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渠,1886年出生於湖南安福縣,與董必武、徐特立、謝覺哉、吳玉章,並稱「中共五老」,一生娶了四個妻子:第一任妻子叫伍復明,是他的家鄉人,生有4女1子;第二任妻子叫范樂春,生有1子,幾年後病逝;第三任妻子叫李俊,倆人1937年在延安結婚,育有1子,4年後因感情不和離婚。朱明是他的第四任妻子,跟她共同生活了15年。

26歲的朱明嫁給60歲的林伯渠

朱明,原名王鈞璧,安徽省定遠縣人,1919年,出生於一個官宦家庭,3歲念唐詩,12歲看《紅樓夢》。1930年代,在上海光華大學讀書。抗日戰爭爆發後,隨家人流亡到四川。在那裏,受到中共宣傳的影響,對擔任國民參議員的中共官員林伯渠很仰慕。

1939年春,在林伯渠的幫助下,與一批熱血青年到達延安,就讀於專門培養中共女幹部的延安女子大學,改名朱明。之後,調入中央研究院,再後來,被送入中央黨校第三部學習。

在「延安整風運動」中,經過中共反覆「洗腦」和「搶救」,朱明從一個有錢人家的「大家閨秀」,被「改造」成一個心甘情願「做無產階級的牛」的「新人」。她因一篇題為《從原來的階級中解放出來》的反省材料,被樹為典型。

當時,延安的許多中共高官,娶了從上海、北平等大城市來的漂亮女青年。比如,45歲的毛澤東,拋棄他的第三任妻子賀子珍,娶了來自上海的三流演員、24歲的江青。

50歲的劉少奇娶了第五任妻子、來自北平的女研究生、27歲的王光美。39歲的林彪娶了22歲的葉群,40歲的陳毅娶了18歲的張茜。43歲的謝覺哉娶了22歲的王定國。43歲的朱德娶了17歲的康克清。

那時,林伯渠任中共陝甘寧邊區政府主席,兼任陝甘寧邊區學習指導委員會主任,負責在政府系統中開展整風運動。朱明這個「整風積極份子」在「組織」的安排下,與林伯渠有較多接觸。

1945年3月28日(黃曆2月15日),是林伯渠60大壽,中共中央為他舉行了祝壽活動。1945年4-6月,中共七大在延安召開,林伯渠當選中央委員、中共政治局委員。就在七大召開期間,1945年5月,60歲的林伯渠迎娶了26歲的朱明。

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後,林伯渠先後任中央政府秘書長,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一,第二屆副委員長。朱明先後職於中央組織部,中央紡織工業部監察室。

林伯渠因是「中共五老」之一,年紀大,身體也不好,他在國內外的許多活動,朱明常伴左右,成為他的枴杖和影子。無論是上廬山,去杭州,還是到莫斯科,這對老夫少妻形影不離。

江青在杭州收到一封匿名信

1953年12月27日,毛澤東與江青到杭州,在西湖邊住了70多天。毛澤東1954年3月14日離開後,江青繼續滯留杭州。3月18日,江青收到一封匿名信,信是從上海發出的,由浙江省交際處長唐為平轉交。江青看信後,非常惱怒。

信中寫道:中共七屆四中全會剛剛開過,高崗、饒漱石等已被揭露出來。你江青的歷史是墮落的,我已經寫了你的材料送中共中央組織部……信中列舉了20世紀30年代江青在上海的種種風流醜事和被捕變節的歷史問題,內容非常具體。寫信人深知江青的歷史,對中共高層的情況也很了解,特別是,居然知道她的行蹤。江青據此推斷,寫信人必是中共高幹,或文化界名人,或他們的夫人。

第二天,江青找時任浙江省公安廳長王芳談話。據王芳回憶,江青「把匿名信遞給我看。我瞄了一眼,就不想再往下看了。江青一臉嚴肅地說:『你不看誰看?這是一封反革命匿名信,你公安廳長看清楚了,要給我破案。有人編造謊言誣陷我,醉翁之意不在酒,矛頭實際上是針對主席的。』江青給我看了匿名信後,突然問我:『你熟悉揚帆嗎?』我隨口就說:『他在上海當公安局局長,我們來往比較多,關係較密切。』聽我這樣一說,江青有點不高興,半陰半陽的說:『你知道他過去叫甚麼名字?他過去不叫揚帆,叫殷楊。在國民黨南京劇專工作過。』江青又問我,『你認識覃曉晴嗎?』覃曉晴當時是浙江省婦聯福利部副部長,20世紀30年代上海的中共地下黨員。我說:『我知道她,但不是很熟悉。』後來我了解到,1934年江青在上海被捕時,覃和江同住一個牢房。覃回憶自己被捕的原因是因為江青首先被捕,在敵人面前供出了她。」

