界衛生組織提供資金,等待對該組織應對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調查結果。

聯合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副總幹事也是由中共官員王彬穎擔任。北京曾游說讓王彬穎成為該機構總幹事,但專家們擔心如果中共官員掌控這一機構,北京將有權使用世界最大的知識產權和知識機密的信息庫,威脅美國的公司和國家安全。

美國開始逐漸退出聯合國重要組織

針對中共對聯合國的惡意滲透,美國開始逐漸退出聯合國一些重要組織。

今年4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將暫停向世衛組織撥款,直至對該組織在疫情初期應對是否得當的評估完成為止。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杜加里克表示,美國政府於7月6日通知聯合國秘書長,它將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並告知這一決定將於2021年7月6日正式生效。

世衛組織網站顯示,美國在2016年-2017年,和此前的許多年裏,都是該組織的第一大捐款方,在2016年-2017年間共出資9億4,560萬美元,佔到該組織自願捐款的76%。世衛組織表示,美國所提供的資金在徹底消除脊髓灰質炎、危機響應和應對伊波拉疫情等方面均發揮著重要作用。

在美國宣佈暫停向世衛組織撥款之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曾發表聲明,強調當前正值各國團結一致,努力抗擊2019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之際,作為率領和協調全球抗疫行動的機構,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源不應在此時遭到削減。

2019年1月1日,美國和以色列正式宣佈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兩國一年多前以教科文組織助長「反以色列偏見」為由,相繼宣佈「退群」。

2020年2月5日,特朗普曾對媒體說,如果不按美國想法修改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政府採購協議》,美國將退出世貿組織。

2019年4月11日,美國開始了新的進程。根據《協定》的規定,美國向聯合國正式提交了退出《巴黎協定》的通知,並於今年4月11日正式生效。

2018年6月19日,美國宣佈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NationsHumanRightsCouncil),稱該組織存在「政治偏見」。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妮基·黑利(NikkiHaley)與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Pompeo)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了退出決定,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未能有效捍衛人權。

聯合國債務纏身難以維持

缺錢已成為聯合國維持正常運作的一道難題。由於大金主美國不斷拖欠聯合國會費,從而導致聯會國財務告急。2019年6月4日,古特雷斯在聯合國第五委員會召開的會議上說,過去幾年裏,聯合國財政狀況日益惡化。截至2018年底,會員國拖欠會費總額5.29億美元,相當於去年聯合國常規預算應分攤額的20%以上。今年截至目前,欠款仍達4.92億美元。

為了補上聯合國資金漏洞,古特雷斯曾一度考慮賣掉自己位於曼哈頓的官邸。他說:「我來這裏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是否能賣掉這棟住宅。」這座官邸是一棟聯排別墅,花園俯瞰紐約東河,價值估計達到數千萬美元。

法新社援引聯合國官員說,美國是聯合國維和行動的最大財政捐助國,但欠下的債務也最多,達8.52億美元,其次是巴西、日本、委內瑞拉、沙特阿拉伯和阿根廷。特朗普政府2018年12月宣佈,將其對聯合國數十億美元維和預算的繳款上限從28.47%降至25%。

上一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曾指出:「聯合國效率低下和超支情況眾所周知。我們不會再讓美國人民的慷慨被利用,或者根本得不到限制。」

事實上,聯合國現金短缺並非新鮮事。2018年7月,古特雷斯也曾表示核心預算已出現赤字,並督促成員國儘快支付欠款。他當時表示:「像我們這樣的機構,不應屢遭破產之苦。而可以肯定的是,當我們無法回應我們所服務的人的求助請求時,他們會感受到更大的痛苦。」

聯合國改革勢在必行

全球第二人口大國印度對聯合國的現行制度也存在諸多不滿。2020年6月18日,第74屆聯合國大會舉行全會投票,印度、墨西哥、愛爾蘭、挪威和肯雅等五國當選新的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在會上,印度聯合了150個國家要求取消五常的否決權,並申請五常之位輪流擔任。

印度一直把「入常」當作衡量其成為全球大國的重要標誌之一。在「入常」問題上,印度堅持要麼擁有與「五常」同樣的否決權,要麼在所有常任理事國擁有完全平等權力之前「五常」不得使用否決權。並且,印度明確表示這個問題「不容談判」。

有專家認為,目前聯合國存在許多問題,如:制度設計問題、建制問題、官員腐敗問題、經費問題、中共惡意滲透問題、官員不作為等問題。如果不能作出改革,各大國利益不能得到有效平衡,就會失去其存在的意義。近幾年來,中美兩國關係日益緊張,幾乎把聯合國推向了解體邊緣,如果兩國關係不能及時得到改善,聯合國將難逃解體的厄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