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委前政工部主任張陽突然自縊,掀開了江家軍老虎更深一層的頭蓋。 張陽「畏罪自殺」的消息一公布,先前與張陽一同被剔出十九大黨代表名單的前聯參部參謀長房峰輝(傳涉貪被查),基本是「峰回」無望了。

張、房是軍方「新五馬進京」中的兩馬,當年兩人獲破格晉升、可謂志得意滿。如今卻雙雙「馬失前蹄」,這折射的是怎樣的世情變幻呢?

「新五馬」指的是中共十八前後,從大軍區直調進京任軍委委員的五名中共高級將官,包括時任濟南軍區司令范長龍(任軍委副主席)、北京軍區司令房峰輝(任總參謀長)、廣州軍區政委張陽(任總政主任)、南京軍區司令趙克石(任總後部長)、瀋陽軍區司令張又俠(任總裝部長)。

「新五馬進京」是相對於1952年的「舊五馬進京」而言。當時中共五名位高權重的地方局負責人被毛澤東調入北京,包括東北局的高崗、西南局的鄧小平、西北局的習仲勛、華東局的饒漱石、中南局的鄧子恢。

這「新五馬」的境遇在十九大後分成三塊。到齡退役的有范長龍、趙克石,留任軍委委員的只有張又俠一人,張陽、房峰輝則黯然落馬。

「新五馬」動身之初,有消息稱,習近平隱身13天期間,主導並確定了「新五馬進京」。如今回頭看,傳聞謬矣。

張、房的落馬,說明十八大之初的軍方高層人事安排,習只是一個配角,暗藏幕後的江澤民才是真正的操盤手。

這樣才能解釋,習上台後通過軍中反腐,先打掉了江的「哼哈二將」、兩名退役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軍權牢牢抓在己手之後,再把兩名現役軍委委員張陽、房峰輝揪下馬。

「舊五馬」和「新五馬」的境遇,顯然背景大不相同。

「舊五馬進京」實際是中共削藩,走向進一步中央集權的重要動作。「舊五馬」只有毛澤東一個主子,卻「成也毛、敗也毛」,為毛所用,又被毛整肅,無一倖免都在翻雲覆雨的政治清洗中被打翻在地,即使大難不死,也被磨掉好幾層皮。

「新五馬進京」則是習江陣營在正面交手之前的最後一次軍隊高層人事定調。繼續走「江路」者此後陸續被擒,走「習路」者得以存留。

但是,即使存留者又如何,過了「江路、習路」單選題,還有「正路、邪路」這更大的一關。

江澤民當權時期的中共軍隊,涉入了一件非常恐怖的罪惡勾當——活摘器官。從2006年活摘器官的罪惡被首度曝光至今,已經過去了超過10個年頭,但罪惡仍未能被制止。這一罪惡之所以一直能「密不透風」,主要就是因為活體器官庫一直在軍方的死死掌控之中。

無論郭伯雄、徐才厚還是張陽,都是此罪惡的高層同謀,他們的倒台乃至暴斃,與其說是新當權者對舊當權者的清洗,還不如說是作惡太多,為天意所懲。

此一時彼一時,尚未收手者,是該到懸崖勒馬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