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軍事對抗升級,美國防長抨擊中共有野心,將中共列為美國首要戰略對手,放話美國將在亞太各地部署軍隊以對抗中共,並強調「不怕打仗,要打就要贏」。學者解讀中美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白宮高官表示,美中一旦開戰,中共軍隊立馬崩潰,中南海對此心知肚明。

美防長:中共有野心 是美國首要戰略對手

7月24日是美國現任國防部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上任一周年。7月18日,美國國防部以「埃斯珀培標記作為國防部部長充滿大事的一年」為題,發表這一年來對他的回顧性採訪內容。

埃斯珀表示,當他成為美國第27任國防部部長後,他的首要使命是貫徹美國的《國防戰略報告》(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他說,中共有取代美國的野心,是美國的首要戰略競爭對手。

埃斯珀7月18日受訪時說:「我們正處於強國競爭的時代。這意味著我們的主要戰略競爭對手是中國(中共)。」

「十分清楚——他們(中共)有取代我們的野心,肯定想最好是在全球舞台上(取代我們)。」埃斯珀表示,中共試圖改寫二戰以來有效維護世界和平的國際秩序。美國和盟友珍視個人主義與民眾的選擇自由,重視新聞自由、宗教自由與集會自由,因此制定了建立在這些規則之上的國際秩序。但中共並不珍惜這些自由。

他說,美國不擔心中國的崛起,但是「在中共統治下的崛起」令人擔憂。埃斯珀指出,中國軍隊忠於中共,「他們把黨置於首位」,而美國的軍隊宣誓捍衛憲法,兩國的志向非常不同,各自價值觀也不相同。

「如果我們不能清醒地面對中國(中共)可能帶來的挑戰和威脅,那麼我們就會發現我們生活在一個我們不想生活的世界中。」埃斯珀強調。

埃斯珀:美國將在亞太各地部署軍隊以對抗中共

埃斯珀7月21日通過視像連線方式,在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發表講話。

埃斯珀闡述了美國的印太戰略,指出美國對確保印太地區的自由與開放是一個長期的承諾,它植根於美國的價值觀與美國和該地區的盟友、夥伴的經濟紐帶。

美國在不斷地要求中共停止一系列挑釁行為的同時,也深入與印太各國防務部門合作,提升美國的區域軍事威懾力。

埃斯珀認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對世界造成的災難性影響,強化了建立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必要性。他強調說:「這種秩序植基於透明、公開、誠實等共同的價值觀。我感到關切的是,儘管美國與夥伴們,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代注重相互支持;但中國共產黨則繼續系統性地破壞規則並進行脅迫及其它惡意活動。」

埃斯珀還表示,美國將在亞太各地部署軍隊以對抗中共。美軍嚴肅對待中共在此地區的軍事威脅。他強調,美國不希望發生武裝衝突,但也會做好作戰的準備,而且要戰就要戰勝。

埃斯珀說:「我們無意尋求衝突,而是希望與中國(中共)建立一個有建設性的、以結果為導向的關係。同時,在美中防務關係上,我們希望建立溝通和降低風險的渠道。」

埃斯珀強調,另一方面,美國已為維護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做好戰略準備,包括:加強研發新武器、發展艦隊、空軍,以及部署陸軍遠程武器。

美防長:不怕打仗 要打就要贏

埃斯珀8月5日在華盛頓智囊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舉辦的年度安全論壇視像研討會上,再次針對中共說重話。他表示,現在五角大樓關注的焦點是與中共的競爭,美國不只視中共為太平洋上的競爭對手,更是全球競爭對手。

一旦必須有所回應,必須戰勝。埃斯珀說,「中國(中共)是崛起的威脅,我並不認為中國的威脅是無可避免的,但是,無論情況如何,該與中國(中共)戰鬥時就該戰。而我要確保的是,美國要戰就要贏,在每一個領域都要比中國(中共)更有優勢。」

埃斯珀指出,在五角大樓的國防戰略報告(NDS)中,美國已經認清主要戰略競爭對手,按照順序第一是中共,其次是俄羅斯。他還強調,美國會加強與軍事盟友的合作與協調。

埃斯珀還督促全球盟友團結一致對抗中共。他說:「我們希望能讓中國走上正確的軌道,與我們分享同樣的價值觀,至少尊重國際規則或準則,而不是試圖改變它們。」「我們看到中國(中共)變得更加咄咄逼人,試圖利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悲劇來達到宣傳目的。他們確實做得太過火了,我們看到他們繼續炫耀武力。」

