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南海的戰略機會主義不僅疏遠了其較小的鄰國,而且正在渦輪化地推動印太大國組成「四邊」反共聯盟。

據《亞洲時報》(Asia Times)報道,上周,美國在太平洋和印度洋與民主盟友和夥伴澳洲、日本進行了軍事演習,同一周還與印度進行了軍事演習。這四個國家組成了「四邊」防務合作,也就是圍繞專制中共建立一個亞洲「民主之弧」(arc of democracy)。

上周的軍演是在美國就南中國海問題發表重大政策聲明後進行的。國務卿蓬佩奧在聲明中說:「我們正在明確表態:北京對南海大部份海域的海上資源的主張是完全非法的,它為控制這些資源而採取的欺凌行動也是如此。」

現在,美國正在積極爭取印度成為「四邊」聯盟更堅實的支柱。印度首次被邀請參加美國主辦的七國集團(G7)峰會。七國集團分別是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及日本。

特朗普總統已經宣佈,他打算將G7峰會擴大成11國峰會,將俄羅斯、南韓、澳洲和印度納入峰會,此舉旨在對抗中共。

印度和北京在喜馬拉雅山邊境地區發生數十年來最嚴重衝突,加速了美印戰略關係的升溫。此外還有一個加速升溫的因素就是,他們還增加了與日本和澳洲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區進行聯合海軍行動。

目前局勢賦予四國形成聯盟新機遇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提出美、日、澳、印在印太地區打造「民主安全之鑽」的戰略構想,安倍是這個新聯盟的重要設計師之一。自2000年代中期以來,安倍積極推動印度與美、日、澳三國加強戰略合作。

四邊聯盟概念的提出最早可追溯到2007年,但因各種因素,多年來一直未能形成:印度和澳洲主要想維護與北京的貿易關係;美國則忙於反恐,而奧巴馬政府主要是執行對華接觸政策。

但印度、澳洲和美國更保守領導人的崛起,再加上最近幾個月與中國加劇了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關係,給「四方」聯盟新的、潛在的關鍵性戰略賦予了活力。

與奧巴馬政府不同,特朗普政府完全支持建立「四方」聯盟作為對抗中共的堡壘。而美國在近期的強硬言論中也在闡明一個新冷戰世界在民主和威權領域分裂的想法,四方聯盟屬於民主陣營,中共則屬於威權陣營。

7月24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美印商業理事會的印度理念峰會上發表講話,宣佈四方聯盟復興,並表示,美國可望與印度的關係進入一個雄心勃勃的新世代。

蓬佩奧在中印衝突發生後還表示:「像我們這樣的民主國家共同合作很重要,特別是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清楚地看到了中共所構成挑戰的真正範圍。」他讚揚印度禁止了59個中國應用程式。

《亞洲時報》報道,北京認為這個四方聯盟的建立,是為了包圍和遏制其不斷上升的全球和海上野心,美國海軍是這個新興聯盟的合作支點。

澳洲將重返年度馬拉巴爾海軍演習

美國海軍「尼米茲」號航母本月兩度出動南海,與「列根」號航母一起在印度洋與印度海軍進行演習;上周,美國海軍的「列根」號打擊群還與日本和澳洲海軍在西太平洋的菲律賓海進行了聯合演習。

「四方」聯盟軍演也將在今年發生,澳洲將在十多年來首次重返印度與美國和日本舉行的馬拉巴爾(Malabar)年度海軍演習,這是深化軍事合作對抗中共的最新跡象。

北京多年來曾說服澳洲不參加這個軍演,但澳洲對中共的立場越來越強硬,與北京的關係也越來越緊張。澳洲宣佈進行大規模國防建設,以應對中共在西太平洋和南太平洋日益增長的威脅。

上周末,澳洲緊隨美國,宣佈中共在南中國海的主張是「非法的」,並向聯合國提交了聲明,不承認中共對南中國海宣稱的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