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美國領頭發起的全球反共浪潮,不但徹底改變了國際地緣政治,也在經濟上出現了新的商業趨勢:過去幾十年賺錢的企業大多是親共的,而如今是反共企業才容易獲得訂單。

印度禁用諸多與中共有關的應用程式

7月27日,據印度《經濟時報》的消息,為減少對中國的依賴,Apple已開始在印度南部的生產線進行 iPhone 11的組裝,這是Apple首次在印度生產高階型號的智能手機,預計為Apple減少22%的進口關稅。

富士康在印度南部城市真奈(Chennai)附近開設生產線,產品除會在印度當地銷售,更考慮出口到海外市場。

雖中印邊境衝突已暫告一段落,但印度未有放寬對於中共相關企業的限制,包括嚴格抽查來自中國的產品,強制要求包括 TikTok及WeChat等多款中國手機應用程式從印度的Google Play及App Store下架。

27日,印度繼7月20日禁用包括Tik Tok、WeChat在內的50多個應用程式後,再宣佈禁用47個來自中國的程式。

印度信息部一名官員向法新社表示,印度當局是以重視數據私隱和安全為由,禁用來自中國的軟件的。此前很多報道顯示,中共開發的很多手機軟件都涉嫌盜取用戶信息。

7月27日,一名阿里巴巴集團在印度的員工將馬雲和公司告上法庭。

路透社報道,印度法院文件顯示,一名阿里旗下UC web印度當地員工表示,自己因為反對公司審查制度及發佈假新聞行為,遭不當解僱。

當地法院已對阿里巴巴集團、馬雲和約12名個人或公司單位發出傳票,要求他們在7月29日親自或透過律師出庭。

以2018年的數據來看,當時中國人口數量是13.93億,而印度是13.53億。由於中國新生人口大量降低,估計目前印度人口只比中國少2,000萬。

整個歐洲加起來人口才8億,印度13億多人口的市場很大。每年中國大量便宜貨賣到印度,每年中國對印度貿易順差大約400多億美金。印度和中國如果鬧翻,對全球影響非常大。

《花木蘭》再撤檔 親共迪士尼受損失

與反共的印度獲得生意相反的是,親共的迪士尼遭受了巨大經濟損失。

7月24日,國際影視巨頭迪士尼公司宣佈,由於疫情影響,對未來十年電影排期計劃大幅調整:所有原定於2021年至2027年上映的「星際大戰(Star Wars)」和「阿凡達(Avatar)」系列電影全部延後一年,這意味著大眾在2022年之前無法在影院看到這兩個系列的影片。

而原定於2020年8月21日上映的電影《花木蘭》,被迪士尼公司從排期表中刪除。

這部花費了2.9億美金、迪士尼準備放映好幾年的大片,卻在今年3月以來,頻頻遭遇延期,如今再次上線的日期,已經變得遙遙無期。

在動畫片《花木蘭》1998年取得巨大成功之後,迪士尼就開始醞釀真人版《花木蘭》。這次真人版《花木蘭》陣容非常強大,除中國當紅女星劉亦菲飾演女一號「花木蘭」外,李連傑、甄子丹、鞏俐等多位華語大咖也鼎力加盟,這樣的陣容毫無疑問堪稱華語頂級了。

甚麼原因導致萬眾期待的迪士尼頂級大片《花木蘭》難產了呢?

迪士尼公司發言人稱:「在全球疫情面前,電影排期的頻繁更改是一種適應形勢的無可奈何,暫取消《花木蘭》上映計劃,為了讓這部作品在更好的時機與全球觀眾見面。」

不過疫情也許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中國大陸很多影院在4月恢復,南韓、日本等國的影院也一度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後計劃上演花木蘭,但最後被取消。

大紀元此前報道,最根本原因是劉亦菲在2019年夏天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期間,發表了支持香港警察鎮壓民眾的言論,從而遭到香港民眾帶動下的全球抵制《花木蘭》行動。

南韓和日本民眾惡搞《花木蘭》海報,反映出很多人不願意花錢去看劉亦菲演的電影。

在大陸也一樣。網上有大陸民眾發帖說:「孫揚之後,劉亦菲亦慘遭中共拋棄。」文章說:「劉在國際上先臭(醜)的,她沒人性,她挺港警。她不配『花木蘭』的人選!

『花木蘭』被全球抵制了。Disney英文Twitter下面全是罵聲。香港人,惹不起,你敢試試,讓你全球臭名。香港人了不起!

我很討厭她,我一直在國內說她醜,因為,我不能談政治。我只能說她醜。說明星醜,很安全。」

香港時事評論員石山說,印度的反共與迪士尼的親共,結果的鮮明對比,凸顯反共時代的到來。特別是蓬佩奧在7月23日發表了臨戰演講,全球都在加速滅共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