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將於本月末召開的北戴河會議,恐怕再現變數。最近有關中南海的各種傳聞甚囂塵上,黨內反習暗流洶湧,陷入嚴重內憂外患的中共最高當局,屆時如何應對高層大佬們的集體問責?是否會發生更激烈的內鬥?會議能否如期召開?引發外界多種猜測。 

中共病毒疫情未散,中國南方洪水氾濫之際,中共高層至今未到災區或疫區視察和慰問災民。然而,港媒《明報》宣稱,中南海高層7月下旬起或將直接進入夏季休假的北戴河模式,一直到8月上旬。

中共海外黨媒多維20日報道則稱,中共高層取消北戴河會議,並非沒有可能。原因是今年以來,中國發生多種大事,打亂了中共當局原來的計劃。

報道指中國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為負6.8%,為1978年中共改革開放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全國兩會延遲到5月下旬開幕,首次打破1985年以來3月召開兩會的慣例。

而中國民眾無比重視的高考,也因為中共病毒疫情從6月推遲到7月,結果中國南方接連暴雨洪水氾濫成災,多省的考生高考第一天就無法準時到達考場。

報道說,2020年雖然已過半,就已註定會以最不尋常的姿態載入史冊。而在7月底8月初即將到來的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在疫情造成中共多個政治議程形式和時間改變的背景下,中共高層取消會議並非沒有可能。

高層權鬥交織 北戴河會議高度敏感

據指,中共領導人的活動模式因疫情影響,至今未能恢復常態。整個6月份,政治局常委都未開會。不但少了外訪或接見外國訪客機會,赴地方考察的頻率也大減。

中共北戴河會議歷來是敏感的高層密會,原則上年年舉行,但時間不定,諱莫如深。一般是7至8月間舉行。外界只能從中共高層的活動猜測大概的召開和結束時間。

北戴河會議過去一直被認為是中共老人干政的場所,但是習近平上台後,這些老人干政的色彩似乎越來越淡。

不過,近兩年中共政權危機加深,從中美貿易戰到由戰狼外交引發的國際紛爭,再到今年因為大瘟疫散播全球引發的追責爭議,以及當下強推港版國安法引來國際譴責巨浪、美國強力制裁,國際反共漸成戰線。

加之中國國內經濟民生困局和洪水蝗災等天災人禍不斷,以及中共持續打壓人權和高壓統治,所製造的國內民怨持續沸騰,中共黨內反習暗湧不斷,若北戴河此時開會,不排除將上演激烈的權鬥。

亡黨危機臨近 要命還是保權?

曾在中國工作7年的日經新聞社的東京高級職員作家兼編輯,中澤克二(Katsusuji Nakazawa)近日發表了一篇名為〈中國的秘密會議還能於今年夏天舉行嗎?〉的文章。

文章說,一年一度的「北戴河會議」即將到來。這是中共最受關注的的非正式政治會議。儘管人們稱其為「會議」,但無非是中共的重要政治人物聚會以交換意見。

然而,由於去年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上遭到元老們的批評,這次會議可能會令他感到緊張。再加上,今年國內外環境跟往年不一樣。首先,病毒大流行,沒人知道中共領導們能否像往常一樣聚集。

另一種分析認為,疫情之下,考慮到中共元老的年齡和健康狀況,在北戴河舉行會議風險太大,但是由於中共面臨著病毒、香港、南海邊界、以及跟美國的緊張局勢等等眾多問題,不難想像元老肯定想與領導人談一談。

但在中共亡黨危機日益臨近的背景下,面對美國及國際社會日趨嚴重的制裁,中共高層是繼續保黨保權,還是另尋改革出路?在要命還是保權這個問題上,不知會做出怎樣的選擇@