神秘的「18號案件」

回到北京後,江青將收到匿名信的情況報告了毛澤東,說這是一宗性質嚴重的反革命案件,要求公安機關立即組織偵破,得到毛澤東認可。因為收信日期是1953年3月18日,這個案件被稱為「18號案件」。

不久,中共中央華東局在上海召開專門會議,由華東局第三書記譚震林主持,華東局第二書記陳毅出席,浙江省公安廳長王芳、上海市公安局長黃赤波參加,會議確定把這封匿名信事件作為一個「特大案件」來偵查。

同時宣佈:「18號案件」由公安部長羅瑞卿負總責,上海市由黃赤波負責,浙江省由王芳負責。會議之後,偵查工作在非常秘密的情況下進行。

由於匿名信封上寫有「華東文委」的字樣,信又是從上海發的,江青要求偵查部門將重點放在上海市黨、政部門和30年代曾在上海文藝界工作過的人身上。案件一時未能偵破。

1954年,柯慶施調任上海市委書記後,親自負責案件偵破,抓得非常緊,專案組100多人,每隔幾天就開一次碰頭會。

專案組先後收集了800多個嫌疑人的筆跡,凡是過去和江青關係不好或議論過她、說過對她不滿話的人,都作為嫌疑對象,其中,包括東海艦隊司令員陶勇的夫人朱嵐,30年代江青在上海住的房東家的女傭秦桂貞等。

受偵查時間最長、被懷疑最多的,是原上海市文化局長賴少其的妻子曾菲。當時,曾菲與住在上海的毛澤東前妻賀子珍是鄰居,對賀子珍的生活處境深表同情,常去看望她,並對毛澤東1952年到上海沒有去看望病中孤寂的賀子珍頗有微辭。

賴少其在上海市第一屆黨代會上,專門提過一個議案,要求對賀子珍在生活上給予照顧。柯慶施在專案組會議上說:曾菲有重大作案嫌疑。專案組曾秘密提取曾菲的筆跡,經過鑑定,筆跡相似。

但是,專案組經過大量的秘密調查,沒有掌握到可靠的直接證據,僅憑相似筆跡,還不能定案。

江青多次過問案件偵破進展情況,懷疑專案組裏有人搗鬼,幾次對公安部長羅瑞卿、副部長徐子榮表示不滿。案子一時破不了,但專案組對此案一直沒有放棄偵破。

公安部門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直到1961年,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的「意外發現」,案件在峰迴路轉。

朱明「畏罪自殺」

1960年5月29日,74歲的林伯渠在北京病逝。他的夫人朱明,一度非常悲傷,情緒低落。1961年2月,朱明向中央辦公廳提出想去南方休假,得到批准。期間,朱明給中央寫了一封信,反映林伯渠逝世後的一些歷史遺留問題(主要是文稿處理問題)需要解決。

信送到時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手上。1953年,因工作關係,楊尚昆曾多次看過江青收到的那封匿名信,對匿名信的筆跡印象很深。當楊尚昆看到朱明寫給中央的報告後,發現上面的筆跡與那封匿名信的筆跡很相似。

楊尚昆立即打電話告訴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經過公安部專家鑑定,兩封信的筆跡為同一人所寫。隨後,楊尚昆、徐子榮找朱明談話。朱明很痛快地承認8年前給江青寫過匿名信。

原來,在江青收到匿名信之前、毛澤東回北京之後的這段時間,林伯渠和朱明也到杭州小住了幾日,是時任浙江省公安廳長王芳負責接待的。

據王芳回憶,當時江青身邊缺少一個人陪伴,是他讓陪林伯渠夫婦一起來杭州的林莉(林與前妻的女兒)去陪伴江青的。林莉從小生活在莫斯科國際兒童教養院,後在蘇聯讀大學。

1949年江青到蘇聯治療期間,林莉擔任她的翻譯,倆人朝夕相處,感情很融洽。當時江青對王芳這樣的安排並無不滿。那封匿名信很可能是朱明在杭州時寫成,到上海後發出的。

朱明深知此事暴露後,江青百分之百要置他於死地。於是,在江青對她下毒手之前,就在家中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了。朱明死時42歲。不久,朱明之死被定性為「反革命畏罪自殺」。文革時期,朱明被定性為「反革命份子」。

結語

當年,投奔延安的女青年,在她們人生的關鍵時刻選擇跟中共走,特別是跟中共高官結婚後,雖然,一段時間內,可能得到一些虛榮的滿足和特殊的待遇,但是,大多數都難逃厄運。

林伯渠的妻子朱明自殺了。毛澤東的妻子江青最後也自殺了。劉少奇的妻子王光美,在秦城監獄關押11年。林彪的妻子葉群,最後跟林彪一起葬身蒙古溫都爾汗……靜心翻閱中共的歷史,一幕幕悲劇,教訓彌足深刻,後人理當鑒之、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