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前教授許章潤,首次否認中共當局指控的所謂「嫖娼」罪行,並委託律師準備提起行政訴訟。

香港電台、自由亞洲電台等多家媒體報道,許章潤7月26日已完成居家隔離,28日和維權律師莫少平、尚寶軍及維權人士浦志強會面,並已簽署律師委託書。代理律師將按照他意願,向中共警方提出行政覆議或訴訟。

報道指,許章潤首次否認官方對他的嫖娼指控。許章潤向律師表示,自己從未嫖娼,而官方也沒有手機通聯記錄、旅館監控影片和轉帳紀錄等的證據,認為官方的指控是「構陷」和「誣陷」。

自由亞洲電台援引知情人士的話說,許教授被指控嫖娼,這根本是子虛烏有的事,完全是一種構陷,而且(當局)對他進行訊問筆錄的時候,他從來沒有承認過自己嫖娼。

知情人士說,中共公安局說許教授嫖娼,你得拿出幾方面的關鍵證據。可是公安機關未能拿出證據,譬如錄像。

參與許章潤會面的前人權律師浦志強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自己非常敬佩許教授。「我也相信他所說的都屬實。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只不過是法律手段能否走得下去。我覺得這是一個問題。」

許章潤去年12月,曾與其他法律學者到成都出席會議。今年7月6日,他因所謂「嫖娼」罪被警方從北京的家中抓走,7月12日被獲釋回家,7月15日被清華大學開除。

浦志強說,不是許先生有義務證明自己沒做甚麼,而是官方有義務證明他做了甚麼,所以說,舉證的責任應該在官方。

清華大學一名學者則形容,許章潤聘請律師跟進是向當局絕地反擊,雖然在中共法律體制下作用有限,但這是中國知識份子在尚存的法律空間中,為了捍衛人格尊嚴的最後抵抗,這次行動的姿態比結果重要得多。許章潤能堅持對抗是所有知識份子的燈塔。

外界普遍認為,許章潤被拘留、開除公職,是因為「因言獲罪」。據不完全統計,近幾年,至少有17名高校教師因言獲罪,許教授是其中之一。

許章潤教授近幾年至少撰寫了10篇批評中共及中共當局的文章,並將其收集在《戊戌六章》,今年6月底在紐約出版發行,而這些文章句句擊中中共的要害。

如他今年2月初發表的《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文章,開篇就說,「豕鼠交替之際,九衢首疫,舉國大疫,一時間神州肅殺,人心惶惶。公權進退失據,致使小民遭殃,疫癘散佈全球,中國漸成世界孤島。」

文章抨擊這個「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

文章最後呼籲:「願我同胞,十四萬萬兄弟姐妹,我們這些永遠無法逃離這片大地的億萬生民,人人向不義咆哮,個個為正義將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齊齊用力、用心、用命,擁抱那終將降臨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