埃斯珀表示,為了應對中共,美國國防部將進行全面調整,從軍事教育到全球作戰司令部進行重點轉移,所有目標都是為了對抗中共,並努力與《國防戰略》的大國競爭策略保持一致。措施包括:要求國防大學課程的50%集中於中國,以幫助軍官了解競爭對手的政治、軍事、經濟目標、價值觀,以及中國共產黨的組織。

「我已將中國(中共)判定為對我方部隊步步緊逼的威脅」埃斯珀說,「我們現在正加強了解中文戰鬥指令。」

同時,美國也將加強對盟國的軍武銷售,埃斯珀認為,這不僅可建立關係,還可改善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中美之間的競爭可比擬為全球性競賽,還需要關注中共對非洲國家的影響力。「我們正處於一個新時代。」埃斯珀說,「我們必須繼續使盟友更強,並發展新的合作夥伴。」

傅高義:中美有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

法國廣播電台7月19日引述法新社報道,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時殷弘表示,中美無疑開始了新的冷戰;哈佛大學國際關係教授華特表示,美中處於競爭關係,其中包括中共稱霸亞洲的慾望;美國企業研究所學者馬斯特羅則形容,美中關係為冷戰,十分危險,中國的情況完全不同於冷戰。從負面看,雙方確實有可能發生熱戰。

法國漢學家、香港浸會大學教授高敬文則認為,問題的真正核心在於——世界能夠容忍一個獨裁政體(中共)成為全球第一超級強權嗎?

美國哈佛大學社會科學院榮休教授、前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主任、90歲的傅高義(Ezra Vogel)在接受中共喉舌《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中美兩國有發生武裝衝突的可能性,如果回顧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的歷史,就可以看到這樣的可能性;一戰始於一件小事,並很快波及多個大國,儘管它們並未計劃參戰。他說:「今天,如果南海發生一場很小的摩擦,就可能會很快升級。如果不能對此有所控制,就很可能帶來災難性後果。這將非常可怕。」

學者:無人能排除中美戰爭的可能性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接受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博帳號「俠客島」採訪時表示,中美建交前30多年間,美國對中國的態度是「接納」並對中國抱有「希望」,但現在美國人已經清楚,過去的政策並不能使中國變成美國所希望的國家,已放棄了接納中國的立場。

他表示,特朗普政府去年的國家戰略報告,已經以頭號競爭者、頭號敵人來形容中國,而美方現在所用的詞更是「中共」而不是「中國」,與過去性質完全不同。

鄭永年還提到,與雙方關閉大使館相比,南海問題更加「不可控」,容易擦槍走火,甚至爆發局部戰爭。而且美國現在是以全盤棋角度應對中國問題,南海連動台灣,一旦中美發生衝突,哪怕是局部戰爭,就落入了戰爭邏輯,那將是不同於政治和外交的另一套邏輯。

鄭永年表示,中美現在已沒有政治信任,尤其COVID-19疫情在全球大流行以來,中美在外交上基本沒有談判和接觸。至於中美會否走向戰爭,他說,「沒有人可以排除這個可能性」。

特朗普親信:美中一旦開戰 中共軍隊立馬崩潰

特朗普新提名的國家安全教育委員會(NSEP)委員戈爾卡(Sebastian Gorka)在受訪時說,如果美中一旦真的開戰,中共軍隊會迅速崩潰,這一點中共也心知肚明。

霍士新聞資深主持人道布斯(Lou Dobbs)7月15日採訪戈爾卡,提及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宣稱,中共軍隊做好準備,要跟美國在南海進行軍事對抗,美方應該如何回應這種好戰的惡性言論?

戈爾卡回答說,「如果發生軍事衝突,我說是公開的衝突,不是偷偷摸摸的間諜活動,而是美軍跟中共開展真槍熱戰,中共軍隊將會非常、非常快地被擊敗,它們自己也知道這一點。」

他繼續說,在軍事力量方面,中共是一隻紙老虎。「我們擁有12艘核動力航空母艦,而且我們總統對任何軍事挑釁都非常嚴肅對待,會摧毀中共的資產。」

現年49歲的戈爾卡,曾任特朗普的前副助理兼戰略家。白宮7月14日在1份新聞稿中說,特朗普將提名戈爾卡為NSEP委員會成員,任期4年,監督國家安全教育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